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ARC,一间隐身在巷弄间的咖啡厅,不仅仅是个咖啡厅,更是交换故事的地方,艺文交流的空间。


 

走进店里,就看到老板郭景文(Kevin)坐在一角,专注的用着电脑,安排着大小活动,规画着手头上满满的专案。在言谈间,则让人感受到他的热情,用心用力在过着每一天的生活。

 

经验都是一点一滴累积而来


 

一天24小时对许多人来说不够用,但Kevin却把它当成48小时在用的感觉,庞大的工作量,不仅有专案企划要执行,还要兼顾咖啡厅的营运,让人惊讶他到底怎么办到的?Kevin告诉我们,这都是累积而来的。

 

毕业后即在文教产业(何嘉仁)企划部工作的Kevin,因为当时公司还在成长期,要执行的专案量很大,对外展览表演等活动也很多,练就了他执行专案的能力。离开何嘉仁后,也曾到新加坡 外商工作,执行的专案型式又不一样,大多是大型科技公司国际型的专案,涵盖的范围又更广,甚至曾到国外包过整栋饭店举办活动。

 

一路上稳扎稳打,一点一滴累积而来的经验,转化成在他身上我们看到的能力、效率、执行力,也让他 更清楚自己的方向和目标,看到了未来的蓝图。

 

于是,Kevin和朋友一起开了设计公司。过去的工作,让他累积了很多文化艺术方面的人脉,因此平时和这些设计人员,以专案的方式做配合。但国内设计者的辛苦,Kevin都看在眼里,他觉得国内没有一个平台,平时没有地方让设计者可以发挥自己的空间,因此他在去年成立了“ARC艺文空间”。

 

用故事串起的地方—ARC艺文空间


 

Armourring Public House(ARC)是个很特别的名字,更有它特别的含意。“Armourring就是盔甲的纹路。每个人的故事,就好像盔甲上面的纹路。每个人出生的时候就像被包覆了一个盔甲,跟人有摩擦、思想的不同,都会使盔甲的形状一直变化。”平时全心投入工作专注的Kevin,这时露出了柔情的一面继续说着,“有的人受伤了,伤口补得起来,有的人是补不起来的,但都一样会留下痕迹,就好像记忆一样,每个人的记忆不一样,每个人的盔甲纹路也都会不一样,每个 纹路就代表了每个故事。”

 

“ARC可以是小众,也可以是大众,我希望这个地方可以成为大家分享故事的地方。”这是Kevin对ARC的梦想。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各种不同方式呈现的故事,有人用画去讲他的故事,有人用讲座去分享他的故事,有人用音乐会去讲他的故事。“盔甲的纹路衍伸成不同的故事,把每个人的故事串在一块。”这就是public house的 缘起。

 

支援公益,无限创意

 

 

除了做为一间说故事的咖啡厅,Kevin希望ARC也是一个艺文空间,让文化艺术 工作者在这里交流连系。因此每个月固定举办画展、艺术展,提供一个平台让艺术工作者有发挥的空间。

 

但他想做的还不只是这样而已。除了筑自己的梦,Kevin也想同时帮助筑别人的梦。“文化工作者很辛苦,在ARC,我们发现很多设计师的创意都很棒,虽然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们去贩卖或展现自己创作能力,但若有其他的方式跟公益结合,能见度一 定更高,因此成立‘公共创意服务协会’,透过协助更需要协助的地方,将整个形象提升,运用设计师的作品,由设计协助公益,由创意协助公益。”

 

上个月协会去了柬埔寨和当地的机构Buddhism for Social Development Action (BSDA)合作,同时也和美国、英国的组织有洽谈,希望和不同组织合作不同专案,导入不同的设计元素,培养新的设计志工。

 

“毕业的设计师不一定找得到设计工作,而国外很需要这样的资源,如果我们的志工的作品很漂亮,可 以得到更多回响,成为良性循环。”当Kevin告诉我们这个想法时,我们看到 的是他发亮的眼神。“透过设计,可以跟其他不同人种的人沟通,设计师表达能力不一定好,但作品会说话,所以协会扮演这样的桥梁。同时也因为跟协会合作,作 品可以散播出去。做国际性专案时,能见度会很高,对国家有帮助,对个人也有帮助。”

 

不知天高地厚的实践者

 

也许Kevin是个理想性很高的人,自己形容自己“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但同时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源源不绝的热情,总是希望和不同人接触,协助不同人完成不同的想法和目标。并非想得太高太远,而是个实践者,“说了就要做好,努力做,就有完成不可能任务的机会”是他坚信的想法。

 

“支援公益,无限创意。有理想要实践,有梦就去追。”是Kevin想分享给大家的一句话。接下来,他们还要推广“Smiles and hands projects.”鼓励大家用微笑和双手去服务。

 

看到Kevin为了设计,为了公益,持续不断的透入时间和心力,也让我们感染到那股活力和能量。一起带着微笑,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