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 Mike!说说看男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问候多年前的女友啊?!”我在半夜的酒吧问出这句话。

“怎样啦?又是哪个男人?说!”Mike对我的情史了解不少,但这段我是第一次跟他提到。

“就小俄啊!我在英国认识的俄国小男生,整整小我快要一轮勒!”我说。

“哇!嫩草吃到俄罗斯去,啥时要八国联军一下?”Mike又开始乱开玩笑。

“吼~我们当时是有很认真的在 谈恋爱的好吗?!”我说真的。


 

最近,他又跟我联络了。

距离上次我们分手后的最后一通讯息,到今天他跟我再度联络上已经是2年多的事了吧!问他怎么会突然想起我也不说,小俄就只说:“没有啊,我只是好奇你现在过的怎么样?如果你不想回答也 OK。”

“这到底算什么啊?! Mike你说说看,以你多年的情场老手经验告诉我,你们这些男人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啦?我实在是摸不透勒!”遇到这种时候我只能向Mike求救了!

“想必小女子妳一定有什么绝技能让他对妳念念不忘搂!”Mike总是这么不正经的回应,这就是他的风格。

“绝技是有啦(羞)…唉呦~别转移话题,快告诉我男人都在想什么啦!”我现在想先得到答案。

“很简单啊,‘养鱼理论’听过吗?他只是想知道妳还是不是他鱼缸里的其中一条鱼搂。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鱼缸,大小就全凭个人本事搂,女人们就像那一只一只可爱的小鱼,有喜欢的,可爱的,不错的,通通放在鱼缸里养,三不五时连络一下,偶尔搞搞暧昧,甜言蜜语,送送小礼。当然,有时候也难免会被别人捞走,从别人的缸里自己跳进来的也有,没事就养着,偶尔还可以欣赏一下,不用急着承诺,也不会有任何负担,反正慢慢观察搂。等到有一天闲来无事想钓钓鱼就把饵放下 去。”Mike认真的解释起来。

“当然,所谓的饵就是‘我想要认真交往!’然后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这般处之泰然的态度来静观其变啊!不过,即便是钓上了,那缸鱼还是会继续养着,因为,天晓得有没有钓错?就算对了,会不会天长地久也没人知!不然妳以为红粉知己、干妹妹、干姊姊哪里来的?!”Mike讲得理所当然。

“所以…他现在联络我到底是…”我仍是不太想要相信我只是一缸鱼中的一只,难道我一点特别之处都没有?

“我说啊…妳的小俄可能未来有一天会来亚洲发展,现在只是在筹备他的“驻台办事处”,你别自己多情想太多!现在老外往亚洲跑才是王道勒。别自我感觉太良好,以 为一通旧情人的电话代表什么特殊意义!想太多!”Mike斩钉截铁的说完,我听了都冷掉了,去他的‘养鱼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