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在淘汰里头那一句:“简单的我爱你,你却老不信”道尽了爱情里头的不安全感以及纠结。在爱情里有一种矛盾的心理状态,叫做“焦虑依恋”,对方越爱你,你越不信。明明爱着对方,却用尽一切努力把自己筑起高墙,把对方越推越远,你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吗?来看看皮皮的这一篇,为何我们越爱越小心翼翼?(推荐阅读:你不是爱不了,而是不想再受伤

坐在k房里面,点了首陈奕迅的‘淘汰’。

四面都是不会说话的墙。

过门音乐还没结束,我的眼泪就已经潸潸地流下来了。

‘我说了所有的谎 你全都相信’

本能似地把手伸了出去,想要找寻你的手,如往常一般想要握着你的手。但是寻觅了一会后,才发现,你已经走了。

想起我们以前的种种,所有关系里的甜蜜、亲密与回忆。我的眼泪不听使唤地一直往下掉往下掉。

拥抱过的沙滩、亲吻过的嘴唇、留下誓言的那棵树,难道你都打算这样把我从你的脸书删除一样,把它们完全删除了吗?你忘了我们说过要一起去的地方,要一起实现的未来了吗?

‘ 简单的我爱你  你却老不信’

尽了最大努力去证明自己的爱,为什么你最终还是不愿意相信?每天无时无刻对你的牵肠挂肚,每时每刻对你的关怀备至,你怎么都最后还是认为我不是真心地爱着你?

从一开始的交往,我就意识到你的不安全感。我知道我必须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去换取你的信任。打从一开始我就已经作好准备了。你的焦虑依恋形态(anxious attachment style),我是很清楚知道的。你会急迫地利用积极的方式去获得关系中的亲密,但是却害怕被拒绝与抛弃。我懂的。(更多有关依恋形态,请参考注解

我知道你处在一种想要被爱却害怕被伤害的矛盾当中。我想要努力地用我的温暖去融化你身上刺猬般的刺。

但是你没时间,也没耐性等待了。(同场加映:当爱,走偏的时候

‘你书里的剧情  我不想上演 
因为我喜欢 喜剧收尾’

你也说过,留在我的怀里,觉得好安全。原来我就是你找好久好久的避风港,防空洞。 虽然,偶而你会发脾气,偶而我会失去耐性。(推荐阅读:亲密关系里的三个关键时间

对不起,我的耐不住,让你失望了。

‘情歌的词何必押韵 就算我是K歌之王
也不见得把  爱情唱得完美’

我往心理学里面找答案,找寻可以回答为何我们变成了陌生人的答案。曾经我们那么地好,曾经我们那么地接近彼此,曾经我们就认定对方使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一个人。

为什么情况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为什么,为什么?

‘只能说我输了  也许是你怕了 我们的回忆没有皱摺 你却用离开烫下句点’

Peterson (2014)告诉我的,原来焦虑依恋形态的人,在被提醒有人深深地爱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会产生自我怀疑的现象。(更仔细地说明,焦虑依恋形态的人,在进行回忆起曾经被深爱、被疼爱的写作任务之后,他们的内隐自尊 implicit self-esteem 会变低。)

由内往外的质疑,使到焦虑依恋形态的人们对自己的信心缺乏。当外界对他们说明他们的价值时,(如别人告诉他们‘你是值得被爱’,‘我爱你’,‘我很珍惜你’),虽然他们在口头及意识上认为他们的自尊提升了,但他们的内隐自尊却下降了。Peterson(2014)认为,他们在这个时候,反而被提醒去思考自己的可爱程度(lovability),自己是否值得这一份被疼爱、被珍惜、被捧在手心上的权利。(推荐阅读:一辈子都亲密不了的恋人关系

由于焦虑的性质,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怀疑自己的现象反而出现了。

‘我值得这一个人对我那么好吗?’
‘他大概不是真心的吧?’
‘幸福的高峰是着未来失落与难过的预兆吧?’

观念影响着行为,焦虑依恋形态的人们在怀疑着自己的同时,也提醒着自己必须在这段关系里的小心翼翼,在关系里出现急躁或负面的行为(如认为对方不那么可爱了,争执、无理取闹等等)而间接把对方越推越远。

拥有焦虑依恋形态者,终其一生在追求被爱的关系。然而讽刺的是,当他们得到被爱、被疼的机会时,却由于怀疑与焦虑的人际关系特质,使他们离自己追求的理想越来越远。

外界的不断地重提他们可爱的价值,反而不是提升他们自我的方法。最终的,还是需要自己从内至外的自我认同。

所以,当我很努力地对你说我爱你,很努力地对你好的时候,你也是处在这种不断自我怀疑的状态中吗?

‘只能说我认了  你的不安赢得你信任 我却得到你安慰的淘汰’

我不晓得应该要怎么做。如果不断地去证明自己的爱,不是一个让你安心,让你认为自己值得我对你的好最佳方式,你可以告诉我我应该要怎么办吗?(同场加映:沈默,让他越走越远

以为努力就会得到爱情。最后焦虑依恋形态还是打败了我。

 

 

Reference:

PETERSON, J. L. (2014). Explicit thoughts of security activate implicit self‐doubt in anxiously attached participant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Ainsworth, M.D., Blehar, M.C., Waters, E., & Wall, S. (1978). Patterns of attachment: Psychological study of the strange situation. Hillsdale, NJ: Erlbaum.

注解:

[1] 文内心理学解释皆参考Peterson(2014)内文后改写。

[2] Ainsworth (1978)就 John Bowlby 的依恋理论中提出三种依恋形态,大多数人属于的安全依恋形态 (Secure attachment style) ,以及少数人的矛盾依恋形态 (Ambivalent attachment style)、回避型依恋形态 (Avoidant attachment style)。

[3]不同依恋形态在陌生状况 (Strange situation)的呈现 可以参考这个youtube影片。第一位宝宝是安全依恋形态的代表,妈妈离开后会哭闹,妈妈再次回来后,可以很顺利地安抚宝宝之前焦虑的情绪,宝宝的注意力也完全地在妈妈身上。

1.54秒的宝宝是回避依恋形态的宝宝。当妈妈回来与他相聚时,他不与妈妈眼神交流,手也不主动地拥抱妈妈(可以和安全依恋形态的宝宝做比较),宝宝眼睛朝下,不哭不闹的宝宝,在妈妈尝试与他沟通时,依然眼神呆滞地不看妈妈一眼。

2.40秒的宝宝是矛盾依恋形态的宝宝。在妈妈回来之后,依然难过地大哭。妈妈的安抚无法消解他对于妈妈离去的怒气。他拒绝妈妈给他的玩具(爱),处在一种需要爱,但却拒绝爱的矛盾状态。

更多有关依恋形态,可以看看皮皮之前的给最亲爱的你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