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21世纪资本论 》一书的法国经济学家作者皮凯提 Piketty 访台曾对台湾的低薪感到相当吃惊,忍不住问 GDP 成长都到哪里去了。这一点,台湾人感触很深,现在我们处于“资本所得大于劳动所得”的时代,似乎对于未来少了很多努力的目标,而这样的现象也反映在目前台北市长选战,我们“厌恶权贵”的现象。来听听财经主播吕若洁怎么看!(推荐阅读:为什么台湾留不住人才?

晚上九点钟,播完“财经八点档”下棚,照例重新打开电脑,浏览一下最新新闻,也准备明日的节目内容就在此时,一个有趣的标题跳出来吸引了我:“胜文饿坏了!买面包吃胡椒饼补体力!”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连胜文吃胡椒饼”勾起了我的好奇...点开影片,原来是连公子不顾形象的大啃胡椒饼,因为从早到晚的拜票让他连午餐都没吃!

其 实,像这样忙到没时间吃午餐的场景,一定发生过在你我的人生里,很饿很忙的时候,我还曾经在回公司的采访车上,一边吃便当一边赶稿子!但为什么,连公子吃胡椒饼的景象,居然可以变成新闻点呢?我在猜,“因为太饿在路边吃胡椒饼”这样的行为,实在太不权贵了,因此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反差感,勾起了大家想看热闹的心

更妙的是,一直对于选举相当冷感的我,居然也开始关注起这一次的台北市长大选最关注的是,这一次台北市长大选的气氛和焦点,和以往的每一次,都截然不同!以往主要拚蓝绿的色彩,这一次如此的褪色,越到选举后期,反而越演变成一股“中产阶级对抗天生权贵的氛围,真妙!

连胜文阵营想要把墨绿的标签,贴在柯文哲身上,但是被柯P一句话轰回去;但是贴在连胜文身上“权贵”的印记,却彷如刺青一样,怎么都摆脱不掉,甚至有越描越黑的趋势以年轻人为主体的网路世界中,奚落连胜文的声浪一面倒。(推荐阅读:女人大声问!连胜文和柯文哲政见都没提到的五件事

为什么?大家真的这么恨连胜文吗?还是恨他背后代表的权贵世界?我忍不住思考,为什么不过过了四年,中产阶级对于权贵,会如此的愤怒?

我在《21世纪资本论》这本书中,有了体会原来我们这个时代的相对论,就是资本所得大于劳动所得,简单的说,就是你投资一间房子赚的钱,可能会比你辛苦工作十年赚得还要多!《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皮凯提 Tomas Piketty 说,全球贫富差距的战争,实际上就在于资本所得经济(劳动)所得的差距,不断加大;透过资本所得的财富不断上升,但是透过劳动所得的收入不断下降,这也正是台湾社会的现况尤其台湾的低薪和高房价,让这位红遍全球的经济学家非常讶异。(同场加映:台湾人,为什么这么忙?

但是皮凯提的《21世纪资本论》中也提出警告:如果政府放任市场自由运作,或是采用像现在许多国家的“小政府”施政,那么三、四十年后社会上将近九成的资本都会集中在最富有的百分之十富豪手中。长此以往,社会终将因为财富与所得分配太过不而产生动乱。

回头看看台湾上班族的薪水之低,倒退回14年前的水准,网路上“如果你年轻又有才华,千万不要留在台北”成为热门文章;台湾的年轻人不敢期待机会,不敢期待加薪,生活中的小小快乐只剩下小确幸,这不是台湾年轻人不思长进,而是大时代环境的不公平我曾经到上海采访关于“人才外流”的专题,访问了一位刚毕业上班的上海姑娘,我问她,你期待五年后的你,薪水能够增加多少?她眼睛里发着光,想都不想回答的我,至少翻倍吧!同样是年轻人的你,敢这样期望吗?(推荐阅读: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们想得不一样

同一时间,台湾的房价之高,即使是年薪百万的人,在台北市也买不起 30 坪的公寓!台北的房价所得比,超越了日本东京、南韩首尔,还一度超越了香港,成为全世界最夸张的贵,台北人要不吃不喝将近15年,才买得起一间房有一段对话让我印象深刻:我曾经和一位在高科技公司任职的七年级工程师朋友聊过,他感慨的说,他年薪两百多万,但是连他都没办法靠自己在台北市买个像样的房,其他人该怎么办?如今这位朋友已经远走美国创业

以上,都是我们的父母的世代,不曾发生过的事,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在变本加厉的资本主义之下,拚搏不如拚爹

也因此,这一次连胜文出来选,要延续连家的政治香火,刚好成为沸腾的民怨出口,似乎也不令人意外了在如今的资本体制之下,无论是资本财富或是人脉,都可以世袭,但是选民的选票不行我想,很多年轻人怨叹生错时代,但对于连胜文来说,我觉得他并不坏,可能选错时代了吧?(同场加映:台湾最被浪费的贵重资源:富二代

(ps. 以上个人意见只是对于本次选战观察,不涉及蓝绿立场,也不代表电视台立场。)


作者若洁摄于非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