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遍游世界的背包客、看尽世间美景的旅人,回到了家乡,是不是很难适应定下来的日子?想念那颗蠢蠢欲动、反骨的心,想念说走就走、抛下一切的勇气?如果你怀念那段你与旅程的时光,如果你犹疑自己在现实与理想间的选择,听听雪儿说:人生的旅行,只为自己出发。(推荐阅读:生命,是最值得旅行的地方

时光拉回到两年前,兴高彩烈穿上了套装跟高跟鞋,宣告自己复出上班族,天知道过去400天在国外打工度假的日子中,多期待回到这一刻。完美的三寸半黑色包头高跟鞋,曼谷新买的黑白相间合身洋装,还有厚重的浓妆以及简单梳头,时尚俐落的公事包。

天阿!我终于可以摆脱田间草莓园里的风土农家味,还有在东南亚独自流浪时永远洗不干净的脏臭味,站在镜子前的自己充满了自信。

‘是阿!这才是真正的我。’不由自主我得意的笑,扬起一百分的微笑。(同场加映:

但上班的第一个礼拜后,我站在镜子前,陌生到连自己都不太清楚我到底是谁?面对自小生长熟悉的世界感觉格格不入,面对过往熟练的工作内容感到质疑,面对父母对你归来的期望感到疑惑,面对朋友冷淡的问候感到无助。

每个人看你的眼神都像是想问‘你到底怎么了?’

但我也很想问‘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好几次想拿着背包就往外冲,回到过去那个肮脏却知足常乐的流浪汉,但我知道这次不可以,如果第一次的离开是因为厌倦了生活,那么第二次的离开必须要有更正当的理由,我是这样逼迫自己留下来,把灵魂塞进那个不属于自己的躯壳中,慢慢清偿着那些未完的责任,以及别人对我的期待。

当你深尝过那自由海风的味道,真实的飞翔在各地陌生的角落,灵魂早已经散落在未知的世界。我没有办法甘愿的困住自己在原来的舒适圈里,我真的不甘心要把旅途中对人生的期待一笔清除,我好厌倦身上的华丽衣服还有脚底下的高跟鞋,能拯救自己的就是不断去旅行,但实际我也无法摆脱现实责任的枷锁。(同场加映:

所以只好趁着黑夜循着月光,偷做着自由的梦,回来的两年间,下班时利用文字写下对旅后不甘愿的声音,然后放在各种旅游论坛让大家讨论,周末后就骑着机车或是坐着火车去附近独自旅行,陪着另外一个孤单的灵魂去吸收自由的空气。出差工作的时候就多请几天假在异地感受台湾这块土地,住住青年旅馆,然后跟来自四面八方的旅人聊天,怀念一下过往旅程中冒险刺激的回忆,当有连续假期时就假装若无其事的把请假卡送到老板面前,跟他说这只是短暂的出游。(推荐阅读:

两年间我不停的在夹缝中找喘息的空间,满足那个寂寞又空虚的流浪灵魂,也维持自己在这个世界原本的责任,一半是旅人,一半是工人,我原本以为能够这样下去就好,但没想到我要的比我想像还多。

我想写更多关于旅行的文字,那么就必须要经历一趟更长远的旅行。

我想阅读更多关于旅行文学的书,那么就必须有更多的时间去阅读。

我想做更多关于在地旅行跟文创的事情,那些才是我在旅途做的梦。

我想要找到那些当初跟我一样对于人生未来迷网的人,跟他们聊天。

我想要的已经不是当时候回来的自己,也不单单旅行就好这样的梦,当你想要的越来越多,也代表你可能要放弃某些曾经让你执着的责任。

所以《我的梦想,35岁前退休》,这个概念就慢慢在脑海中成型,也慢慢找到不依赖薪水生活的方式,但在踏出这一步之前我还是害怕。

直到最近身边最好的朋友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我才惊觉生命不应该浪费在等待责任已了这件事情上,如果当我们一直都为着别人而活着,那么生命有着不可承受之重,当哪天自己不愿意为别人而活时,那生存的价值不就等于了零。

于是诚实问自己‘没有那份稳定薪水,你还可以做梦吗?’

我认真翻开了存摺簿,数剩下来的钱还有多少,发现虽然不多,但也足够我穷游世界一趟,但如果不去旅行,应该也可以简单生活个一两年。

当初想要三十岁离职去旅行的原因,其实是希望在人生能有个中场休息,让被生活折磨到支离破碎的灵魂能重新燃起热情,但如果生命真的只剩下了两年,我应该会毫不犹豫就把工作辞了,然后在把剩下的钱全部花光,当然这只是假设。(延伸阅读:

我相信有梦想的人,不会把生命看的这么轻。
我相信会追梦的人,宁可死在路上也不愿意中途放弃。

回来两年间,我努力的咀嚼过往旅程带给自己的改变及感动,每天都花1~2个小时写关于旅行生活的文章,也不停的出发去搜集更多旅行故事,终于慢慢拼凑出了对未来的想像。(你会喜欢:

我告诉自己‘如果这时候不去做,你永远都不会去做。

于是,我找到再次离开的正当理由,就是重新爱上那个旅途的自己。

人有很多责任,但都必须学会为自己负责,不要拿别人的未来当藉口,因为人生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