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雪山13个山头连在一起, 映着夕阳光辉


从台湾起飞,到香港转机,才到昆明停留两三个小时,最后再转机到达丽江。一个云南最美的城市,一抬头,这里的天空好近,空气有些冰冷,但绝对净澈。

 

这一次跟着台湾的至善基金会,为了资助云南少数女孩就学的问题,我们在五天之内,从丽江一路出发,行过千山万水,开着一台越野车,就这样翻过山头,到达拉佰

 

 

到达时间,上午11点,300个学生还在上数学课,女孩们的脸庞因为高山炎晒,两颊发红,因为缺水,这里的孩子,从开学到现在,从没洗过澡。女孩们的房间,12个人一间房,因为半年才能洗一次澡,很难 想像校长跟学生,已经很习惯,12个人一间的宿舍,碗、牙刷、脸盆全放在一起,3坪大的房间就是生活的一切。

 

在这里,我们认识了一个小孩,叫做小莉。

 

16岁的她,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让她看起来只有 像是台湾五年级小朋友的身高,虽然长得不高,小莉的志气可是相当惊人。初二时,父亲骤然过世,家中经济全落入眼睛看不见的妈妈身上,靠着摆小吃摊过活,但 在云南,大家生活已经够困苦,小吃摊根本没人光顾,家中没收入,念书似乎也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当时,我真的想,啊呀不要读了。就在家里面帮妈妈忙吧,有钱就供弟弟念书,只要弟弟能念得好, 我真的没有关系。”想到三年前的家变,小莉红了眼眶,“但妈妈一直说不行,坚持要让我念书,她要我住校,因为校舍里的伙食比家里好,每到要缴学费的时候, 妈妈就这边挣一点,那边攒一点,供我念书,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念,因为我想离开这座山头………”



离开这座山头,就这样成为每个云南女孩的梦想


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摆脱贫穷,越过山头,这儿的女孩特别努力,父母有多余的钱,才会让女孩上学念书,要不在这里,上学,永远是男生优先。

 

另一个女孩,则是13岁的白族女孩小艳。

 

靠78岁的奶奶务农赚钱,供她读书,因为爸爸妈妈都是智能不足,根本遑论对小孩的教育,78岁的奶奶撑起全家,甚至教孙女念书,弯成90度的腰,是每天下田种马铃薯,再扛到市场上去卖的结果。

 


白族老奶奶,努力照顾孙女,就是希望小艳可以得到不一样的机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小艳,妳一定会好好念书的,以后好好孝顺奶奶的,小艳你可以做到的!”跟着我们进行家访的台湾英文老师徐薇,早已红了眼眶,泪水止不住,但口气却得相当冷静平稳,才能抚慰孙女俩。

 

在云南,这样的故事俯拾皆是。

 

女孩们,在过往,13岁以后就是成人。然后走入婚姻,有了家庭,可能一辈子没离开过这个村,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求学是什么?

 

但现在,这些女孩不满足,破纸坏笔、黄土的墙,只要有求知欲,她们就可以写数学、读英文,在我们看来,环境或许很恶劣,现实或许残酷,但她们忍受约乏资源的恶劣,怀抱着希望,感谢残酷,因为残酷,让她们的韧性与梦想益发茁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