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金音奖最受瞩目的乐团:大象体操,入围六项大奖的他们,为了音乐的丰富性,不但一再打破音乐圈对于数字摇滚的想像,更跟许多知名音乐人:林宥嘉、巴奈、郑宜农合作,尝试不一样的音乐风格。吉他手凯翔说:“我们不一定属于某个音乐形态,我们只希望能把好听的音乐带给大家。”,快让我们一起进入大象体餐的音乐世界吧!

低沈的 BASS 声、和谐的吉他声、清脆的鼓声,空气中三种乐器互相交错,时而分散时而汇聚,在混乱中又充满了和谐,让人忍不住想继续听下去,猜想着下一秒这些乐器又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不像我们熟悉的音乐,但在没有人声的乐曲里,只用三种乐器,就让整首乐曲非常丰富多元,开拓我们对于音乐世界的更多想像,这就是“大象体操”。


年轻洋溢的大象体操团员们

听完大象体操的音乐,让人难以想像,兄妹两张凯婷(贝斯手)、张凯翔(吉他手),和哥哥的高中学弟涂嘉钦(鼓手),三个人只是 20 几岁的年轻人。他们总是跟大家说:“我们是大象体操,一个以 BASS 为主的数字摇滚乐团”,但在女人迷眼里,他们是三个爱在音乐里表现自我、找寻自我的大孩子,不断尝试在音乐中,添加新的元素,他们不是活在数字摇滚乐团的定义中,而是在做音乐的过程,重新定义自己,也重新改变台湾对数字摇滚的想像。

在创作中,重新改写数字摇滚的定义

在台湾我们可能对数字摇滚不是很熟悉,其实数字摇滚与摇滚乐最大的差别在于:节奏。摇滚乐的规则是:每小节 4 拍,一共 4 小节(4/4),听起来感觉比较四平八稳,但数字摇滚却频繁使用不对称节拍,这种作曲方式,会让乐器在空中时而交错,时而聚合,像是小孩子间你追我跑的俏皮游戏。这样的创作方式,乍听之下好像需要良好的乐理,或是数学推理能力,但大象体操却用非常简单的方式,跟我们解释什么是他们心目中的数字摇滚。

BASS 手凯婷说:“其实数字摇滚跟乐理、数学好不好都没有关系,对于我而言,数字摇滚就是一种身体的律动。即使一首曲子编完了,我还是会尝试着用另一种拍子、律动来试试看,就是一种玩节拍的感觉。”

吉他手凯翔补充说明,其实现实不可能跟着理论、定义而走,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有很符合数字摇滚的定义,但大象体操就是很随性地玩音乐,然后其他人,可能是乐迷或是乐评家就会重新定义大象体操,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也影响台湾和亚洲对数字摇滚的定义。(你会喜欢:寂静之外,听蔡康永说音乐


哥哥凯翔总是用正面思考去解释身边发生的事情

大象体操乐曲的丰富性,灵感来自在 Stars 乐团的演唱会开场嘉宾: Shugo Tokumaru,一谈起他团员们各个眼睛发亮,鼓手嘉钦更是直呼:“他是个天才!”。Shugo Tokumaru 是个一人乐团,在演出过程中不断换乐器表演,但又不会让人觉得突兀,这是他厉害的地方。所以大象体操也开始思考,在自己的音乐中使用不同乐器,让听众体会到音乐的不同层次。

受到 Shugo Tokumaru 的启发后,大象体操更开启了新的写歌的方式,从原来只用自己熟悉的乐器去编写,增加了一个新的方式:为了表演的企划或想呈现的气氛,而去学习新的乐器、新的曲风,甚至去找不同的人合作,像是为了在乐曲中用到不同语言,就找了知名原住民歌手:巴奈,合作了《天鹅》一曲,让人对他们的音乐,又重新改观。(突破限制:饶舌界的邓丽君,打破他的葛仲珊 MISS KO

身为创作者,要在音乐里找到自由

大象体操玩音乐,不会受到曲风或是定义所局限,妹妹凯婷说:“如果我觉得我想放一些民谣的元素,我就会加(进音乐里),如果想放一些放克的音乐,我也会做,即使我不是这个领域的达人,但只要我觉得这会让我们音乐更精彩,我就会用。”也因为这样随性变化曲风的创作方式,有些人会怀疑大象体操的定位。

像他们此次因为《身体 BODY》一曲入围金音奖最佳爵士单曲,和原本称自己是数字摇滚乐团有所差距,这点就饱受众人质疑。鼓手嘉钦就说:“最近觉得自己大多的负面情绪,大多来自脸书上的那些留言。”,对于认真创作音乐的人来说,这些外界的负面看法,的确会让他们有点受伤,将批评化为动力,也是这些年轻团员在学习的功课。(延伸阅读: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放宽心面对批评


内敛不多话的鼓手嘉钦

在这些纷扰中,其实大象体操并没有因此而怀疑自己的音乐,吉他手凯翔加重语气地说:“这些对于曲风的定义,到底时谁定义的才算?而我并不是个乐评家,我是个创作者,所以只要专心做好我的音乐就好。”曾经有乐评人听完大象体操的音乐后,语重心长地跟他们说:“你说你们是数字摇滚乐团,但你们知道你们的音乐其实不止是数字摇滚吗?”

