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向往去一趟澳门或是拉斯维加斯,一窥赌博的世界,在赌场里也能看见世间百态,关于人性、关于贪婪。

前几天去了澳门,回来的时候在葡京赌场门口等免费接驳巴士,排了好长的一条队,眼看就要到了,一队人拿着大包小包的人直接插队就上车扬长而去。

有人问,为什么有人可以插队?安保说,因为他们是赌场的 VIP,有优先券。

这样我就有了一个疑问:按理说,赌场的 VIP 应该是挺有钱的,为什么这些人在赌场一掷千金,却不愿花一点点钱搭打的去车站?

简而言之,为什么爱赌博的人那么小气?(延伸阅读:富婆养成第一步,先当小气鬼

从澳门回来,刚好看到一本书,这本书是诺贝尔奖获者黑塞写的《悉达多》,这本书的一段话刚好可以回答我心中的这个问题。

尘世攫住了他,享乐、贪婪、无所事事,最终是他曾一直鄙弃并讥讽为最愚蠢的人性之恶——占有欲。金钱、地产和财富已使他堕入陷阱。它们不再是游戏和玩物,它们已经变成锁链和重负。

在自己荒诞曲折的浪荡历程中,悉达多终于走到了最后的也是最卑贱的堕落之路——赌博。

(Getty Images)

 

#200325572-001 / gettyimages.com

从前他还只是把赌博视为世人的一种习俗,他会宽容地带着嘲弄的微笑去参与。而自从他在内心不再是沙门,他开始带着日渐升温的热情为了金钱和珠宝而赌。他是一个令人生畏的赌徒,极少人敢于与他相赌,因为他的赌注过于高昂而无所顾忌。他去赌博是出于一种由衷的需求,他通过输掉或挥霍掉那些肮脏的金钱而获得一种强烈的快感。(延伸阅读:相信心想事成的百家乐玩家

没有任何其他方式能够更直接、更讽刺地使他发泄出对财富、对商人们所膜拜的偶像怀有的无比轻蔑,因此他毫不吝惜地高额下注,同时又痛恨和嘲弄自己。他喜欢那种焦虑的感受,那种一场赌局中大笔赌金去向悬而未定时所感到的沉重而可怕的焦虑。他喜欢那种感觉并不断寻求其重复、强化和刺激,因为只有在这种感觉中,他才会在自己那种厌腻无味、无聊透顶的生存状态下体验到某种快乐、某种激情以及某种生存的活力。

每次输掉一大笔钱之后,他都致力于获取新的财富,急切地追求生意的成功并催逼欠债者还清款项;他要再赌,他要再次挥霍,他要再次发泄对财富的轻蔑。悉达多对输钱不再坦然自若,对那些迟迟不付清债款的人失去了耐心;他对乞丐不再那么仁慈,他对穷人也不再施舍和借贷。

(Getty Images)

 

#88622340 / gettyimages.com

在下注时时一掷万金并一笑了之的他,在生意上却变得愈加冷酷和吝啬,有时夜晚他竟会梦见金钱! 而每当他从这可恶的迷狂中醒来,每当他在卧房墙上的镜子里看到自己愈加衰老和丑陋的形象,每当羞耻与恶心将他击垮,他会再一次逃离,再一次逃避到新的一轮赌博冒险中去,在昏乱中逃避到尘俗的激情中去,逃到醉梦中去,然后又回到那种追求和积聚财富的冲动。在这毫无意义的循环之中,他把自己拖得筋疲力尽,变得衰老而病态。

我不能用悉达多对赌博的态度来看待大多数人,毕竟大多数并不能像悉达多那样的生活,但可以从悉达多沉迷于赌博的过程来感受赌博对于人空虚心灵的填补,来理解赌博对人性个改变和常理的扭曲。

相对于排队的焦虑,那种对人生的焦虑更令人恐惧。(推荐阅读:让自己不焦虑的十个好方法

最后,推荐一下这本《悉达多》,一本小小故事书,你亦可以在一个下午看完,也可以在在三天内花些零碎时间看完,我不保这本书能改变你的一生,至少你可以用另一态度来观察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