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CA (Society of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 社团法人台湾防止虐待动物协会)是全球性历史最悠久的非营利动物保护组织。最先成立于英国1824年,世界各地也都陆续成立分会,宣导对动物的热爱和应有的关怀。香港的SPCA协会已经有90几年的历史,并且是当地最受信赖并和政府密切合作的组织,但是台湾的SPCA仅有短短两年的历史,成立于2009年,其中的关键角色是一对双胞胎姊妹---Connie 和 Annie。

在还没有真正认识她们之前,还没有访问她们之前,光看她们的外表,会觉得这对姊妹应该只会在各大时尚派对出现的名媛才对。台湾出生、加拿大长大,念的是大众传播,亮眼的外型也让他们顺利拿到进入演艺圈的门票,曾经在MTV台当过主持人。漂亮的她们,也容易让人质疑‘为什么你们要投入动保?’的动机,容易被误会是SPCA只是她们装饰自己的一种噱头。

但是,她们不是。
真正认识她们,会真的被她们对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所有生物的爱与尊重所撼动。



没办法不做这件事情

问她们怎么会毅然决然投入在动物保护的活动,还自己成立基金会?她们笑笑的说‘因为我们发现,好像没办法不做这件事情。’从小到大,她们虽然爱动物,可是其实也真的没有想过会这么快投入非营利组织(NGO)的工作,但是在演艺圈的一些经历,反而加速她们发现那样的环境并不是她们的心之所向,她们想要做能够让自己开心的事。

这一切都是因为小白,一只没有人看到、没有人帮助的狗。

那时候她们刚回台湾不久,借住在朋友家,在家附近发现有一只白色的狗被绑在路边,看起来很痛苦,大热天不能动,食物在前面也没有食欲,她们还问了左右邻居这只狗是谁在照顾的,每个人都有点冷漠,因为反正不是自己的狗,她们忍不住留了张纸条说‘请不要这样对待狗’,过了几天,她们每天都去看那只狗,发现情况都没有改善。于是,她们展开第一次的救援行动。她们不怕脏、不怕狗狗可能生病,直接抱着它回家照顾。

 


小白


可是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Connie突然掉下眼泪。因为小白当时已经生病的很严重了,她们带它去看医生,发现小白已经严重心脏移位,也无法正常行动很痛苦。养了一个多月后,在兽医的建议下,她们不得不对进行安乐死。Connie 红着眼眶说:‘我每次想到小白就会很难过。如果我们早一点发现它,或许情况会不一样。而且为什么这么多人明明就看到它,却什么都不做?那时候我们就想,小白还只是我们看到的个案,那台湾还有多少其他的狗、其他的动物没有被看到。那怎么办?’Annie 接着说:‘所以我们发现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不做这件事情。’

 


不怕质疑挑战,只怕没人做

‘动物保护’在已开发国家是一个基本的认识跟观念。但是在亚洲的发展一直是比较缓慢的。所以当她们投身在SPCA的时候真的面对很多挑战。第一个挑战:如何做的不一样?很多人传统印象的动保团体,就是伸手要钱,可是却无法根本解决问题。所以她们从不特别传统伸手要钱的活动,而是实际投入教育、各种研讨会、调查虐待动物案件、和大型活动的举办。Connie说:‘我们希望可以动物保护成为一种主流。’她们希望可以透过不同的方式让更多人知道怎么去珍惜尊重地球上每种不同动物的生命。动物不只是畜生,他们其实也理解跟也同样有感觉。所以挑战过去传统动保团体的作法,他们今年也要举办大型演唱会,邀请各界明星一起唱出对生命的热爱,让更多人透过音乐来发现动物保护的重要。


Annie 参加台北市政府举办的动物游行,亲昵的抱着狗狗


跳脱传统的作法,总是会引起讨论跟质问。也常有人反讽她们说‘两个年轻漂亮的女生,能懂什么?’也有人以为她们举办大型活动,又不常以募款为目的,一定是背景后台很硬很有钱。但实际上,Connie和Annie两个人常常工作到半夜,阅读搜集世界各地的动物的相关新闻报导,深入虐待动物调查案件。现在的SPCA有四个人,有一个同事还兼职教英文才能有收入,Annie 甚至也会兼职翻译电影剧本,才有钱缴交房租。Connie 笑着说:‘其实我们很没有钱,可是我们不会让没有钱成为不做这些事情的理由。我们做动物保护,不想炒作那些很悲伤的故事,我们希望可以带给大家更多希望,更多真的可以改变的正面力量。’Annie 也说:‘我们知道问题很大,可能很难解决,所以大部分的人可能因此选择不闻不问。可我们觉得如果不去做,才真的不可能改变。’她们相信她们可以带来一些改变,所以不怕质疑不怕挑战,拼命去做。

 

Connie 一切都身体力行,她相信:只要去做,就有可能产生改变

 

没有不能解决的

动物保护,不是同情,而是一种基本的生活态度,也是一种文化改变。

对于 Connie 跟 Annie 来说,动物保护更是这一辈子都会努力去做的事情。不只投入在救援、教育、大型活动,她们因为知道许多动物宰杀的过程,现在也选择吃素。曾经,她们家里长辈问‘为什么不去做一些正常的事情?’曾经,有朋友直接跟她们说‘不要跟我说那些事情,我不想知道。’可是她们从来没有想过放弃。Connie 说:‘当每个人都有一点点力量,团结起来力量就更大。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人看到真实,而且只要不怕麻烦,就没有事情不能解决的。’
 

只要去做,就有可能带来改变。
不只是做救援的 SPCA,找到最根本的问题。
问题很大,问题有点严肃,可是,只要她们相信,只要去做,就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