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馆,你会想到什么?有人想各式各样不同种类的鱼,有人想研究海洋生物的细节,有人看见海的生态环境问题。

大概就是那样的感觉,加上自身个性上的毛病,一开始总令我觉得很不自在,怎么弄就是无法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舒适。忘记带抽惯的香菸。搞弄着操作不友善的网路热点。

左前方的秃头,让我想起以前学生时代,社团的指导老师。小平头,带着奇怪红色胶框眼镜的小学生小鬼,不安分地边玩边做功课。小鬼的老妈英文库本的书籍,摆出不耐烦的神色,冲了第二次她的茶。俊男与美女的组合:俊男穿着笔挺的西装,拿着装着 NB 的公事包;美女身材有着纤细修长的双手和双腿曲线,却有着怪异比例的臀部。

我习惯,相信很多人也如此,用喜欢的音乐将自己包围。(或压根聋了听不见。)

我很喜欢水族箱,还有水族馆,很希望能到国外那种有很多隧道的海洋乐园,或潜水艇,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看着各式各样不同种类的鱼或生物,游来游去。那是一种贴近、安静,却又与我不相干的感觉。(延伸阅读:全球最稀奇的20个博物馆

这种时刻就像在看水族馆里的鱼。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只看到每个人的嘴巴不停张张翕翕,有各种不同比手画脚的动作。

双手递上发票后,反覆着相同而制式的点头微笑;专注在手机上突出的双眼,和无法停止滑动的手指;随着音乐节拍或无意识抖动的大腿,放过期无聊的时尚杂志,看着今天的报纸。

毫无生气的表情、开心的表情、事务性的表情......说不上是眼花撩乱,也不是特别有趣。只是随处可见的风景。

 

可能别人看我,应该也像只鱼吧!

陷在沙发里,不同东张西望,不知所措的一点焦躁。一下子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又好像很不满意随身听里的音乐,不停换曲,喝了一口咖啡,接着又喝一口水。更可能,其实也没人注意,毕竟我很沉默,也没张着嘴想说什么。

这是一幅如此靠近,又忽然变成遥远的情境。不在其中,又身在其中。

偶尔会有的四目相交,有的带着一种陌生的友善;有的视而不见,漠然的高傲;另一种则是标准值以下的恐惧和怀疑。玻璃窗外,来了人群的喧哗,走了跳跃的孤独。犹如祭典的欢愉,令人感到窒息。

彷佛没有希望的希望,或是刻意寻求的希望。(推荐阅读:希望,是比恐惧更大的力量

水族馆各式的鱼依然以不同的目的,相同的方式游着。你是鱼、他是鱼。也可能我才是鱼?

因为界线很模糊,才会在每个人交错的眼神中失去焦点吧!

我啊,真的有说不出的悲伤,就如同这世界上每一个人所拥抱的悲伤,渺小、凌乱,毫无规则地累积。变成了巨大的空气泡泡,却吐不出圈圈来,比白色海豚还逊得多!

紧紧挨捱着彼此的身子,试图用相同的空气在呼吸中制造相同的频率。

大家装做不在乎,却又暗潮汹涌的推挤,努力将自己装进一个狭小局促的空间中,其实也只是为了相同的一件事吧!

我很在乎呀!

跟每一个人一样。只是单纯的呐喊,也解决不了眼前的困窘。而存在于本质之中,你我所掌握的苦不同,又该如何分辨?无从分辨的,又该交给谁?

在不同的期待下,于某个异常的点上相连结,接着又若无其事地错开。

堤防边的小径,左边的便利商店,右边的轮椅老人,越错越开,越扯越远,最后再回到连锁咖啡馆里。沿着手机流失的电力而行,拐杖遮住我的视线,我想我无法解读,也无法了解,嘴里充满咖啡与唾液交融的怪味。

我真的搞不懂在干嘛!

飘呀,飘,一刻也不能停格的画面,我只好制止自己。

鱼,我还是不懂他们的语言,太靠近,所以就会变得好遥远,伸手也不可及。

触脚断了,变逃走了。是逃走吗?

不过是不同种类的鱼。

图片来源:Blue Planet public aquariumKyoto AquariumMADEIN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