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义,有的人期待在旅行中找回自己;有的人渴望在旅途中认识新的自己。不过对于早已习惯熬夜加班,每天都有许多 To-do list 的都市人来说,在旅行中我们发现原来自己多么害怕静下来,没事可做的日子。来听听作家叶扬在女人迷连载的欧洲行第三篇分享,原来享受也是需要学习的。(推荐阅读:人生没有一定要去哪!一瓶瑞士啤酒教我的事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很宅的人。

如果没有什么事,假日我喜欢待在家,所以你们可以猜得到,当旅游的时候,我待在饭店里面的时间,也比一般旅人长很多。

先从介绍一家特别的饭店开始,名字叫作 Park Weggis。

这是一家并不在闹区也不在城市的饭店,从瑞士的琉森过去,抵达 Küssnacht am Rigi 车站,需要三十分钟至一个小时左右,从1875年以来就是当地一家知名酒店,大部分的访客是瑞士人跟德国人,它在一个很安静的区域里,准备进入冬天的这个季节更是安静,我仔细算过,在非假日的午后,散步的一个半小时中,只遇到五个人,其中有一个是邮差。

这家饭店并不是很大,没有夜间喷水池或豪华的接待大厅这类的设施,好像也没有必要,52个房间,整体带着一股温暖与仔细的气质,加热的无边际游泳池,藏有好酒的私密酒窖,提供盲眼品酒,集中精神的服务人员拿着大耙子刷刷刷地把落叶集中在一起,我很喜欢瑞士人,尤其是稍微乡间的瑞士人,做事谨慎而认真,打招呼的时候,笑容都是稳定而真诚的,好像从来没有企图想要伤天害理。

停留在这里的时间,我除了散步跟坐在椅子上面看湖以外,几乎什么其他的事情都没有作。优美的瑞士,物价很高,随便作一些事情都要扒掉一层皮,吃个饭坐个船肌肤都有烫伤的感受,好像要花一个小时冲脱泡盖送。

幸好湖面很大,酒店就正面对着湖跟山,几条不同的健行步道也都有两个小时以上的路程,这么奢侈的风景居然不花钱,走着路都有一种心情逐渐安稳下来的感觉。

说到安稳,我不得不承认那是渐渐融入乡间之后,才发展的心得。

第一天我到 Weggis 的时候,时间才过了四个小时左右,我就哭了。

名副其实的流出眼泪来的那种哭,先生跑过来问我发生什么事,我告诉他我想家了,这里太安静,没有事情做,啪啪啪拍了几张照片,哇哇哇地赞叹大自然之后,我不知道怎么度过后面的几天。

听起来很矫情,却是再真实不过的事件,很难解释城市人心里也有很脆弱的角落,我没有办法嘎然地停下,无所事事就像是一个恐怖箱,让我看不清楚,不知道将要摸到什么,就因为焦虑而虚弱下来。

我想起小时候,曾经参加过学校的演讲比赛。抽到的题目是“如何打造一座城市花园?”,我根本不明白这个命题,可是只有五分钟准备,后来我乱讲一通,还一边作着头头是道的手势,简直是莫名其妙。这些天散步的时候,我又想起了这个事情,长到三十几岁,我还是不知道要怎么打造城市花园,到底是城市里有花园,还是花园里面建城市,不过要是刚好有人在作这个相关工作的话,倒是可以来这里看一下。

Weggis 有真实的黑夜。

所谓真实的黑夜,就是入夜后,只有路灯跟路人的夜晚。原来在湖边行走的船不见踪影,几乎没有商家营业,真实的黑夜有一种温柔而坚定的口气,天鹅把头弯进侧边的羽翼里,寂静的水面发出弧形的线条光影。经过几天这样的夜晚以后,我才明白城市人的疲惫,可能是因为没有所谓真正黑夜应该有的界线。

当然相对的 Weggis 也有真实的白天,可以走路,可以坐船,如果事先预订的话,还能坐马车。第一天我按着地图走,饭店的柜台人员很专业,精确地告知我走到哪一个点,大约要花多少时间,“三十五分钟后会遇到一个白色房子盖的 Cafe,累的话可以在那边休息吃蛋糕。”其准确度让人啧啧称奇。后面的几天,因为安全感顺利建立起来的关系,我就是围上围巾,照着心情散步,天慢慢亮起来后,草地跟山坡有青涩的味道,大约每十分钟。就会碰到一些羊跟乳牛。

这里不是印象西湖,也不是拉斯维加斯,它不是旅行社会安排给游客的景点,它不用鲜艳的羽毛或是浓缩的汁液来展现甜美,所以如果旅人来,需要停留多一点时间,拿掉相机,把湖走完,把心情调整到一个可以藉由悠哉而达到充实感的程度,或许就能看出大自然的湖光山色怎么一拳击倒大景点的五光十色。

猴急就看不出价值。如果要我形容的话,这里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饭店交通资讯:Park Weggis, 位于瑞士琉森的郊区地带,可从琉森或苏黎世买火车票至 Küssnacht am Rigi 或是坐船至the Boat station in Weggis.

网站资讯:http://www.parkweggis.ch/en/park-weggi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