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对“第一夫人”的想像是什么呢?温柔体贴、气质出众、擅于交际、不能掩盖丈夫风采?女人迷在带大家看过了欧美女性政治现况韩国首位女总统之后,我们想介绍一位很不一样的第一夫人给你!这位第一夫人也从事政治工作,担任了国会的议员,而且问政风格辛辣,要求媒体称自己为“第一公民”而不是“第一夫人”,而且她极度热爱打扮!即使政治工作再怎么辛苦,也对外表绝不妥协,最后她甚至接替了丈夫,自己担任了总统,她是阿根廷第一位民选女总统---克里斯蒂娜,跟女人迷一起来看看她的故事!(同场加映:柯梦波丹主编:女生可以谈论睫毛膏,当然也可以谈论中东情势

这是一位注定沐浴在镁光灯下的女性:她的装扮,耀眼如同好莱坞明星,几乎不穿灰黑白套装,爱穿设计师品牌服饰,偏爱色彩鲜艳的短裙和高跟鞋,再搭配上奢华的首饰与闪亮的棕色长发,还坚持天天更换鞋款、不同场合要化不同的妆,她的年纪已经超过六十岁,岁月的痕迹却没有抹去她喜爱打扮的心。但在政治上,她却与外表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印象,政治手段以强硬闻名,即使面对全国反对声浪不断,也依旧坚持大刀阔斧实行改革,称“妥协”字眼不存在于她的执政方针中。

《富比士》杂志“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的女性”排名中,她位居第十三、英国《卫报》将她列入全球“最具时尚感”领导人前十、美国《时代》周刊称她是“二十一世纪的贝隆夫人”。

她就是克里斯蒂娜·费南德兹·德基什内尔,阿根廷第一位民选女性总统。

企鹅夫妇一起创造阿根廷经济奇迹


(图片来源:来源

 2007年阿根廷总统大选,代表执政党联盟参选的现任总统基什内尔夫人克里斯蒂娜以44%的得票率在首轮投票中轻松胜出,成为阿根廷历史上首位民选女总统,接替丈夫基什内尔成为阿根廷新一任总统。而她的丈夫,则在任期结束之后由总统变成克里斯蒂娜的“第一先生”。 

克里斯蒂娜的政治生涯与丈夫基什内尔紧紧绑在一起,两人互相扶持,走过风风雨雨,因而被称为“企鹅夫妇”。克里斯蒂娜于1953年出生在阿根廷的一个普通平民家庭,受父母热衷政治的影响,她从小就对政治感兴趣。她与基什内尔相识于拉普拉塔大学,两人同样主修法律,因为当年克里斯蒂娜喜欢与男同学辩论政治问题,引来基什内尔的倾慕,两人相识六个月后便结婚。婚后克里斯蒂娜与丈夫一同从事法律工作 ,但对国家仍难忘抱负的两人仍在三十岁时先后走入政治生涯,而克里斯蒂娜四十二岁时以60%得票率,高票当选联邦议会参议员,迈向全国政坛,比丈夫还早一步介入全国性政治事务,在丈夫登上总统宝座前,她早就是叱吒政坛的风云人物。(你也会喜欢:他们二十几岁在做什么?偷看世界九大领导人的年轻岁月

2003年随着基什内尔在阿根廷经济危机的紧要关头就任总统,克里斯蒂娜成为第一夫人。但她并不愿意仅以第一夫人的形象支持基什内尔,而选择以原先国会参议员的身份成为丈夫最忠实的拥护者,每当有人对基什内尔政府横加指责时,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被她称为“我这一生最重要伴侣”的丈夫。

她打击反对势力时总是条理清晰、气势惊人,犀利的言词总使诸多男议员甘拜下风,外界很快就意识到,她已经成为玫瑰宫里重要的幕后力量,克里斯蒂娜不必靠枕边的温言软语来影响总统,而是直接坐在总统的会议室里,出席最高层的决策讨论。

基什内尔执政期间,阿根廷经济逐渐走出自2001年爆发经济危机以来的低谷,经济增长率连续4年超过8%,成为西半球经济成长最快速的国家。很多人将经济复苏归功于基什内尔的“首席顾问”克里斯蒂娜,因此在基什内尔宣布不准备连任,改由克里斯蒂娜参选总统后,这位与丈夫共同创造了阿根廷“中国般发展速度”的第一夫人获得了广大的支持,尤其是各省贫困阶层和工人阶级的选民,更是对克里斯蒂娜抱持着强烈的好感,期待新总统能持续稳定地使失业率下降、控制通货膨胀,让人民的幸福感更为提升。

