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日渐强大的南韩,现在是由该国史上第一位女总统朴槿惠领导。身在政治世家的朴槿惠缔造了许多第一的记录,但她的从政之路在看似辉煌的背后,却经历了父母亲前后被枪杀、变相软禁、本人遇袭等一般人难以想像的痛苦,但她却展现了超乎超人的意志力,用最温柔的力量把自己奉献于对国家的热情中。“女人迷政治”的系列文章,想让大家看见女性在政治领导下的心路转折与现实状况。(推荐阅读原来妳不是这样,女性领导者的真面目

 

12 岁成为韩国“第一千金”;22岁时母亲遇刺身亡,结束法国留学生涯回国,代行“第一夫人”部分职责;27岁时,时任韩国总统的父亲朴正熙又遭刺杀,从此自政坛退隐近20年;1997年韩国经济危机之际重返政坛,连续五次高票当选国会议员;2006年本人遇袭,与死神擦肩而过;2012年,当选韩国首位女总统。

她,是朴槿慧。

朴槿惠在南韩总统选举中以创下历史新高的51.6%得票率当选,一年后在执政方面仍得到一半以上国民的支持,甚至支持率比当选时的得票率更高。朴槿惠的高支持率使她获得了选举女王的封号。在高支持率的背后,是朴槿惠坚持倾听民众声音的心,不管身在何方,对人民的承诺都伴随着她,她走访世界各国时,抵达的第一天都会坚持安排与当地的韩国侨胞见面,而且与同胞见面时一定会穿韩服,让同胞感受到国家领导人对他们的关心,对朴槿惠而言,如何让人民感受到安全感和依赖感、为人民创造一个灿烂又务实的未来,是她从政以来不曾忘记的目标和希望。

时时以人民为念的朴槿惠为以男人为中心的南韩政坛带来一股女性的崭新力量,许多韩国人认为,朴槿慧同时兼备了温柔与坚毅的特质:除了有着传统韩国妇女的安静、有礼、温和外,同时也有着截然不同的另一面,她继承了其父朴正熙的钢铁意志。(推荐阅读:细看朴槿惠!南韩首位女总统

朴正熙十八年的总统生涯中,使韩国经济迅速起飞,缔造了“汉江奇迹”,但也留下了“独裁者”的政治评价,使得朴槿慧被政敌讥讽为“独裁者的女儿”和“政治遗产的继承者”,在往后的数十年里,朴正熙的功过,连同钢铁般的意志一并留给了朴槿惠承担。“我既然当选了总统,如果不坚持正确的道路和正直的人生,那将是痛苦的。”这位因沉稳特质和坚定意志而被外界熟知的“冰公主”,就这么背负着父亲执政历史的荣辱,成就了女性在韩国政治的新页。

“冰公主”朴槿惠在韩国政治新页上缔造了五项第一:第一位女总统、第一位未婚也未生子的总统、第一位得票过半数的总统,第一位主修电子工程出身的总统、第一位父女皆当总统的例子。而拥有这么多政治光环的朴槿惠却自称从未身处过梦幻的“公主”生活,因为第一家庭形象的压力,朴槿惠时常被要求节制自我,在她记忆中,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是小时候随家人到镇海的疗养所去度假的日子。


(图片来源:来源

也由于身处第一家庭的缘故,朴槿惠的人生与政治紧绑在一起,母亲遇刺后,当时正在法国留学的朴槿惠立即放弃学业,回国充任韩国的第一夫人角色,代行母亲原先的政治职责。而在充任“第一夫人”的五年时光中,不仅是朴槿惠实际接触政治的第一步,也是冰公主锻炼钢铁意志的开始,朴槿惠曾回忆说,当父亲朴正熙遭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刺杀身亡的消息传来,她闻此噩耗时,第一句话问的是:“南北朝鲜交界有无异状?”而非父亲的状况,此举并不是因为朴槿惠不关心父亲的生死安危,而是当时她被训练得凡事都必须以大局为重,只怕父亲死后政局动荡,会为韩国带来重大的灾难,所以情感只能被藏匿在政治现实之后。

“不是只有一位,父母亲俩都中弹过世——我痛恨这残酷的现实。洗着沾有父亲血渍的衣服,那晚我流了一般人恐怕要哭上一年的泪水。当时我正在度过比死还要痛苦的岁月。”

一路压抑的的冰公主朴槿惠,因父母先后遇刺身亡的重大变故在她心上留下了巨大的创伤。 但朴槿惠的考验在父亲死后才正要开始,由于政治权力的斗争,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在掌权后限制朴槿惠参加公开活动,变相软禁了她,且政治圈内开始全盘否定其父朴正熙的功绩,“独裁者、造成地域纷争的元凶、高压政治、以军政压制个人意识……”肆意夸大的歪曲事实层出不穷地环绕在朴槿惠四周,使得整整六年时间,她都不敢公开举行父亲的追悼仪式。