吉他手凯翔笑着说,我们当然知道啊!但是为了在音乐上保持完全的自由,不希望因为市场而妥协,所以我们在宣传、行销、企划方面就要更用心去做设计,要如何平衡让市场可以认识我们,却又不会牺牲掉我们在音乐上坚持价值,这是我们一直努力在做的事情。

当我们要把一个全新的东西介绍给大家知道,越简单越好,所以我们才会用“一个以 BASS 为主的数字摇滚乐团”作为包装,让大家可以轻松地跟朋友解释我们的乐团,引发他们的好奇,让更多人来听我们的音乐。大象体操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音乐的丰富多元,并为了保有在音乐创作上无拘无束,所以更用心地去经营自己的品牌,用最简单的方式,拓展出最大的市场。(你会喜欢:自己就是最棒的品牌!规划人生该知道的4个黄金守则

接下来,让我们跟大象体操交错汇聚的音乐不断往

音乐和人生一样,都在汇聚与交错中前进

大象体操的音乐创作的不设限,因为大象体操不是拥有一种曲风,而是拥有一种对音乐的态度。而他们认为许多乐团,也都有自己相信的核心价值,因此台湾才有有不同特色的乐团出现,但也因此会有一些争议产生,对于这样的现象,BASS 手凯婷觉得,这种不能真正理解乐团的价值,群众的声音只有两极的批评或是赞赏,是因为大家缺乏“同理心”,像她自己听不懂闪灵的音乐,但她会愿意尊重他们的音乐表达,而不会用自己的观点去批评别人,但鼓手又在一旁补充:“可是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对事情看法的权利啊!”(延伸阅读:沟通是互相交流的过程


笑容甜美的冲组 BASS 手凯婷

哥哥凯翔却用另一个角度去思考,有冲突不一定不好,人都有看热闹的心态,就像这次被质疑爵士乐的事件,虽然有人批评,但有人在下面贴我们的 MV ,有些人听完之后就说满好听的,因为会真正在乎我们曲风的是学院派或是乐评家,但一般人都是听音乐的,只要好听就好拉!


团员们认真聊天的神情,看照片也可以让人感受到他们之间的默契。

在这个互动过程中,会发现这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聊的话题,除了音乐之外,还有对于社会现象细腻的观察,并且从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坚守自己相信的价值,但也乐于倾听、接纳其他看法。

人说字如其人,大象体操却是乐如其人,像是为什么要以 BASS 为主?哥哥凯翔马上大笑着解释:“因为 BASS 手就是个霸道的人啊!”。他们将自己的个性、态度和生活方式,完整地呈现在他们的音乐里,无论是霸道的、内敛的、和谐的,这些特色在他们的音乐里自由的流动,有时汇聚有时交错。无论在生活或在音乐里,这三个团员,有时专注地各走各自的路,有时又会因为音乐的理想,而聚在一起互相激荡出火花,努力地用音乐找到自由的自己。


团员们能动能静,认真玩音乐认真搞笑!

最后我们邀请大象体操的三位团员,与我们分享他们最喜欢的歌曲,让我们从他们的角度,重新看见不一样的大象体操。

吉他凯翔想分享《头跟身体》,因为他为了这首歌,重新去把幼年时期的钢琴能力练回来,也因为这首歌而入围金音奖最佳爵士单曲,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听听大象体操,表现出的不一样的风格。

BASS 首凯婷想推荐跟巴奈合作的《天鹅》,因为一直到现在的现场演出,凯婷都还是会被这首歌激励甚至会起鸡皮疙瘩,她说即使我不曾生长在原住民的环境,或接触过原住民文化,但总是会因为原住民的音乐,而深受感动,所以很想让大家一起被感动一下!

鼓手嘉钦分享了一首新歌《2014 new song》,目前还没有名字,但嘉钦在编写这首新歌,还有在演出这首歌的时候,都觉得很自在,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听听看。

大象体操,一群 20 几岁的年轻人,能够如此清楚地知道,自己每做一件事情的目的,在竞争激烈的音乐圈里,定下一个明确的目标:“一个以 BASS 为主的数字摇滚乐团”,让他们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让最多人认识。

但对他们而言“自由”是绝对不能妥协的价值,即使定位在“数字摇滚”乐团,却不断挑战音乐圈的定义,并且坚持给同团团员,一定的创作空间,让更多不同的元素在大象体操的音乐里碰撞、激荡,不断寻找数字摇滚新的可能。希望他们能够在音乐和人生的交错汇聚间持续前进,继续带给台湾音乐圈,更多对数字摇滚与大象体操的不同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