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人,是感情的动物,我们几乎用尽一生去追寻爱,在生长过程里,很多爱是不经意的,爱上了,有的时候自己也不晓得,直到陷得很深才发现无法自拔了。感情中出轨,也是因着人对情感的无法控制而出现的,那这样违背一般道德观念下的爱,还称得上是爱吗?(推荐阅读:在感情中诚实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说,我哪里比不上那女的?不论身材、脸蛋、学经历、好,就算她找个年轻的我也认了,但他竟然给我找个徐娘半老的,说真的,我完全想不到任何一点,他需要去找那个狐狸精的原因。话再说回来了,六年的时间,六年耶,为了他,我放弃多少我原本可以去追寻的梦想,只因为他一句:我想妳留在我身边,我就这样傻傻的,跟个白痴一样守着他、陪着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他凭什么?他有什么资格就跟那个贱人走?你知道他还跟我说什么吗?‘在感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靠,背台词是几零年代的烂梗啊?我怎么能忍受这种泯灭人性的动物这么久,而且一想到他跟她的对话内容,干!恶心!越想越气不过耶,那对狗男女..........”我不发一语的听着 Rachel 狠狠飙了快一个小时,我没说半句话,应该说我根本插不进半句话,“走吧,时候不早了,而且妳也喝得够多了,我送妳回家。”(延伸阅读:你的他,有没有第三者?

(Getty Images)

 

#92304811 / gettyimages.com

    她回家后,我一直在想她们的这段关系,两人从高中就在一起,经历了分隔两地的大学生涯,就在大家都看好他们会一起步向婚姻的时候,竟然发生这种事,但其实我觉得,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并非因为我是局外人而事不关己,更不是她们的感情早就出现裂痕,她们的感情一直以来都很好(至少在大家看起来是这样),是因为如果单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在一百多年前,达尔文就告诉我们,不管男性还是女性(可能用雄性跟雌性比较恰当),专一这个词,从来就没出现过。(推荐阅读:专情,是与生俱来的

人类学家 Helen Fisher 也提过,一夫一妻制在大自然中其实是不常见的,然而,以万物之灵自称的我们这些所谓的男人们及女人们,自许富含了理性和道德感,所以,如果我们只依循生物性的多偶倾向,一味的追求性满足,终究还是会感到心灵空虚,因此我们会渴望有一个家庭,甚至从史前时代,我们就开始为了减少竞争及增加稳定而练习“维护关系”的这项技能,此时,专一这个词,才有可能会在行为上有实践的机会。

    但就心理层面来说,可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情感不受制于我们的自律神经系统,也就是说,就算用意志力去压抑,用道德理性去约束,也无法克制自己喜欢上一个人的念头。好比说妳最近认识的新朋友里面,有个人,他的外貌、气质、才华等等,可能不见得是最出众的,但一切都很吸引妳,妳在情感上很自然的就为他着迷了,甚至会出现一种声音:“天啊!我觉得我爱上他”,如果当下妳身边已经有了另一半,妳可能就会陷入道德伦理与自我内心的拉锯战,这个拉锯,会决定妳最后跟新朋友是继续当朋友,还是跟原来的另一半分开。

(Getty Images)

 

#3929-000026 / gettyimages.com

没人喜欢背上劈腿的罪名,但如果劈腿这件事,从亚当偷尝禁果那一刻开始,就是人类的一种原罪,那到底是该等待救赎,还是该视之等闲?或者就如基督教教义所说,愿我们以贞洁克迷色呢?其实在感情中,没人能告诉你,对不对、是不是、好不好、该不该。(延伸阅读:无意闯入的第三者

妳说介入别人感情的人都该去死;她说他会选择我,因为我们才是真爱;他说对不起,请妳原谅。两个陌生人,可以经由某一方的主动积极认识成为朋友,进而有发展交往的后续,在一起后,必须要靠两个人一起努力经营,但是,两个人会在什么时候分开,全凭缘份,缘份是两个人不知道修了几辈子带来的,努力经营只会让彼此的关系更有更远,对缘份起不了任何作用。

横刀夺爱是爱吗?见仁见智的一个问题,在我看来,横刀夺爱就像是在塞纳河畔买把锁,然后把锁丢进塞纳河里,就相信两人从此不会分开一样,只是一种浪漫。但浪漫是一种强烈的情感表现,手执浪漫的人,应该把浪漫视为春的细雨、夏的微风、秋的初霜、冬的暖阳,无论四季如何更迭,总想着滋润、灌溉心田那“唯一一朵”爱情的蓓蕾,只有细心照顾,小心呵护,才能使之芬芳、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