不知道你们的记忆里有没有这一块“甜粿、红豆粉粿⋯⋯”。小时候,总是期待叫卖食物的车子经过,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味道的记忆,比想像中还要恒久,如果还有那么一次机会,你想不想再吃一口无人能取代的记忆中的味道?来看看这五样台湾人心中最朴质的老味道,也许你会惦念起岁月洪流里、温暖的过去。(推荐阅读:美味上菜,《总铺师》串联美食记忆

杏仁茶时光机

复古手推车是旧时代里的时光机,
穿越日治时期抵达现代。
将满满能量带给来自各地的旅人。

“古早味”杏仁茶,比例上以米为多。米多,才会呈现些微透明感光泽,质地浓稠;杏仁多,则呈现乳白色,清爽不黏口。杏仁茶单吃即是美味,若要饱腹也可搭配膨饼或烧饼。饕客多喜配油条吃,满满的杏仁浆吸附油条的瞬间,也融化了吃客。市售杏仁茶常添加杏仁精,因此常有扰人的辛辣刺鼻味,但这单纯质朴的味道,又岂是化学药剂能模拟出来的?(延伸阅读:

豆花心头肉

米白色面纱底下有一颗脆弱的心,
晶莹剔透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咕噜一声,我的心头肉。

绵密细致的口感搭配黄豆甜香和微微焦香,是最让人钟情的味道。早期卖豆花的是用竹篓挑着走,木桶里有烂熟的花生仁,加点姜汁更提味,冷天吃来暖呼呼的。(记忆中的安平豆花:

记忆中的豆花是用推车沿街叫卖的,路旁的豆花伯总也使劲地推,龟速前进的车子,载满了关于食物的渴望,也顺便慰藉了亟需救赎的胃袋和心灵。

炭烤地瓜不可思议

朴实的外在底下有着不可思议的惊奇,
剥下炭烤后的土焦脆衣露出黄色绵密,
每一口感动除了好吃还有老板的用心。

小摊贩们将烤地瓜的触角延伸到全台各地,许多店家也发展出连锁字号,有些号称用进口龙眼木手工炭烤、有些则坚持继续用瓮窑焖烤,不过不管是哪种,只要喊得出名号的名店家,几乎都是没预约没口福。

在台南官田区,有位老板娘特有个性,挑选地瓜像挑女婿,依照产季供应不同当令品种,黄地瓜、红地瓜、山药番薯轮番上阵,当然也非到产季时,老板娘宁愿关门歇业。顾客只能痴痴盼着,等待下一轮销魂的滋味!

汤圆摊暖暖包

白的红的是寒冬中的暖暖包,
一颗一颗温暖了失落的胃,
小小能量燃起了大大希望。

民俗传统是这样说的,冬至当天吃一颗汤圆就长一岁!小时候只想着要快快长大,一口气能吃上好几颗。
心心念念的汤圆摊,手写招牌一笔一划写出各式品项,到了冬至前后总是大排长龙,只见老板娘身手利落的包着芝麻、花生和鲜肉等不同馅料的汤圆,也有佐配红豆汤或花生汤的小汤圆。手工制作现点现煮的滋味,哪怕得等上好一阵子,仍是冬夜里最温暖的加油站。(同场加映:

烧番麦心有所属

一支支金黄色玉米在烤盘上轮流转动,
围观客人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心有所属,
目光里倒映着一粒粒饱满金色光辉。

烧番麦这种小食,包含着种种大学问,有一阵子流行过石头玉米,用热黑石头先焖烤再上烤台,以锁住玉米本身的清香,除了烤的方式之外,有些店家老板连酱油都是私酿,豆子发酵后再加盐巴下缸,慢慢等上数个月。

香料有八角、陈皮、桂枝、小茴香等等,有些还有甘草,得照不同比例调配,再用文火慢炖,各摊皆有自己的独门酱料。这慢火烧烤的等待催赶不来,需要时间调味的魔法,让烧番麦混杂了这么多味道后,还能吃进一粒粒坚持的好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