不甘只做第一夫人,坚持做自己的主角

当代着名女权主义者杰曼·格雷尔曾写过:“第一夫人,就是站在西装革履的领导人身边,穿着裙装,足蹬高跟鞋,唇上抹着口红的那类人。”

但在基什内尔成功赢得总统大选,克里斯蒂娜成为阿根廷“第一夫人”后,她显然并不甘于局限在第一夫人的框架里,成为站在丈夫身旁漂亮的小女人,在丈夫当选后的第一次采访时,她就告诉所有阿根廷人:“不要叫我第一夫人,叫我第一公民!”明确定位了自己仍然坚持着政治家的道路,不想抛弃长久以来的政治理想,而去扮演“总统妻子”的附属角色,接下来发生的事,也超出了许多阿根廷人的预期。

人们费尽唇舌才说服克里斯蒂娜搬进总统官邸,扮演基什内尔第一夫人的贤内助角色,然而在总统就职典礼上,她却没有站到丈夫身边,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出席典礼,而是以参议员的身份,坐在听众席第一排的正中间直视着丈夫。

而克里斯蒂娜推离第一夫人身份,自总统上任以来,她创造了“CFK 风潮”,CFK 为克里斯蒂娜姓名的缩写,也成为阿根廷女性时尚的代名词。克里斯蒂娜高超的时尚品味受到诸多女性仰慕者推崇,但也因此饱受反对派人士抨击。注重外表的特质使得赞扬与批判同时出现在克里斯蒂娜身上:阿根廷时尚媒体骄傲地说,阿根廷拥有全美洲、甚至全世界最具魅力的女性领导人,而批评者则指责她奢华的表象极具讽刺性的落差,违背了她“维护中下阶级利益、反对贫困和不平等”的誓言。

在一次接受黑珍珠名模娜欧蜜·坎贝儿的采访时,克里斯蒂娜反击,注重外表和女人味与当总统可并行不悖。

不论是在公共还是私下场合,出现在媒体视线里的克里斯蒂娜永远亮丽动人:柔亮的棕色长卷发与健康的小麦肤色相互辉映,她也从不吝展示傲人的身材曲线,合身的短裙是她最喜欢的服饰,再搭配上强调眼神的妆容,就是克里斯蒂娜最有自信的装扮对于外表的赞扬,她欣然接受,而对于她过于喜爱打扮的批评,她以“压制女性发展”、“大男人主义”等评论予以回击,坚持自己的穿着从不会是执政的阻碍。(推荐阅读:爱上镜子里的自己,谁说打扮就等于肤浅!

“为什么就没有人问那些男性领导人有多少件西装、多少条领带呢?与其关心外表,不如关心我的政绩!”在被问及“究竟有多少双鞋子”时,克里斯蒂娜对媒体反唇相讥道,并坚持表现出比号称“铁腕”的丈夫更加强悍的执政风格。克里斯蒂娜主张国家在经济发展中应发挥主导的作用,才能降低经济自由主义的风险。从上任开始,克里斯蒂娜政府就提高了农产品出口关税,在阿根廷全国引发长达数月的大规模抗议示威,甚至连副总统和议会都反对她的作法,但即使面临重重压力,克里斯蒂娜也依然坚持“对国家有利”的政策,而不向反对势力妥协。

除了经济议题之外,克里斯蒂娜对于性别平权的维护也不遗余力,阿根廷为天主教国家,有91%的人民为天主教徒,但克里斯蒂娜仍不畏与教宗方济意见相左,多次为堕胎与同性婚姻议题发声。阿根廷的合法堕胎改革极为困难,在克里斯蒂娜任内,通过法律准许强奸受害人或孕妇生命受威胁时可以堕胎,被许多反对者高呼这是杀人犯的行为,但克里斯蒂娜坚持在合理范围内,要把身体的主权还给女人

除此之外,克里斯蒂娜也让阿根廷成为南美洲第一个同志婚姻合法的国家。在阿根廷2010年通过同性婚姻法时,天主教和克里斯蒂娜之间爆发了长久以来的最大争执,她被怒斥为“存心破坏上帝的计画”以及遭受同性配偶领养儿童是“向上帝宣战”的指责。但克里斯蒂娜强硬回应:“如果他们否认少数人的权利,这将是民主一个可怕的失真。”对克里斯蒂娜而言,因为法律是反映人民渴望的产物,她不愿政治进程跟不上社会改革的进程,在克里斯蒂娜的坚持下,阿根廷现在已是南美洲性别平等指数最高的国家

