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女人迷驻外记者的新加坡观察:在新加坡,想想台湾。不晓得你有没有这种经验,长大出国后和外国人聊起台湾英文教育,他们很惊讶我们大多数人从幼稚园就开始学习英文,甚至取了个英文名字。学英文没有不好,但是近年来,很多人开始讨论孩子太早学英文对于母语的影响,这个问题,并没有答案。我们只能继续讨论,然后从新加坡的例子看一看,想一想台湾。(推荐阅读:在新加坡,羡慕别人不如增强自己

飘洋过海到新加坡打拼的华人,他们的后代很多已经遗忘自己的语言了。

来到新加坡之后去听了一场演讲,谈的是有关华文教育,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国语,当台湾的教育现场正在进行一片英文教育应该要怎样生活化的声浪中,新加坡正在做一个华语的复兴革命,身为一个从华语是主导的台湾过来的华文老师,正在受着两个国家,对于第二语言的教学的冲击。

更冲击的是,这一名在新加坡关心着华文教育的,是一位来自台湾的原住民,他的演讲中给大家看的是齐柏林的《看见台湾》,他读的是蒋勋的诗,他的赞助商是台湾的厂商,我看见了,一个从台湾来的新加坡人,让大家看见她是多么热爱华文这件事情,在他穿起原住民服装,唱起古谣的时候,我偷偷地流了眼泪。(推荐阅读:《看见台湾》不是鬼岛而是值得守护的宝岛

新加坡是一个多数华人组成的社会,但是有许多的华人却是用尽方法让自己的孩子可以逃避华语。

新加坡政府的作法是,只要你是新加坡公民,父母其中一方是华人就必须要学华语,但是还是可以透过申请逃避读华语的,所以我们可以在新加坡的地铁上面听见华语混杂着英文的对话,或者是明明两个华人在说话,却有一方是说华语一方是说英文的方式在沟通,当我们在看新加坡电影时觉得他们的发音很有趣,或者是把他们的新加坡式英文当作一个玩笑的方式在看待时,其实他们也正在为这样的现况苦恼着。(延伸阅读:失灵的公权力,让台湾输惨新加坡

小印度街头的景色,会让人忘记置身在新加坡,彷佛已经身在印度街头。


走在牛车水的路上,眼见的食物和所贩卖的商品真的都很中国,非常多的欧美观光客。

新加坡的文化是非常多元并蓄的,你可以到小印度去看到印度风情,你可以到 china town 看看华人来新加坡的历史,但是你很难看见,属于新加坡的文化,这里的孩子们学习华文,如果是给中国老师教,唱的是中国的儿歌;如果是给台湾老师教,我们就唱台湾的儿歌,一不小心,“马铃薯”中国老师会告诉你是土豆,一不小心台湾老师会说:“把ㄌㄜˋ ㄙㄜˋ丢进垃圾桶。”小孩睁着眼睛问你那是什么,以前看一堆观光客爱来台湾,我总不懂为什么,现在我开始有一点懂了,我们有台南,我们有台北的华山,我们有诚品书店,我们有许多的观光工厂,或许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炫耀的,但只有台湾有。或许我们的 101 旁边还是会有些不够高楼大厦的小角落,像四四南村那样,或许我们每个地铁出来都有很大的 MALL ,或许我们没有逛不完的 FOREVER21 或者是 GAP,H&M,但是我们在东区或是师大夜市的角落可以找到许多特色的小店面。

在新加坡想要找一间书店是非常困难的,可能有文具店,但是要找一间像诚品那样有氛围有空间,也有那么多书的书店,还真的是没有,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大家说的书店,在一个以华人为大多数的国家,我却很难找到一本华文书籍,真的非常的可惜。这时候又会想要感谢起台湾有诚品,让我们有这样的陶冶性情的地方,莫怪乎外国观光客到了台湾都要到诚品去朝圣一下,和从台湾来的老师们聚在一起,我们最想念的也是诚品,当人家问起我们为什么,我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因为那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文化啊,说完,我们相视而笑了。(延伸阅读:比台湾 7-11 密度更高的书虫圣地 英国海伊村

那天保育时间,班上一个孩子走过来说:“爷老师,某某某他没干….”看他义愤填膺的样子,势必是对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告状了,所以我又问他说:“你说某某某怎么了啊?”他皱了皱眉又说:“某某某他做干。”又是没干又是做干的,我忍不住说:“到底什么干啊?”旁边的资深老师问:“你再说一次吧!”那孩子又把刚刚说的话重复了一次,结果资深老师忍不住大笑的说:“叶老师,他是说某某某 made gun ,做 gun”一瞬间所有的老师笑成一团了,我忍不住抱怨:“又是华文又是英文的,谁听得懂。”旁边的老师们笑着说:“新加坡人都听得懂是你听不懂。”

好吧!我得承认这里的孩子真的是挺辛苦的,要说出一段话,一个字句,到底是要用华文还是英文呢?在小脑袋瓜子里百转千回之后,都不知道要花上多少时间才可以把一个字句说全了。

(Getty Images)

 

#184118904 / gettyimages.com

在台湾教学时,台湾的学校总是要老师们精进自己的英文,因为不可以在英文课说国语,在新加坡,华文老师要尽量用华文来做教学不要用英文,每当我听见新加坡孩子们想要表达一件事情但是用华语怎么都说不全的时候,我就会想,当初那些在台湾教英文的老师们是不是也和我同样的心情呢?

觉得孩子们是如此努力的学习着一个不是自己优势的语言,但是想必不会是我这么复杂的心情,看着一个一个华人的孩子,英文说的流畅却无法把自己的想法完整的表达出来,新加坡的孩子在语言的发展上比台湾的孩子较慢,因为他们是贯彻的双语教学,同样的课程主题会由英文老师和华文老师进行不同语言的课程教学,所以孩子们常常要在脑袋中先思考好自己要表达的字句还有语言才能够说出口,比起相对还是国语为最强势的台湾孩子,在语言发展上来说,有点蜡烛两头烧的感觉。

台湾的幼儿园基本上是不能教双语的,担心的正是这样的状况,孩子年纪小是学习语言最快的时候,但是第二种语言不能过于强势于主要语言,新加坡是台湾足以当借镜的例子,不过当新加坡的官方语言其实是以英文为主的时候,到底对这些孩子而言,哪一个才是第一语言呢?

华语之美,希望不论哪个地方的孩子们都可以有能力去欣赏与了解自己的文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