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本周六的选举将至,女人迷也获得授权转载《一个分析师的阅读时间》《观政见》的合作文章。先前双方合作曾产出了不少精彩的证见整理,此次投票在即,笔者希望《一个分析师的阅读时间》能扮演投石引玉的角色,让更多优秀的写手愿意回归政见、从政策面看待每一位候选人,并且在11/29当天做出对自己未来负责的决定。(证见整理:居住政策食安政策经济政策

周六过后,柯文哲与连胜文这两位的其中一位将成为下一任台北市长,而这两人的政见绝对是跨越所有县市最完整、全面且精采的论辩。两人在许多小政策上虽然相同,但就大方向而言,这两位的概念截然不同。我认为,连胜文与柯文哲这场选战,是战后婴儿潮世代对抗后1976世代价值观的对决──换言之,这是一场世代冲突。

我在〈亲爱的婴儿潮世代,请祝福,但切莫道歉──回应“陈文茜:这个国家太对不起年轻人”〉以及〈从太阳花学运看世代信任危机〉直指“世代冲突”是近年社会运动的核心。这场台北市长选战,无独有偶地也延续了上半年太阳花学运的调性,以正规选举的规模翻上台面。最有趣的是,从两人的政见看来,1970年出生的连胜文代表了战后婴儿潮世代,而1956年出生的柯文哲代表的却是后1976世代。(推荐阅读:写在太阳花运动之后:年轻世代的下一步,结束才是开始

连胜文主打传统国民党的安定牌,多数政策都延续自现任台北市长郝龙斌,论述完整、明确,有相当合理的财务规划。我认为连胜文心中的“政府”像是一个“大型企业”,因此他强调效率,用一种能够平衡收支的思考模式来思考台北市的未来。连胜文抱持着传统大政府思维,认为政府应该钜细靡遗地替人民解决一切问题,因此他的政见格外重视细节,连执行方式都能谈得很清楚。这完全是上个世代的政治想像。

柯文哲于选战前三天发表了完成度高到让人赞叹的线上政策白皮书,我认为他提出最重要的概念就是“I-Voting”与“参与式投票”。柯文哲想像的政府,不是一种庙堂之上的政府,而是全民政府。过去直接民主之所以无法实践,最大的主因就是时间与金钱成本过高;然而,网路时代终究会在兼顾安全可信与廉价即时之间取得新平衡,让直接民主成为可以实践的现实。柯文哲看见的政府,绝对不是连胜文所信仰的传统政府,而是一种高度透明化的公共运作模式。(同场加映:g0v Summit 零时政府年会:全民参政的未来想像

如果说连胜文认为政府是一座城市的大脑,由少数决策者与政治代表处理资讯并且传达各种指令;柯文哲则认为所有人民才是一座城市的大脑,每一个人都是神经突触,只要能彼此高速交换资讯,就大幅提高决策品质。这是一场世代之争,同时也是开放与封闭、未来与过去的路线之争。当然,创新具有风险。任何人都不会知道,历史的转折点会发生在什么时候,太过贸然尝试任何新概念,都可能面临相当大的风险与危机。在2014年的此刻,连胜文选择打出一张稳稳妥妥的安全牌,柯文哲却企图反转目前台湾政治僵局而下了一手险棋,不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你都应该清楚自己到底选择了怎样的未来、又拒绝了怎样的未来。

未来,从来离我们都不远。

 

《一个分析师的阅读时间》延伸阅读
亲爱的婴儿潮世代,请祝福,但切莫道歉──回应“陈文茜:这个国家太对不起年轻人”
从太阳花学运看世代信任危机
柯P新政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