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过如果你不是“现在的你”,那么你会在哪里?如果抛开所有一切能够定义“你”的事情,你如何认识你自己?

当导播透过耳机跟我说:“好,今天最后一则新闻…”,我看到熟悉的布景、提词机、超大 LED 萤幕、头上六盏大灯时,心中感觉很复杂。我知道播完了这最后一条新闻,我的时间不会再绕着所谓“黄金时段”运转,我不需要每天坐在梳妆台前花上一个又一个小时,上层层叠叠的妆;或许每天赖床时,还是习惯用手机点开新闻浏览,但却不再需要用声音播报出来。

连只是稍稍稍微“想过”要离开这个让许多女孩梦寐以求的位置,对我来说都很不可思议;更何况我还真的做了。如果有另外一个我,更稳定、更乖巧、更知足,那个我一定会觉得我是白痴。“纽约有什么?你怎么可以!”那个我会跺脚、会大声叫嚣。

可惜我并不乖巧,我骚动不安,每晚创作时,觉得自己从里到外,苍白而饥饿。我看不明白无止尽的政党口水战有什么意义,同样我也很恐惧,自己变得自大自私,停在原地,没有进步。

我知道很多跟我一样年纪的人,有人刚刚从Parsons毕业,鬼才的设计理念进了芝加哥最好的建筑事务所;有人刚从蒙古固完沙回到城市,晒得一身黑,却有我看过最美的笑容;有人创业降低听力检查的成本、有人刚从孕育创业的温床矽谷回到台湾…,这些例子不胜枚举,都是台湾人,都是我的年纪。“那你呢?你在干嘛?”这个头上长出尖角的我,拿着三叉戟质问我自己。(他们的故事:【纽约独家专访】跃上时装周的台湾新锐设计师吴日芸


photo by:Philipp Henzler

2014年秋天, 我又一次离开台北,拖着超大紫色皮箱,来到纽约。计画是:我给我自己和纽约100天,再一次,我想知道我还有什么在里面,还能做到什么。

我脱掉高跟鞋,走在城市的街道,背着超级大包包,每天专心看展上课、听讲座、喝咖啡。我约了一个又一个业界传奇,都是台湾人:从彩妆、计量金融、高级时装、到电影制片、再到室内乐、科技、创业圈......,我想用心记录这些人奋斗的脸孔,不管多曲折、多心酸,最后站上了国际舞台发光,作品在世界流传。除了记录他们,我更想被启发。我开始做记录,一天为一单位,细节写在路主播纽约现场。(推荐阅读:纽约时尚圈里的台湾女孩:学会为梦想转弯

我想看的是,这个100天过去,最后会让我看见一个什么样的“自己”?

我们为什么要旅行?变换时空?变换居住的地方?陌生的街道和空气湿度、连大众交通工具都很难上手。语言不同、朋友不在身边,孤单和寂寞是每天睁开眼,最先察觉到的亲密夥伴。但是每一天,还是有大批的人坚持这么做:离开自己的办公桌、原生家庭、学校和社区,离开那些可以定义你的坐标系统,然后把自己抛到一个陌生的场域,重新把“我是谁”的坐标再次架设起来。(同场加映:定位你的人生

“什么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什么是幸福感”、“金钱的价值”、“我真正想做的工作”、“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些最根本的问题,当我们在同一个坐标系统里,跑出来的答案总是一模一样,大部份,跑出来的答案都不够好。(推荐阅读:给自己的情话:追寻最想要的生活

于是我们咬牙,强迫自己接受恐惧感,跳开舒适圈,原因莫过于期待找出更新更好的自己,活到自己理想的生活。这就是是我展开旅行,生活在不同城市,结交不同朋友的最核心的原因。我知道我们身体里,一直都有自己不知道的潜力,都有一个理想的自己还没生长完全,而新的环境,是这个“进阶版自己”的催化剂:我们可以不一样,更能当自己的朋友、更有办法爱人、爱我们的环境。这个信念过去带我到了韩国、越南、无数次的西岸、上海、北京,和现在我在的地方--纽约,

时差的关系,第一天抵达纽约公寓时,清晨五点多我就醒来了,睁开眼睛,我看见照亮大苹果的一道曙光。眯着眼,我想我看到的是一个新的开始,不会容易,有很多工作要作,而且是一个很私密的旅程,但核心的概念是,我想一辈子都这样相信,每个人,包括你包括我,都有更新更好的可能。那道曙光是个提醒,提醒我们要日日新、又日新,永远保有进步的热情。(推荐阅读:给自己学习的机会: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路@纽约下城

路主播在纽约的点点滴滴,都在路主播纽约现场(也期待之后她在女人迷的主播专栏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