立志带领阿根廷实现大国梦

除了内政之外,克里斯蒂娜在外交上也着重于重建阿根廷人民的自信心。

虽然阿根廷摆脱了西班牙的殖民统治而成为独立的民族国家,但阿根廷从过去殖民时代继承下来的依赖性,却使它始终难以进入富裕国家之林,在这样的殖民情节中,人民向来自嘲地阿根廷人是“一群义大利人和西班牙人的后裔,打扮却效仿法国人,希望别人误以为自己是英国人。”除此之外,因为阿根廷在南美洲的影响力,一向为屈居于巴西之下的“第二名”,也令阿根廷渴望崛起的大国情结日渐强烈,阿根廷人从内心深处希望提升在国际间的影响力和发言权,也希望本国的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能够为阿根廷赢得更多掌声。

深谙阿根廷人民心理的克里斯蒂娜在这一点上没有令国民失望,她不光靠入时的打扮吸引外国媒体注意,更积极参与国际政治事务,处处表现出阿根廷放眼全球的大国姿态。在2009年的第五届美洲高峰会上,克里斯蒂娜作为阿根廷国家元首,在高峰会时开幕致词中,呼吁美洲团结一心,改变以往冲突分歧不断的旧局面,创造携手共赢的新发展,并为此表达了阿根廷加强地区合作的决心,令首度同拉美元首面对面的美国总统欧巴马也极力赞同她的意见。

这位被内阁首长艾柏托笑称:“非常时髦,喜欢浓妆。等她准备好出门吃饭,要等一小时。”的女元首已经透过坚定的意志,让全世界人清楚知道,无论外界对她的美丽外表和执政能力之间有再多的质疑,她都会贯彻自己的初衷,毫不犹豫地勇往直前。

从阿根廷女总统故事中看台湾的“第一夫人”情结

学者萝拉.吉普妮斯在《反对爱情》提到一个新的政治风格:配偶政治(spousal),在崇尚婚姻价值的社会里,政治人物拥不拥有一个好配偶,变成了选举中至关重要的问题。台湾每到选举,节目便开始争相邀请命理师来分析各候选人的妻子有没有“帮夫运”,通常被认为具有帮夫运的配偶有温柔体贴、气质出众、不要太精明,而且事业不可掩盖丈夫风采的特质,在这样以男性认同为主的政治场域中,女性的价值被窄化,我们仍然要的是一个温柔贤淑、不要太能干的女性配偶出现在政治人物的身边,这样我们才安心──无论妳是菁英或权威,最后都要成为丈夫仕途中的“夫人牌”,像是个美丽的人形宣传。

在这样以男性候选人为选举主角的传统上,女性配偶成为配角,必须恰如其分的扮演好主角的分身与延伸,但是当女性成为候选人主角时,其男配角往往会缺席,就像没有人会去问要选嘉义市长的陈以真夫婿杨伟中有没有“帮妻运”,在台湾的社会价值中,女性配偶去成就帮衬男性候选人理所当然,只有当候选人的性别是男性时,配偶才有值得赞美和加分的效果

克里斯蒂娜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见巨大的反差,作为第一夫人,她不只是丈夫的配角,她跟丈夫并肩实现政治理想。而面对外界对她过于精明的强势印象和奢华的外表有所抨击时,她更是毫不畏惧地为自己辩护,不会试图去改变自己来迎合批评。台湾的配偶政治把女性刻板价值高举,不仅掩盖了候选人应该要被检视的政见与愿景,巩固了性别分工与刻板印象,更进一步把女性排除于政治场域之外,巩固父权的既定印象。

克里斯蒂娜也让我们看见一个在政坛上能力并不输给任何人的女元首,实现了女性在政治圈的可能性,女人迷政治强调,女人并不一定要成为优秀的政治家,但我们都该开始关心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人事物,让政治,不只有男人发声,也藉由女人的发声,让改变发生。

女人迷邀请所有女人,让我们一起发声,让改变发生!(一起来!【问卷调查】女人,迷政治!让我们用选票改变台湾


【女人,迷政治】万人问卷活动

文字:Hype Lab / Fant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