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觉得日本的女生好像生活的特别压抑,没想到在日本人的观念里,家中的女人就是一家之主?当然,不论选择以职场或家庭为重,我们都认同所有人终于自己热爱的选择!也来听听居住在日本的驻站作家 Miss G ,日本人的家庭观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延伸阅读:“一个人生活”哲学:日本女人的独立,从小开始

“我妈希望我嫁给医生。”我用筷子夹了一夜干最肥厚的部位,并对日本友人说着。

“不错啊。”友人回,瞥了一下我笨拙的动作。

“嗯?但我根本没认识什么医生,也不会因为医生条件好,就刻意去寻找医生当当朋友。况且医生应该没太多时间陪家人吧。”放下筷子,我大喝了一口啤酒。

“但我觉得你妈说得很对啊,医生有钱,他的钱都会是妳的,妳只要把家打理好就好。”友人握着啤酒杯,语毕,也喝了一口,为这段对话宣示了一个简短的总结。

诸如此类两代之间存在着不同感情观的对话,总是回转于我和不同背景的朋友之间。每个人,不论是上一代或是这一代,都有因为环境造成加诸于自身身上的看法,并也无对无错。只是在这位日本男性友人的回答背后,我看到了典型适婚年龄的日本人,对未来婚姻的看法、与对未来妻子的期待。(同场加映:

多数日本人的婚后生活观

典型适婚年龄的日本人,我们说就是正座落于30岁、正负3至5岁的这一群好了。这一大群人,统称为アラサー(读作 a la sa-,从英文的 around thirty 而来,日文的アラウンド・サーティー的缩读),一群被更典型的日本父母孕育出的这一代。典型的日本父母,基本上是男主外、女主内的终极实践者,父亲一辈子奉献给公司、母亲则一辈子奉献给家庭。


图片来源:网站

曾经读到《日本人の背中》书里,老外对日本作家说到:“太多的日本女性婚后好像就得放弃工作,在家相夫教子,感觉也太寂寞辛苦了。她们可曾想过为自己的权力发声?”作家袒护说道:“那是外人看到的表面。实际上由于日本的家庭主妇是一份高度被社会认可与接受的专职工作,所以她们是家中的最大支配者、管理者,是一份很有权力的工作。”

明显可见,将西方社会积极鼓吹的男女薪资同酬、家务重分配等的女权推动,放入日本社会去感受后,两方人马理解的“女权”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回事。老外似乎发了一颗承载着西方经验的乒乓球给日本接招,但日本对手则兴趣缺缺地离开球桌,落下的乒乓球“锵”地在桌上弹起,却也激起不了任何涟漪。

我们也可就日本官方的资料,来思考大部份日本人的婚后生活观。日本厚生劳动省(掌管医疗、福利政策与社会保险的日本中央政府单位)于2013年3月针对15至39岁的单身女性调查,发现每三人即有一人想要在婚后当全职主妇。大约六成的理由是“身为女性,比起工作,照顾小孩和处理家务更是当务之急”、约有三成受访者认为“妻子的最大任务就是成为先生最好的后盾,让他可以专心上班”。当然要成为单薪家庭的大前提是,丈夫收入上的允许,否则只会变成“担心”家庭。(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网站

妳想挺身而进?还是回归家庭?

若是要讨论已婚女性在社会上被赋予的权力,日本与欧美的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前述的乒乓球局面:多数欧美人士认为女性应有同时兼顾家庭与工作的权利、而日本社会则普遍认为,相对于以升迁男性为主的公领域,女性至少有权掌握私领域。

日本与欧美皆是,男女教育机会趋于平等,甚至在多数先进国家,女大学生的人数略高于男大学生的人数。理论上来说,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人数大为攀升的结局是,教育、思想与视野的开阔让她们肩负起高度使命感,希望藉由一己之力影响社会、贡献社会。不少类似 Facabook 营运长 Sheryl Sandburg 等女性高阶主管、政商人士们,不断激励更多女性后辈“挺身而进”(注:Sheryl Sandburg 的着作书名),同时也积极呼吁各界对职业妇女在家务与育儿上的支援。(延伸阅读:


图片来源:网站

反观日本,从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日本男性友人的观点来看,会吸引他的结婚对象,不意外地也是学历好、温柔、可爱、家教良好的女孩子。他认为她婚后可以不工作,但是她势必要尽到处理家中大小事的责任。

日本在去年3月做了女性婚后的希望调查,而 Sandburg 则也在去年9月,隔空对着北一女的学生们,传递出女性应勇敢追逐梦想的讯息。我很难想像 Sandburg 会对着日本的女子高中或女子大学做一样的讯息传递,毕竟像之前有网友讨论过的,一窝蜂的日本女孩除了在毕业前努力面试上各大企业,上班后则更努力参加联谊、谋合配对与自己条件同等的对象,期待日后开启靠先生养家的婚后生活。

饱受照料的单薪家庭与崛起中的双薪家庭

这些明明头脑很好、学业表现优异、又可在大企业领优渥薪水的日本菁英女性,却同时被教育成贤妻良母的样子、要替先生着想、要提供小孩良好的家庭学习环境、要融入社区与学校间的妈妈活动…等,也不知道是母性责任心作祟,还是真的可以摆脱烦人且以男性主导的职场文化,让她们多数选择离开职场、中断职涯,做个全职的母亲与妻子。(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网站

日本女性强烈认为养儿育女是自己的最大责任的原因,一方面是除了自己,真的没有旁人可以帮忙带小孩了。毕竟日本的祖父母,不像华人的祖父母乐于照顾孙子;在日本好像也看不到接送小朋友上下课的娃娃车,一律都是家长负责接送。也难怪日本大企业对于已婚的男性员工,补助不少的交通、租屋津贴等,对于男性员工的配偶,也提供一系列的抚养福利与保险制度,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人倾向于长期死守同一工作冈位上的另一个探讨方向了。

当然不是所有日本男人都能肩负起一人养家的能力。对于我一位月收只有30万日币的另一位朋友来说(虽然换算起来是台币10万左右,但由于日本的物价可说是台湾的三倍之多,可以想像成是在台湾月领3万台币的标准),未来的贤妻是愿意且能够和他一起共组双薪家庭的女孩,当然他也愿意共同分摊家务等琐碎杂事。(同场加映:

另外也是仍有一小派的日本女性,愿意持续在社会上投入生产,除了上述的经济原因之外,不少是因为担心先生不小心被裁员等的保险起见、或为了可以有自己的储蓄、或是不想被社会淘汰、或可以暂时摆脱繁琐封闭的家务环境等原因。

在台湾,“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似乎逐渐有消弥的情形,加上普遍行情不优的台湾薪资条件,让双薪家庭势必成为一种正常型态的存在。亲爱的迷读者,你/妳的婚后生活观又是怎样的呢?相信不论妳自己、或是你的另一半是全职人妻或是职业人妻,都是经过实际考量、与对方沟通后做出的决定。庆幸的是,我们似乎比日本多一点讨论权力的开放空间,不管是在职场上或是家庭里,对吧。

 

参考资料: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