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连结──是治病,还是医心?

德国一位癌症医生瑞克.基尔得.黑默(Ryke Geerd Hamer)曾提出过一份有趣的报告:他在研究过上万名病人后发现,癌症的病史与病人的情绪其实是相关连的。这些临床经验告诉他,大多数得到癌症的人,在发病前的三到六个月都曾经历过一些重大的人生变故,无论是亲人过世,与挚爱的子女、伴侣交恶,或者其它令人不快的天灾人祸等。于是,他推断当人处于冲突、愤怒、哀伤等负面情绪中,却得不到适当的抒发时,将会演变成癌细胞。

由此可证,人体健康与心情(情绪)有着莫大关连。从医圣希波克拉底,到近代的赫尼曼医生、巴哈医生,都非常注重这一点。一九八○年前后,美国着名疗愈师露易丝.贺(Louies L. Hay)被称为身心连结的先驱,首先强调了正面思考有助于身体健康。不过,当时却被认为是不科学的,因为大部分的人认为这方面的思考是来自于东方哲学,一般人往往把这样的健康观与是否认同鬼神及轮回的概念连在一起。要不就相信,要不就不信,得不到具体证实。我们都知道“身”是身体,而“心”指的又是什么?

细胞变异会受到情绪影响

“心”不单是心脏,也是指脑内思考与全面性的情绪。国际知名的脑神经与药剂学专家坎德丝.帕特博士(Candace Pert)透过实验证明了我们的情绪不只和脑有关,传导情绪反应的关键是神经胜(neuropeptide),而体内每一个细胞都有着情绪的接收器,会搜集环绕的指令,细胞分裂、再生、成长、耗损或保留能量、修复及对抗感染等。(推荐阅读:52天的健康约定:癌细胞并不坏!

细胞与细胞之间的讯息沟通,是仰赖贺尔蒙神经传导者 (neurotransmitters)与胜,这些通称为“ligands”。而它们的角色,就是身心对话的基础结构,在人体内负责九八%身心之间资料的传递。帕特博士把胜和接收器归类为“情绪的分子”,她指出“情绪”是有形的肉体与无形的心智之间的连系,而每一个细胞上的接收器则是情绪发生的地点。

在身体里面,接收器根据我们生命中的经验调整生理反应,情绪影响着分子,而分子影响到我们的感受。帕特博士特别强调,胜和接受器本身并不会产生情绪;分子本身就是情绪,而我们所处的感觉则是“当胜跟接收器结合时,所产生的能量震动”。

因此,隐藏在“感觉”底下的,就是情绪在潜意识层进行资料交换,换句话说,你的身体就是你的潜意识,因此当人能够改变潜意识,自然就能影响身体。这也是为什么露易丝.贺的着作,会以正面思考的句子作为让身体恢复健康的处方。而畅销名作《秘密》也提到一位得乳癌的女士,藉由每天重复念诵“感谢我已经好了。”(Thank you for my healing.)直到肿瘤消失为止。

人接受的字眼跟思考,会加强大脑里面的神经链,进而改变身心灵的整体运作。西医说:“健康或疾病,都是你吃出来的。”而自然医学的看法则是:“健康与疾病,都是你吸收消化造成的。”从身心灵的全人观来看,我们其实可以更进一步的说:“你健康与否,都是你想出来的。”换言之,你的信念创造了你的实像。

心跳频率是身体讯息的指挥官

西方传统思想认为情绪来自于大脑,所有的情绪只是单纯一个精神上的外化现象罢了。我们现在知道,事实不是如此;在情绪生理学、压力管理,以及心脑关系研究超过十八年的全球权威单位“心术研究院”(Institute of Heart Math)指出,心脏本身拥有独立运作的神经系统。这就好比心脏里面有另外一个脑,会接收并且传送讯息,组成大脑与心脏之间双向的沟通管道;心脏跟大脑之间的资料传输不但是双向,而且心脏传送到大脑的讯息,远多过大脑传送到心脏的讯息。

心术研究院也发现,大脑的节奏会主动和心跳的节奏同步,血压和呼吸的节奏也一样会跟进。因此,我们甚至可以大胆的假设,心脏的震动频率是身体所有讯息的总指挥官。而这些在心脏、大脑及全身之间传导的讯息,会影响我们的行为举止跟感觉;混乱跟不正常的心跳,告诉大脑我们现在的状况并不好,应该有意识的去表达,或是思考解决之道。

心跳也被情绪所影响,生气、愤怒、憎恨、恐惧、担心、害怕,都会造成心跳的混乱。而爱、慈悲、信心、感恩、安全感,则会产生平稳的心跳。了解这样的关系后,你就会知道处理人的负面情绪是何等重要。

对目前的主流医学而言,心脏只不过是一具帮浦、一个水泵;出了问题,只要更换一个适合的就好。但有趣的是,很多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的案例都显示,接受移植的人 或多或少都会保有捐赠者的一些特质(像是突然想吸菸,或是偏好某些食物),有些和本身的兴趣相去甚远,连患者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因此,心脏、心智与身体,是连结在一起的完整个体,并非随时可以换零件跟淘汰的机器。
(推荐阅读:
红酒到底能不能保护心脏?

基因并不能决定你的疾病

有的人认为“基因”主导一切,某些人天生基因好,某些人则比较差。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适者生存。”我们每一个人能够存活,都是源自于我们自身基因的慈悲,而主流医学的医疗系统,以及大多数人的信念,也都是架构在进化论上。难道,我们只能心存畏惧的活在基因的淫威底下?其实不然。

史丹佛大学医学院的细胞生物学家暨教授──布鲁斯.立普顿博士,在他的着作《信念的力量:新生物学给我们的启示》指出,基因会随着我们的思考跟意念而改变,恐惧本身会直接影响基因,接着负面的影响我们的健康,甚至跟随你的恐惧,自导自演出一场悲剧。当我们把责任归咎于基因时,就让自己处于一个机率受害者的角色。

虽然我们必须承认,很多先天疾病的确是由基因的缺损所造成,但是这在总人口的比例毕竟是少数的。立普顿博士指出,先天基因的缺陷约占总人口的二%,因此大部分的人是基因健全的,不应生成日后那么多的疾病。

而目前西方国家的死亡主因,例如糖尿病、心脏病、癌症等,都已经被证实不再是由基因本身所造成,而是先天的基因及后天环境交互影响之下的产物。立普顿博士也指出,科学家总是把很多基因跟各种疾病的特征连结在一起,却没有发现单一基因会导致一个特征或疾病。

 数千万年来,我们都在基因池里交换着基因。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着种种疾病的基因,关键差异只是在于这些疾病的开关,到底是怎样被开启的?基因并不能全然决定 你是否会得某种病,你生病的开关其实分别在生活习惯饮食习惯情绪压力、毒素累积、外来细菌或病毒、外伤、负面能量等因素。

更多内容请见《情绪排毒治百病》

帮心排毒的好方法
〉〉七种简易释压方法,放松身心好健康
〉〉女孩与猫,疗育人心的天真摄影
〉〉烦躁ByeBye!有效消除身心烦恼的三种水果

本文作者:王佑骅
资料来源:i-Nature 自然生活网
首图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