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文化的不同我们在爱情里也会错意了吗?来看看外国男人怎么想,也许不是他花心,这就是他们的约会潜规则啊!

西方的约会模式,经常让亚洲男女陷入困惑。约会不等于交往,恐怕是最常出现的东西文化冲击之一。

 

在自由约会(casual date)的模式下,双方虽然是抱着对彼此有兴趣的态度见面,但并没有对彼此忠诚的义务。即使对方对你热情相待,一副被你的独特风采深深着迷的模样,但这并不代表他隔天不会对另一个女孩表现出同样的热烈态度。往往在这个阶段,东西方对约会的认知差异可能便已造成了冲突。

 

东方女:“什么!原来你也同时在跟她约会!你这花心的贱男人!”

西方男:“呃⋯⋯为什么我不能跟她约会?”

许多欧洲人的约会模式,是从一开始由某方提出邀约,进展到每周固定见面、一同出游或热线谈心,甚至也实现了接吻与作爱等亲密接触,这在东方的观念里,两人自然是在交往状态无疑。

然而,对许多西方人而言,在双方未达共识之前,这些都只属于“约会”(dating)的试水温阶段,离真正的“交往”(relationship)还有好一段距离。在这期间,尽管听来令人不悦,但理论上两人仍有自由再去尝试“别的水温”。这样的状态要直到双方都认为感觉合适,同意进入彼此固定(exclusive)的关系后,这时才算有了交往的基础。在尚未经过这个阶段之前,即使对方说了千百次“我喜欢你”,交往关系都不算成立。(推荐阅读:

一开始,我也曾对欧洲人的约会模式感到困扰,尤其在和对方朋友一同聚会的时候,我往往不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虽说正在约会,但也不是女朋友的身分。不过,这方面我其实是多虑了,大部分人只要听到“她是我的约会对象”(She's my date)或是“我们正在约会”(We're dating now)这样的说法,就会明白两人目前的进度如何了,一般也就不会多加追问。约会了一阵子之后,若感觉不对,也就没有继续的必要。比较愿意敞开心房的人,可能会在某次约会中向对方提出“我们别再约会了吧!”,并说明觉得彼此不适合的理由;但若是较不擅表达内心想法、或是同时与多人约会无暇一一说明的人,最可能的作法就是开始找藉口推却邀约,最后就渐渐断了联络,而不会特地向对方交代原因。(延伸阅读:

了解这种约会模式的西方男女,若一段时间后对方不再联络,或是自己主动连系后对方反应冷淡,心里自然便有了答案,之后便也开始往下一个目标迈进。但对于不清楚状况的东方女孩而言,对于这种不说一声便离去的作法,首先往往是惊慌失措,接着便认为自己莫名“被甩”而伤痛欲绝。

在台湾的交往模式中,较普遍的观念是两人先经过告白并同意交往的阶段,然后才发展到进一步的亲密关系。而在西方观念中,尽管模式因人而异,往往在试探期的约会阶段便包含了亲密关系。(推荐阅读:

由于东西模式的差异,因此在约会中常出现这样的误解:和外国人交往的台湾人,往往在对方展现亲密动作后,就认定对方一定是“爱上自己”了;然而,这一开始的兴趣(或性趣)从未保证爱情必定随之而来。当约会进展了一阵子,也尝试过所有的亲密接触,某一方却迟迟不愿确认两人的关系时;这时极有可能出现的状况是,两人没有情侣的名义,而是变成“有互惠关系的朋友”(friends with benefits),或者婉转点说,是较具友情基础的“炮友”。

在现今的欧洲年轻男女之间,尤其在性观念开放的大都市里,这种“互惠朋友”的存在已经不值得大惊小怪。差别在于,标准的炮友关系是建立在双方各取所需的共识上,但在许多约会过程中,其中一方只被当作炮友却浑然不觉,仍痴痴期待对方正式将自己介绍给父母认识的那天。更残忍的事实是,这种状况经常发生在和西方男性约会的东方女孩身上。(推荐阅读:

由于不熟悉对方的文化脉络,加上对异国艳遇的憧憬,因此许多亚洲女孩即使隐约察觉到对方似乎不那么投入,也仍会努力维持这段“关系”,并自动无视于对方从未说出“我爱你”的事实。

不幸的是,如此孜孜不倦的精神,往往不会替自己修成正果,反而使对方干脆将这些死心蹋地的女孩们当作呼之即来的实用炮友。

我交往过的荷兰男孩凡特,也曾开诚布公地向我承认:“老实说,在我们眼中,亚洲女孩都有点太过天真了。你们很容易就动真心,而且对感情充满一些奇怪的浪漫幻想。”

原来,在我们的感情观中认为的理所当然,一旦换到不同的文化,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至于如何不让自己从可能的交往对象变质为互惠朋友,建议的作法是让自己保持开放态度,不将自己的生活重心放在一个人身上,而是积极地享受自己的生活、开拓自己的交友圈,连带提升自己的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在约会的过程中为自己设定停损点,若经过一定时间,未见到对方有认真稳定的意思,此时便该勇往直前,向下一个会更好的对象迈进。(延伸阅读:

从台湾人的眼光看来,欧洲的交往模式感觉上有点随便。不过,以上描述基本上都有以偏概全的危险,我还是见到不少对另一半忠诚、愿意进入稳定承诺关系的例子。(推荐你看:

文化差异带来的不光只有冲击,有时也能产生积极反思。相较于台湾男女的交往过程,往往彼此还不够认识,却仅凭第一眼的印象或感觉,一句“做我女(男)朋友吧!”就突兀地进入了互相承诺的交往关系,或是轻易就把“我爱你”挂在嘴边,接着在热恋三个月后便开始悔不当初。

如此看来,西方看似暧昧不清的约会模式其实也大有好处,某方面而言,未尝不是种让自己保留空间的理智作法。

交往态度东方西方大不相同,与其批判孰优孰劣,不如找出最适合自己性格的交往模式,然后尽情享受其中的愉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