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上次《【替代役男的监禁日记】你只是缺乏期待自己的勇气》之后,作家茄子皮再次和我们分享服役期间的所见所闻和领悟,这次思考的是“需要”和“想要”,我们总是要的很多、欲望无穷,却很少想想什么才是真正需要的,其实我们不需要一味地填补欲望的空虚,让自己成为需要,生活就会变得满足!(推荐阅读:阴性空间的情欲流动与主妇叛逆

我在监狱服替代役,前几天有一群好友来拜访我,我们一起去吃了一间法式餐馆,但是做为一位“全素食者”的我没有太多的选择,就请店家勉为其难地帮我弄了一盘奶油蔬菜

义大利面,尽管如此我仍然享受,认为能和好朋友一起在如此有情调的餐馆用餐,至少还能有所选择,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再说我也喜欢那面简单却深藏的层次感,是很不错的口味。

于是离开店之前,我诚心地和老板说了一声:“谢谢你,这个面好好吃!我很喜欢!”走出店门后,我的一位朋友频频摇头,并问我:“你认真的觉得这里的义大利面很好吃?”刚听到这句话时,我其实有一点点小受伤,觉得自己的欣赏被泼了冷水,但每一个人本来就有不一样的口味,所以后来我试着换了一个角度去思考。(推荐阅读:换个角度看世界比你想得近

(Getty Images)

 

#148360739 / gettyimages.com

对,我是认真觉得很好吃的,或许我比较不挑嘴,但是他有趣的问题引发了我一个很有趣的思考:“在生活中的我们,是不是总是想要的太多了?忘了思考我们的‘想要’与‘需要’的差别,或是忘了珍惜的我们所拥有的,不断想要拥有更多?”,这或许就是所谓幸福的文明病,让我联想到了在监狱里的一个工作,在监狱里面,作为一个负责内勤的替代役男,我的其中一样重要工作,就是发放和更换囚服。(推荐阅读:【替代役男监禁日记】你只是缺乏期待自己的勇气

最近天气渐渐冷了,接到很多更换衣服的请求,也有一些同学(监狱里对受刑人的称呼)因为工作所以衣服破了、脏了、损坏了,没有办法舒适地工作.我总是替他们感到紧张,因为他们每个人就是裤子和衣服各两件、外套一件,然后冬天一套、夏天一套,都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了,还连一件满足基本需求的衣服都没有,感觉一定很糟,所以每每遇到换衣服的报告单,我都尽我所能,能在当天就马上处理好的,绝不拖延!

有学长问我:“他们都是一些大坏蛋,干嘛对他们这么好?”我思考后,认为他们因为什么原因进来,和在里面有没有一两件具备“基本功能”的衣服可以穿,这两者之间其实并不存在着太大的关连性,所以我选择相信自己,尽力为他们创造价值.至于所谓的基本功能,在现代社会的意思是只求衣服最基本的“保暖”,或是衣服在“文明”的社会生活里为了表示对其他人的尊重,所具备的“遮蔽”意义,我感谢,因为这一份特别的工作,我也重新思考了“衣服”对人类的本质与意义。(延伸阅读:一件衣服,绽放女孩的多样面貌

在社会里,许多功名利禄就彷佛一件件漂亮的衣服,显现出不同的身分地位,我们透过许多别人所定义的“衣服”决定自己是谁,于是我们开始为了在衣柜里放入更多不同的衣服,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展开了搜集衣服的血拚之旅,在旅程中可能忘记了衣服的“基本功能”,却不知道要将衣柜充盈到什么程度,对~我想大部分一直努力填满衣柜的人是不知道的,甚至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到头来,将衣柜盖上,我们的人生不过是一个个挂着干净衣服的“木架子”罢了。

(Getty Images)

 

#166546818 / gettyimages.com

如果将衣服类比为生活中的“需要”,我们可以重新打量一下自己的生活,分清楚“想要”和“需要”的差别.假如人生就像一道选择题,有一个选项是,将很多不需要的衣服一直塞进自己的衣柜,压缩自己的时间空间与可能性,俗话说:“资源有限,欲望无穷.”我们在有限的生命里追寻更多的“衣服”,试图扩充“衣柜”容量,目标无上限,虽然衣柜满了,但我们却不知道他为何而满,作家梭罗曾在湖滨散记里说过:“或许我们在尝试填满衣柜的同时,可以问问自己,有哪些‘更重要’的事情该被完成,而且并不需要透过增加‘衣柜里的衣服’来达成的?” (推荐阅读:第一次完成梦想的喜悦

这让我想起我一位好朋友的话:“欲望有限,然后资源就无穷了。”或许在生活中我们可以拥有另一个选项,可以不是将无谓的需要塞满自己的“衣柜”,而是努力“成为别人的需要”,成为那一件件可以带给别人温暖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