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着名音乐家坂本龙一,他说,音乐,是神奇的魔术,把不同的时空、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我们,凝聚在一起。

 

在饭店里打开电视转到 NHK 电视台正好在播坂本龙一的专访。So inspiring!大家对坂本的印象大多是1983年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配乐的“末代皇帝“, 我对坂本的音乐的印象则是很“日本味”,以钢琴为主轴的配乐。一直到今晚看了这个专访⋯⋯

“人们常问我,你的音乐好多种曲风,到底哪个才是 the real Sakamoto?其实音乐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曲风的分界,它们是多总存在我脑海的元素的一种结合。像是不同的材料你把他们叠起来,用根竹签串起来,跟串烧一样(果然是日本人,哈)。”——坂本隆一

“小时候班上写作文关于”长大后想做什么“。班上同学大多写,我想当总统、我想当医生、我想当律师;我写:‘Nothing,我只知道我想跟别人不一样。’”—— 坂本龙一(同场加映:30岁时,妳敢面对自己20岁的梦想吗?

在“末代皇帝”电影配乐获得金马奖以后,坂本参与了各式各样的音乐制作 projects,其中也包括帮奥林匹克竞赛写开幕典礼音乐等等。40岁的那年,他开始想着剩下的人生除了音乐想做什么?这个社会除了音乐他还关注着什么?他长时间参与支持反核运动,另外也加入栽树计画、绿化地球。(推荐阅读  听德国谈核安:为什么宁可涨电费也要废核?

2001年,坂本身在纽约经历了911, 那是一件当时在大纽约地区的人们心头久久无法释怀的灾难。他开始思考他能用音乐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911事发之后,坂本连续三天没有听任何音乐,每天只看着新闻关注是否还有获救的生还者。他徒步到了 world trade center 旁,在那旁边的公园里,灾后的76小时,他听到了911后的第一首音乐:一个音乐人在那里弹唱着 Beatles 的《Yesterday》。那时候,坂本突然觉得,Yeaterday这首歌还有歌词在这个巨灾之后是多么贴切,力量多么大。(同场加映  献给台湾和香港无眠的夜:找回勇气的温柔革命歌单

于是他开始想着,他能用音乐再做些什么事?包括环境保护议题、包括生态问题、另外也受到纪录片《I Shouldn't Be Alive》的启发,坂本发起了反地雷计画。介着音乐,有在北极录制冰板块融化的声音、有热带雨林的元素,融合在他的音乐里,制作了《Zero Landmine》。藉着他的音乐告诉人们更多值得关注的事物。(推荐阅读:不只是童话!“冰雪奇缘”教台湾社会的 4 件事

好让我尊敬的前辈啊!一个伟大的音乐家、艺术家,有时最难能可贵的不是那弹得一手好琴的双手;不是那写的出好听的曲子的金头脑;而是那颗时时想着如何用自己所善常的媒介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单纯的意念,单纯的执着, 而美好。Cheers to Sakam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