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当生活渐渐变成日复一日地重复循环,当快乐变成一件越来越遥远的事,当“这是我想要的吗?”成为每天都会闪过心头的问句,你会怎么做?女人迷11月,邀请正在欧洲旅居的新锐作家叶扬来和我们聊聊生活与冒险。叶扬暂别工作岗位,离开人人称羡的生活,决定面对自己心头的疑问。一周两篇的欧洲生活纪事,跟我们一起找回面对生活的能力!(推荐阅读:纽约100天短居:生活在他方,幸福在自己身上

我其实不是一个天生爱旅行的人。

工作常常要出差,坐过很多次飞机,我在饭店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叫 room service 的餐点,窝在被子里只伸出手跟嘴巴吃饭,露出眼睛看电视,等着明天到来。当年文学奖“阿妈的事”的小说,就是我在出差的时候,坐在浴缸里面拿着笔记本写的,证明了旅行的我很寂寞,一个人的时候容易沮丧跟感伤。(同场加映:一个人的旅行,并不总是一个人

算算工作至今已经七年了。除了去年十二天的蜜月旅行,我不太停下来为自己作出什么破坏性的决定。这是我的第二份工作,第一份工作与第二份工作之间我只度过了两天的周末。我到现在都记得,新工作第一天上任时,我上午进公司领了门禁卡跟电脑,下午就坐飞机到雪梨出差去了,我还保留着那时候的照片,年轻,勇敢,一个人走在桥上背着背包傻笑,我甚至去了雪梨的动物园。

那次的动物园之旅,现在想起来很好笑,我一个人买了票,坐了船,接着坐缆车,一路上遇到的都是家庭成员聚会,我只能一个人用中文对着自己说,啊,袋鼠,啊,无尾熊,然后不停地自拍。我在斑马那一区停了很久,斑马一直是我很着迷的动物,我去每个动物园,不看到斑马是不会离开的。说起来我那时可能把斑马当成我的外国朋友。

去澳洲也是四年多前的事情了。

四年多以后的我,进社会时间超过大学跟研究所的时间,也就是现在的我,出现了一些扰人的症状。

首先,我不快乐,不是谁的问题,我就是变得不容易高兴,每件事情都可以用很恶毒的方式看待,天真不再是我的基本配备,有点像五星级饭店的自助早餐,要加钱才可以买。(同场加映:改变,让快乐重现

然后痛苦是时不时的。在工作上,没有人长时间给我过多的压力,除了我自己。我尽量善待自己,累了就上床睡觉,可是这不过就是换一个方法工作,在梦里我还是可以写 email,打电话,处理客户的问题,我不知道我有什么毛病,我擅常拿工作的术语开玩笑,同事也很乐,可是其他的关于生活类的笑话我一个都想不出来,当别人说起别的什么的,我不是很熟的东西的时候,我只能用工作相关的逻辑去思考,因为这样我才能理解过来。

我变成一个有点专业但有点无趣的人。

这谁都不能怪。事实是我越来越难以取悦了。

这一段日子,我总是自问:“这是我想要的吗?” “这是我的理想生活吗?” “我要这样过一生吗?”

答案可以是肯定的,也可以是否定的,不过我实在无法决定,我想不出答案的主因是,我一直只走在一条路上,旁边有很多人跟我走着一样的方向,就像高速公路上的六线道有很多车子咻咻咻地加速一样。

“我,我想了很久,决定要休假一个月。”一天下午我约了老板,支支吾吾地说了这个。我没有说的部分是,“我必须休假一个月,想一下自己在干嘛。”说出这个实在有点丢脸,我都三十都多岁了,还说这样搞不清楚的笨话。关于假期,其实我没有把握老板会同意,没想到他同意之后,我更没有把握自己要做什么才叫有意义。(推荐阅读:离开台湾一百天,为了遇见“进阶版”的自己

我申请了一些采访的机会,特意选了一些跟工作丝毫没有相关的人事物,主题是医院跟安宁疗护。这大约会占去两周的时间。

多出来的时间,我该做什么?跑来跑去还是定居在一处?写文章还是出门去?花很多钱还是很少钱?对自己的人生要求,上楼梯还是下楼梯?

我强迫自己不要变成旅行社,非要把所有事情都规画好才能安心,我强迫自己见机行事,为所欲为,所有我这七年工作学到的经验与按部就班,我要抛弃一个月。(推荐阅读:选择与承担:你的人生想爬楼梯还是爬树

我决定去欧洲。就这样,此时此刻,没有更多。

我订了机票跟头三天的旅馆(剩下的二十七天我会在哪里做什么事目前一点头绪都没有),我挺起胸膛,把自己跟职场隔离开来,决定去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