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听江蕙唱:“你若欲友孝世大呒免等好额⋯⋯”我们心里都有点酸酸的。久久回去一次,爸妈的头发更白、步伐又更缓慢了一些。珍惜这些在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宝藏,是在他们记忆力衰退后、有我们惦记他们人生的重量,是在他们不良于行时、仍带他们去看广袤世界。(推荐阅读:别忘了,全家人一起吃饭的重要性

“压迫到视神经的肿瘤已经成功移除,但是上面有一层膜没有掉下来,它有可能萎缩,然后代谢掉,但也有可能再长,如果要完全根除,就要动手术,而这次,不能直接从鼻腔割除肿瘤,必需开脑。”

爸爸先愣了一会儿,然后再转头看了看我,却没多说什么,甚至,在我当时的记忆里,我根本感觉不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或者是我体会不出那层复杂的含义。只记得大阿姨牵着我先走出诊疗室,当晚,爸爸就办了住院手续。(同场加映:

爸爸现在都说:“他很幸运,老天爷给了他一场病,却还了他一个完整的家庭”,我想说,其实最幸运的,是我。

我爸是眷村第二代,爷爷是上尉副营长退伍,我从小就在眷村长大,说真的,除了左邻右舍的乡音以及逢年过节的英雄事迹外,爸爸在管教上面,完全没有承袭枪杆子出政权的风气,基本上应该说,他不像是个典型的父亲。(推荐阅读  

 

我爸其实跟朱自清的爸爸有个共通点,节录一段朱自清在背影里描述他父亲的文字:“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

 

每次看到这段文字,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我爸,因为他也曾经穿过铁道帮我买橘子…好吧,我承认,他没有穿越铁道帮我买过橘子,他们两位的共通点,其实是第一句话:“我父亲是一个胖子。”不过,凭良心讲,除了洪金宝,他大概是我见过最灵活的胖子!慢着,为何我一直称父亲是胖子?诚如我刚刚所说,他不是个典型的父亲,又或者是我真的很幸运,大概从国中开始,我就能直接叫他名字,后来长大了,懂事了,开始更变本加厉,唉、喂、胖子等代名词不迳而走,感觉他总是听的甘之如饴,现在才知道,那是多少的爱,才能成就的包容。(你会喜欢  

爸爸一直是我的良师、我的益友,我的慈父、我的玩伴。曾经带我半夜到果园偷摘别人苹果,然后隔天在我靠这个有贼腥味的苹果充饥之时,告诉我做事不要墨守陈规;他说他大学联考数学只考26分,但还是愿意翻开数学课本跟我一起研究,虽然我现在只记得他把我 1/2+1/2 回答成 1/4 的这件事情,当做茶余饭后的话题…

也像《论语-季氏篇》中提及,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那般,总在我人生道路上,给我很多建议,其中不乏好些的当头棒喝;因为家里从事餐饮业的关系,也常借公事来告诫我富贵有命,做人一定要诚信,做事绝对要对的起良心,正因为如此,他一直很坚持店里用到的每一颗蒜粒,都要用手剥皮而不是用机器去洗,也更因为这样的坚持,从开店至今,一个礼拜总要有三天,一大早去市场买猪油、红葱头回来,切好,洗净后,自己炸香葱。

他常常说:“卖给客人吃的东西,一定要自己爱吃,而且能够天天吃,这样,才有资格希望客人常来吃”;总把“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挂嘴边,期许我能做到,虽然每一次,我总说他迂腐,称其八股,但其实,我都谨记在心。(推荐阅读:

周杰伦唱过“我们在长大,守着家,守着那温馨的烛光下,沉默安静的对话,越头看,阿爸是山”对我来说,其实每个人的阿爸,都是一位伟大的国王,沉稳、内敛,因此可能不善表达他的爱,于是他用行动,将父爱建造成固若金汤的城堡,在里面把他最疼爱的王子及公主拉拔长大。有人说,养儿方知父母恩,或许等我生儿育女的那天,才会更深刻体会这样的恩情,但更有可能到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份所当为,不足道矣。但现在,我真的想说,谢谢你爸爸,这辈子能当您儿子,真的是我最幸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