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的消费观念是什么?买东西的时候会先问问自己,是真的需要,还是只是想要吗?理财其实是一种生活习惯,在购物时的习惯也会影响,我们常常不经意的就买下了许多不必要买的东西,成为商品的奴隶,其实只要拿出钱包之前,记得问自己这个关键问题就可以了哟。(推荐阅读:理财上你说的十个谎

很多人问我如何理财,其实理财,既是观念也是习惯。

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四个姐妹,都有零用钱。我从小学开始就有零用钱,国中时,每个月零用钱是五百元,要去买糖果、买汽水、买文具、还是买书,都全权由自己决定。但我可不是天生就懂得理财,其实啊,我原本是那种月初就把钱花光光的人,然后月中就开始烦恼,最后就去打妹妹的主意。

妹妹跟我不一样,她很节俭,几乎都不花钱。我会跟她说:“我教你功课!”然后从中“打工”赚钱。甚至跟她借钱,再开张支票还钱,也不知是哪里学来的“新知”,我还自己画“月球银行”的支票给妹妹(妹妹还问我那是什么?),当然,妹妹是找不到“月球银行”兑现的啦,这件事一直到很久以后她才恍然大悟。总之,我就是有办法不用再向父母伸手,每个月还是能顺利过关。

在我们家,小孩子拿了零用钱,花光了想要再拿,是不可能的事。别说每个月的零用钱,即便是上学要用的车票,一旦搞丢了,剩下的日子,得自己用走的上学或回家。(推荐阅读:五个原则从小培养金钱观,养成孩子的责任心

(Getty Images)

 

#483625723 / gettyimages.com

小学时我们住在信义区吴兴街,当时算是偏僻的地方,没现在这么热闹,除了农田,旁边就是靶场,更远一点的山上则都是坟墓。小学上学时间早,早上七点就要到学校,因为“随母就读”,我们家小孩,都上松山区饶河街附近的松山国小,那可是一段挺远的路,就是搭公车,恐怕也得坐二十分钟以上。尤其在冬天,大约五点多,冷飕飕的天都没亮就要出门了,说实在挺可怕的。可怜的是,大姐、二姐还彼此连坐,大概是因为母亲虽严格,但还是顾虑那么小的孩子安全,所以不管谁掉了车票,另一个都得陪她走路上下学。大姐、二姐当然都掉过车票,早期还有公车小姐剪票的那个时代,学生票一张三十格,坐一趟剪一格,掉的那张车票,如果剩十格,就要走五天;剩更多,就要走更多天。这是没办法商量的,绝对不会再给。也因此,我们都学会,不管你再惨,钱用完了、车票丢了,就是没有了,后果自行负责。我长大后才明白,人情冷暖会现实,更甚于此。

每次我站在阳台,在灰蒙蒙的天色中,往下和姐姐们摇手说拜拜,每摇一次,就隐隐在心里划下一个警惕,这让大而化之的我、月光族的我,对“量入为出”开始有了概念,因为这在生活中已经慢慢习惯了。(推荐阅读:理财第一步,认清理财是必须

母亲也鼓励我们记帐,这对我帮助很大。我总是在月初花完了钱之后,想不起来钱花到哪里去了。透过记帐,我开始发现,我很爱买笔,各式各样好看的笔,特别是小时候有一种会香香的自动铅笔,我只要看到粉红色有着可爱图案的自动铅笔,就几乎无法抗拒。后来母亲知道了,就会在每次我忍不住想买时,便问我:“家里的笔坏了吗?用完了吗?你是喜欢这支笔?还是需要这支笔?”渐渐的,我开始能分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差异,也明白“喜欢”无穷尽,但我们只能为“需要”而买。这个消费的观念一直影响我至今,若把消费购物比做“追星”,那我应该是从不偶像崇拜的那种人吧!(推荐你看:有钱人的滚钱秘密,先学会记账

(Getty Images)

 

#200530906-001 / gettyimages.com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几乎从不漫无目的的逛街,我只在“需要”时直接前往我预先规划的商店购物,很少被某些商品临时起意诱发消费冲动,我也从不对任何商品疯狂收集,比如很多女孩会执着收集某名牌的东西,一出新品就一定要买,或不断买各式各样的皮包、鞋子、丝巾甚至珠宝,这种我称之为“购物强迫症”的消费习惯,最后一次是出现在我十四岁左右,而我最后一次的迷恋,则是一支有卡通图案的铅笔,画的到底是哪个卡通人物,我早就忘了。(推荐你看:学会买一件丢一件法则,从此告别冲动购物

所以,没有什么外在的物质是不会被遗忘、被永远喜爱着的。也许过一段时间不流行了,也许喜好会突然改变了。当时非它不可的执着,经常转头便成过眼云烟。我深深相信,唯一值得保存与珍藏的,是我们的内心与记忆;会被人们肯定的,则是我们存在的价值。想透彻了,便不会被某些商品绑架,而成为商品的奴隶。

 想知道理财的秘密?请看《胆小存钱,不如勇敢赚钱》财经名主持人阿娟的私房理财术,教你投资稳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