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冬雨依旧的下,总觉得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心里就要发霉了?嘿,沿着雨声出走吧。去一个可以透透气的地方、去一个不需要考虑公事的城市、去拥抱好久没有拥抱的人。回家、或是重新出发,找到让你平静的归处。(延伸阅读:一个人不代表寂寞!自处让我们找回自己

Raining

 

雨天和冬天是最糟糕的组合。才进入十一月没多久台北就开始下起了雨,又湿又冷,每一次下完雨,天气就在更冷一些。这让她的心情糟透了。

其实这一年以来也没什么变故意外,她在台北有份薪水普通的工作,事情不多、老板不难搞偶尔加加班,但次数不是频繁到令人反感的那种。说起来这算是个健康平安的一年。

是啊,都不是什么大事儿。也许这是一种幸福,她最近开始这么想。但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令人开心的事。上上周、去年、这个月初、昨天、大前天,复制、贴上,复制、贴上。她用那普普通通的大学学历找到平平凡凡的22k的工作,小出版社小小编辑,一人饱全家饱,养不起父母但至少饿不死自己,反正就是大部份的时候省吃俭用付房租、缴水电费,偶尔可以看看二轮电影买390的夜市衣服犒赏自己。(同场加映:

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

糟透了是当她身边的朋友小学同学国高中同学大学社团好友等等都陆陆续续念了研究所毕业、考上公职或当上学校老师、结婚生小孩、买车买房,当他们都进入了所谓的人生的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她还在原地打转。

糟透了是其实她也没有想过自己想要怎么样的人生,可能不是公职或研究所,可能不是高薪高阶或名气,甚至也不是婚姻或家庭。糟透了是她过了两年以上这种完全没有进展的人生。工作上没有升职、没有挑战、没有前景,剩下的生活,她没有约会恋爱一类的东西。所以应该也不会有婚姻和小孩。

她其实也可以就这么过,只是当跨年那一天她的好友们纷纷对着101的灿烂烟火在人群中疯狂大喊她们的新年新希望要出国旅行、要挑战马拉松、要升官加薪、要找个人嫁、要赶快还学贷的时候,她发现她没有什么新希望,她没有希望,一个都没有。(推荐阅读:

糟透了。

连续下了十几天的雨之后,在整个台北都嚷嚷着快要发霉的时候,今天出了太阳。

她把这个大晴天当作一个好预兆。虽然从今天开始一连三天放无薪假,老板说共体时艰。不用上班,也不想回老家,怎么样都不想留在台北,特别是她那个照不太到早晨阳光的房间,她需要用某种方式去除全身的晦气。一早醒来,在床上坐了五分钟之后,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传了封简讯,然后开始打包行李。(同场加映:

她想起老家的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老人家们都身体硬朗,偶尔嘴上抱怨身体变差了、哪里痛怎么不方便又听不清楚谁说话,但事实上每次为了一些生活琐事吵嘴的时候总是火力十足。

那也是一种幸福吧。三天两夜的换洗衣物、一小袋日常化妆保养品、一本犹豫了很久终于买下的长篇小说、手机的充电器、钱包、雨伞和围巾。出一趟不近不远的门儿身上好像也可以不用带太多东西。(你会喜欢:

简单打包的差不多后,她收到了他的简讯。

“来我家吧。”

简洁扼要,那正是她要的。暖暖的跟外头一样。

她想起他那过分好看的笑容还有厚实的肩膀。当时也许是因为他住在另一个城市而她讨厌远距离恋情,也许是因为她心里没办法确认这个笑容只为她一个人而绽放,所以在断断续续约了几次会之后,却步了。

虽然那时她并不觉得可惜。

新闻说,有个大陆冷气团从北边而来,台湾北部在一天不到的好天气之后会转向湿冷,请大家注意保暖。

今天晚上也许会很冷,明天也许会下雨,但她现在,暂时有了个地方可以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