这一切使得当时只有二十七岁的朴槿惠决心从政治圈隐退,在从政坛退隐的二十年间,朴槿惠彷佛消失在韩国的历史当中,世间对其不闻不问,但朴槿惠对韩国这片土地的热爱不曾动摇过,曾有人劝朴槿惠离开韩国,但她倔强地认为这里是她出生长大的国家,“就算再痛苦、再疲惫,我都会在我的国家里完成我的人生,并长眠在这片土地里。”

至今未婚也没有孩子的朴槿惠曾说过“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让国家更好是我最执着的梦想。”

而这样未曾放弃韩国的朴槿惠在1997年爆发亚洲经济危机时,不再因外界的限制和抨击彷徨,带着为大韩民国奉献余生的使命感,重返政坛,下定决心要走“政治人朴槿惠”这条路,把自己的人生与国家的前途紧紧地系在一起。

(接下来,继续看冰公主的成长之路)


图片来源

在当选韩国总统后回首这些惨痛的人生经历,朴槿惠坦诚她曾一度陷入深不见底的绝望之中,日复一日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直到后来朴槿惠才顿悟:“人们之所以变得脆弱和不幸,就是因为对幸福的追求过于执着。人们普遍拥有一个天真的念头,即不希望自己身边发生丝毫的不幸,但其实最重要的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失去自己。”因为暴风雨不是永远持续的,总有一天会过去,当天晴后就可以重新起航,但如果在挫折当中,连自己都失去了,拥有的东西都不会是真实的,终究会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同场加映:凡事都要求快!韩国人高速进步背后的不快乐

坚持着自我信念的朴槿惠在参政生涯中表现出坚强、独立、执着、勇敢、果断等刚性气质,屡次率领所属的大国家党在险中求胜,当大国家党由于政治丑闻濒临绝境,朴槿惠挺身而出担任党魁。她走遍全国向人民表达悔改之意,一年之后,朴槿惠成功带领大国家党重返第一大党位置,而被外界普遍认为是个坚忍执着、不畏困难的人。 但在具体施政纲领上,朴槿惠又表现出柔和、照顾弱势、信任感等柔性色彩,为的是让每个普通的人民都能拥有生活的幸福感,并改变南韩这在两性平权方面的表现排名末段,比阿拉伯联合大公国还不如的国家。

南韩从受到战火蹂躏的穷国一路蜕变为亚洲第4大经济体,但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很多方面南韩的社会风气还是相当保守,男性仍主宰了政商大权,女性在国会仅占15%席次,而在民间企业,全国1500家大型公司的主管阶层只有12%是女性。女性平均薪资比男性少了几乎40%,这个差距在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国家当中居第一位。(你也会喜欢:男女薪资差距有差吗?听脱口秀主持人妙答

在竞选纲领中,朴槿惠将经济公平和国民幸福提高到首位,承诺政党女性候选人四十%保障名额、增加社会福利政策、改善南北韩关系、实现经济民主化、创造工作机会等。韩国政界普遍认为,强调和谐、妥协与温和的女性领导,将会改变过去韩国社会男性为主的“力量的政治”,塑造崭新的政治风气。面对重重的现实挑战,朴槿惠表示:“建立一个孩子们充满憧憬、女性可以家庭事业兼顾,实现自己的梦想、穷人和弱势群体也能拥有希望的国家,这是我现在最大的梦想。”

选出女总统不必然会带来由上而下的性别平权变革。如同台湾早期许多女性能够当选议员或立委,是因代替受到政治迫害的丈夫或父亲出征,亚洲大多数女性领导人都是政坛中非正常死亡者的妻子或女儿,在政治权力方面,她们与她们的父亲或丈夫之间有着某种程度的继承关系。不少女性从家庭主妇一夕之间变成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老套的寡妇孝女受到原先支持者拥戴的故事,被赋予现代的形式,女性当政表现出浓厚的权力继承色彩,家族政治遗产成为其参政的重要资本。(推荐阅读:从欧美看台湾,女人参政让社会更好

这些问题朴槿惠都被质疑过,虽然男性主导政治的历史无法抹煞,亚洲女性在得到政治权力的道路上,也无法轻易摆脱男性的影子,但不同的是从政治生涯隐退到重返政治人的道路,朴槿惠展现了自我坚忍的意志与对国家的热情,当曾经只是妻子、母亲或女儿的女性有了多重身份,从依附到独立,从幕后到台前,从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到心怀天下苍生,从朴槿惠的经历中,我们看见了原先的政治议题或执行手法,也因不同于传统的性别元素参与而被赋予了新的面貌。朴槿惠刚柔并济的女性问政特质,正是其在南韩获得高度支持的原因之一,每次选举,朴槿惠都会成就一个故事,如果因为握手太多而疼痛,她都会用绷带包扎,缠绷带的手成为其重要表征

也正是因为朴槿惠这双永不放弃的手,我们看见了透过长久自我奋斗而登上高位的女元首,正发展成更有力量的群体,她们代表着女性对于政治的渴望,在温柔中透着坚韧。

 

女人迷邀请所有女人,让我们一起发声,让改变发生!(一起来!【问卷调查】女人,迷政治!让我们用选票改变台湾


【女人,迷政治】万人问卷活动

文字:Hype Lab / Fant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