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说“家”是永远的避风港。出门在外的我们应该多多想起家的美好,珍惜自己多么幸福的被宠爱。

“只有在想家的时候,才痛恨道路为何如此漫长。”

前几个礼拜结束替代役的训练,因为要把所有家当扛回家,所以身上行李特别沉重,其他台北朋友们都直接轻松回家,当我走到熙来攘往的台北车站时,突然一阵狂风吹起,抬头看着霓虹灯闪烁,狼狈地把行囊丢在地上,我脑袋闪过的念头就是:“我现在好想立刻回家。”

大学时期的我都在台北念书,主要生活圈和朋友也都在北部,通常久久才回家一次,电话也是一个礼拜才打,身为不太恋家的人,最近竟然因为开始当兵后,开始很频繁的想家。

家是一个当你困顿不堪的时候,会思念不已的地方,想回去吃母亲烧的菜,听父亲忆当年,在从小睡到大的床上翻滚;但当你一帆风顺在拼事业、跟爱人热恋时,你却忘记她的存在。当家人打电话时,只会简单的说:“喔我没事啦,妈你别再念了啦,掰。”然后匆匆地挂掉电话。(推荐阅读:长越大离家越远,十首催泪想家歌单

家是永远的避风港。因为人就像条船,在社会这个大海中航行。风平浪静时勇往直前,抵达目的地;然而当惊涛骇浪,狂风暴雨时,就想立刻回到安全舒适的避风港,逃避一切的纷扰和困难。

 

(Getty Images)

 

#145062129 / gettyimages.com

 

平常安逸习惯的我,即使在成功岭跟大家处的不错,但毕竟还是军事化的管理,没那么自由舒适,一放假时归心似箭,巴不得立马冲回家的拥抱中。之前看受刑人纪录片,许多硬汉被关监狱都无所谓,但当一看到家人隔着窗户拿起听筒时,眼泪也都扑簌簌地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从小都住在家的人可能很难想像长时间离家的感觉。许多中南部人在台北念书工作,要开始自己洗衣服,独立处理许多事情,跟家人的连系只剩下电话,每次电话中总是会听到家人说:“有没有吃饱?甚么时候要回来?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我们总用没问题来避免爸妈担心,但有时挂上电话的时候很想大哭。可能刚分手,被主管骂时,希望回家让妈妈轻拍你的背,温柔的跟你说都没事了。另外有次电话中听到父亲受伤的时候,人在外地不便回家的我,听完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回去帮爸爸,却又觉得力不从心,嘴上说不会想家,但其实内心惆怅不已。(推荐阅读:十封给爸爸的情书

家乡不也是这样吗?大家总是爱嫌弃家乡的不好,数落台湾的乱象,嘲讽我们是鬼岛;然而当人远在国外时,却会想念台湾的人情味,方便的生活机能,并且大声地说出:“我来自台湾。”

去年在荷兰交换时,虽然短短半年却实际体验到想家的感觉。当自己假日出国旅行时,总会忘记台湾的一切,尽情享受当地风情;但当大雪纷飞,一个人窝在房间苦读时,却忍不住想一直用 Skype 跟家人视讯,看看大家过的如何,台湾发生了甚么事。在鹿特丹跟长期在当地念书的台湾人相处,聊起台湾他们总是话匣子停不了,不断忆起台湾的种种美好,诚实的说他们想家,很想飞回台湾。(推荐阅读:为什么我们舍不得离开台湾?

孙燕姿〈天黑黑〉里这么唱着:“原来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给我听,下起雨,也要勇敢前进。我相信,一切都会平息,我现在,好想回家去。”

我想她唱出许多异乡人的心声。

原文同步发表于作者Alex的部落格
喜欢这篇文章不妨参观我的粉丝页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