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香港雨伞革命持续温柔坚持中,不只学生、男女老少、大大小小也都走上街头。这样的街头运动中,不分族群踊跃发声,但日前在纷乱中女性遭袭胸的新闻也闹得沸沸扬扬。来听驻站作家 苏菲女巫 与我们聊聊女人在这样的社会运动中为什么容易被角色扭曲?面对“性暴力”的常态,我们又该如何起身抵抗?(推荐阅读  捍卫所爱:从香港游行看我们所生存的世界

最近香港的雨伞运动适逢满月,在风风火火的一个月中,参与这场运动的香港市民都经历着如坐过山车的跌宕起伏,最后选择继续保持着温柔与愤怒,持续在街头抗命中。然而在这场雨伞运动中,不同阵营之间对女性运动参与者的性暴力威吓却烧得灼热。在过程中,无论是被非礼的女学生,还是被人用言语揶谕穿着背心短裤的女示威者,主流中依然是存在着“你一个女生出来集会,就应该有被人胸袭的准备”、“你穿校服出来这么乱的地方,简直就是引人犯罪吧?”和“不是不让你参加抗争,但如果你被人家占便宜了,那我做男朋友的怎么办?”貎似“合理正当”言论。(延伸阅读:

和台湾的太阳花学运的学运女王与黑纱女一样,当女性走出来参与公领域的范围的政治运动,总是会让社会议论纷纷。在传统的男女性别角度的定型中,例如女性都是情绪化、神经质、多愁善感 v.s. 公民领域是需要理性、思辨力和逻辑性, 这种直线的思考使大众,甚至是女性自己也深信女人是不适合参与政治、作社会运动领袖或在公众场合表达政见。(同场加映:

当女人在体制上处于“沉默”和“被动”反而成为一种主流所鼓励的“女性化美德”,这就不难想像在发生性暴力事件时,受害人为什么经常会出现呆滞或断片状态,而不懂立即全力反抗,拼死一博。因为由小到大,社会对女孩的教育就是“顺从的好女生教育”,而这种教育更会扣连到婚姻及家庭制度,由“好女孩”到“好太太”,由“好太太”到“好妈妈”而不断延伸和加固。

人家说“占便宜、占便宜”总是向着女生出发,因为父权社会的结构与文化气侯总是让别人认为人人都很容易可以在女性的身体自主或言谈外貌的奚落揶揄中获得好处。我相信香港作为一个已发展的文明城市,大部份人都会否定甚至对抗“非礼”或是“性暴力”的物理行为,然而在缺乏性别角度的生活反思下,有时大家可能也是“性暴力”的沉默大推手。

对此,作为一个这场运动的年轻女性参与者,我和身边的同伴所作出的回应就是—以“爆蛋穿袋”的方法作为自辩和主动的回应。我们决定在不同占领区发起一个“我身体我自主”的工作坊,以“宅女要上街”与“防狼术ABC” 作为号召,从年轻女性抗争者的角度,向公众发声,并分享面对色狼时,能保护自己的基础防卫术。(同场加映  

若你不立即停止对我们的性暴力威吓,我们将打爆你春袋作自卫方法”,当我在旺角占领区的活动中分享说出这句口号,身边有的是少女和情侣之间的掩嘴尴尬而笑,更有叔辈级听众不禁㤞异地说:“哗!爆春袋?!”,亦有朋友和我说过:“打爆色狼的春袋”这种宣传口号和行为是不是太暴力,或是被人误会我是想提倡“易暴易暴”对抗性暴力。

对此我在分享时只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有人在你面前把裤子脱下,准备要强暴你,你还会选择用爱与和平去道德感召他停止他的行为吗?”没有人希望在抗争中会有任何流血冲突,我和身边的同伴也不相信暴力能换取和平,但是在面对最直接,最前线的性暴力侵害时,采取“爆春袋”式的反抗去保护自己及身边人的方法,让凶徒知道他将需要为他所作的行为作出沉重的代价,难道这也是错的吗?(推荐阅读  

无论是女生男生同志跨性别人士各种不同族群肤色的人类而至其他物种,大家的生命从来都是不便宜。

每种生物都有一种无可取代的价值,当每个人都明白如果为着各种的原因私欲去企图剥夺别人或其他物种这种独立价值,他们都是有需要付上“不便宜”的代价时,我相信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香港的雨伞运动还在现在进行式中,在走过这段街头的日子,我更深深感受到民主自由从来不应只是在投票范畴中单一地彰显,在过程中产生价值,让我们这把雨伞能撑起更多属于女性们的“爱与和平”。(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