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在爱里受尽磨难的你一句话:“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请永远要相信美好的存在。

本来妳以为这跟之前每一段结束的感情一样,都至少要等上两年,妳才有办法走出伤痛。结果妳发现过去每一段感情的结束,已经让妳内心的防卫机制开始慢慢的建置起来,从过去失恋要连哭三个月、无法进食到进医院、无法工作到失业、甚至差点连毕业论文都要交上白卷。(嘿亲爱的:

直到现在,妳可以越来越快就收起眼泪还有心酸,很快就可以坚强的站起来,自己一肩扛下之前有人跟妳一起分担的世界。

本来妳还有一点担心,怕自己会永远都无法再单纯的爱,永远都无法再像过去那样义无反顾的爱。

但其实,二十几岁的爱情跟三十几岁的爱情,要的本来就不一样。

所以即便不再单纯也不再让自己撞的头破血流,又何妨?这样也不代表自己的爱情就不再深刻了。

过去之前的每一段感情,都潮湿的可以,潮湿的让妳的心几乎让每个践踏过去的人都留下了泥脚印。这些过往的痕迹与伤痛,让妳自艾自怜的以为,这种肝肠寸断的痛苦就是爱的深刻,也才是真正的爱情。但一段真正、正常的爱情,不应该是带着泪水的。过去的感情,造就了土石般的心,再也不轻易的碎裂。于是即便有了裂痕,自己也能够很快的修补。因为妳已经明白,说会好好握紧妳的心的人,往往就是妳赋予了他们狠狠敲破她的权力。(推荐阅读:

知道长高的时候,骨头与肌肉的无法配合,是会产生生长痛的。

在这条路上跌了一跤之后,好长一段时间站不起来,有人说那就先这样趴着睡一觉吧。然后总会醒,然后总会继续往前走。受了点伤,以为伤痕已经被漫不在乎的笑容与态度给忽略带过的同时,夜半的梦里总还是惊醒,梦里的哭嚎太过于凄厉,像是这些疗伤的日子从来不曾存在似的。重新往前走或是把身上的尘埃给拍掉,并不表示心里头的那道伤痕已经消失无踪。

 

继续看,爱情里的生长痛

 

 

只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必经的生长痛。

当心智与经历陷入了一种无法磨合的窘境,造成心里头、精神上的撕裂伤,然而,该让心智成长,当经历已经跑在前头,就明白了该让自己的心智更坚强。

于是横冲直撞的这种事情,妳再也不会在没有戴头盔的情况下做了。保护好自己、珍惜好自己、爱自己,变成了妳构成一段新感情的首要条件。这是二十几岁的妳还不懂的事情,也是三十几岁的妳想要的爱情。(你会喜欢:

‘女人,别活得像支菸似的,让人无聊时点起妳,抽完了又弹飞妳。
 记住,妳要活得和毒品一样,要么不能弃、要么惹不起。’

一段或许有点心机、或许有点条件化,但不再带有泪水的感情。该有的 passion、激情与热情,还是会一点都不少于二十几岁的妳,只是妳更懂得了,爱不只是无条件的、不顾一切的给予,其实爱也要让对方有付出的机会,否则妳最后会搞不清楚自己爱上的究竟是对方,或者是奋不顾身去爱的自己。

人都会记得自己给了别人什么,却都很少记得或感恩谁给了自己什么。

这次虽然还是逃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但妳努力用最短的时间,去遇见新的跟自己合 tone 调的朋友们,当妳开始在异乡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圈与欢笑,妳开始想要背起行囊跟他们一起去旅行,一起去体验人生,甚至开始找到了想要留在异乡的动力。(同场加映:

于是妳很快的开始遗忘,遗忘那些痛,不再让自己浸泡在泪水与悲伤里,连梦里都很少再看见他的脸。

在一个微醺的夜,朋友说喝醉了的脑袋最诚实,所以问妳是不是还是会想念他?

当然还是会。但已经能平心静气的接受过去已经过去。

想念,当然还是会想念你,但那不会再让妳任性妄为的为了想听见他的声音,而藉酒装疯的打一通他故意不接的电话、不会再活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以为他对妳有过那么一丁点的在意。(推荐阅读  

三十几岁的妳,或许多了点心计,但其实都只是为了想要得到幸福结局而已。

 

Follow me on my facebook: 戏剧化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