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认为,堕胎的女人是谋生生命;也有人说,男性可以拒绝女性怀孕的后果,但是女人不能。在生产的选择上男女本身的差异也造成了在社会处境上的不平等,我们固然热爱生命,但是在讨论堕胎时是不是能以更多角度切入这件事?进一步,如果还有其他选择,女人为什么要堕胎?(推荐阅读:身为女人,我们不需要向世界证明什么

“两性平权、两性平权”这样的口号常常被喊来喊去,但是什么是两性平权?是代表两性的公平权利?什么是公平?男女一样叫公平吗?我想,男女永远有件事不会一样,那就是女性的“怀孕”生理机能。(这里的“男、女性”表达的是生理上的男女差别)

       
图片来源

动物学家 Desmond Morris 说:“男女不相同,但却是平等的。”

但我们该如何在男女不同的生殖生理构造与功能中,追求平等?

记得几个月前,第一次看到美国 Funny or Die 网站上的影片:“共和党员们,进入到我的阴道吧!(Republicans, Get In My Vagina! )”,大笑了一场。除了欣赏女演员们精湛的演出,更佩服撰写剧本的人,不带一个脏字地,痛骂了美国共和党对于避孕法(主要与避孕药相关法令)与人工流产法(堕胎法)食古不化与违反女性自主权与人权的态度。影片也成功讽刺该党虽然打着“小政府、少干涉”自由开放的招牌,但却自我矛盾地对女性自主权采取控制手段。(推荐阅读:怀孕及避孕的12个迷思破解!

影片连结

我想,自古以来的女人性自主权低落已经不是新闻,太多的女人没有太大的权力决定自己什么时候发生性行为、与谁发生性行为、什么时候怀孕,或者不想怀孕。口服避孕药的发明与上市,开启了1960年代的第一波性革命。女性有始以来第一次能够抛开怀孕的顾虑,或男性伴侣是否使用避孕措施的担心,以“享受”为目的发生性行为。虽然当时反对婚前性行为的保守风气依然盛行,只有已婚女性能够合法地取得口服避孕药,但是女性能够掌控自己身体的运用,已是人类文化史中的一大步。


 图片来源

这波运动影响了后来许多的性解放运动,包括:花花公子杂志与俱乐部的出现、越战时期的反战嬉皮文化、同性恋运动、以及医学上研究人类性学的大作“肯锡报告 (Kinsey’s Report)”以及威廉麦思特(William Masters) 与薇吉尼雅强森(irginia Johnson)对于性高潮、人类生理与心理在性行为中交互作用、以及性功能障碍的研究等等。暂且不深究性解放对于剥削女性与性疾病传染的影响,性革命的爆发,着实改变了女人在性关系中扮演的角色,以及提高了女性在性议题中的声音。性革命50年后的今天,世界上各国的男女性仍然在争取女性的性自主权,包括口服事前事后避孕药的合法化以及人工流产,也就是堕胎。(推荐阅读 千面女性情欲:学术圈、社会运动与大众文化中的女性情欲

 
图片来源

在台湾,不论是女性的口服避孕药或者堕胎相关的议题,几乎是能见度为零,就算出现,也多是踏伐与回避的论调。我记得第一次知道堕胎,是小学五年级左右,建教老师在课堂上,放了堕胎的影片。影片中把胎儿从子宫夹出来的过程记录下来,我吓到不敢看完,至此以后认为堕胎是万恶之一,直到接触女性主义运动,才重新检视堕胎对女性身体的意义。

对于避孕药的认识,是过了18岁后,在自己摸索中,才逐渐了解这颗小药丸的强大功能。台湾除了社会上对于避孕及堕胎存有强烈的迷思与禁忌,法律上也采取控制手段:堕胎在台湾为非法,且为刑事罪(刑法288至292条),而在《优生保健法》中,通融在双亲或胎儿有疾病或遗传疾病、因强暴而怀孕、或者怀孕生产影响心理健康(须配偶同意)等的状况下,女性得以行使堕胎,而在堕胎前,妇女也必须接受强制辅导和思考期 。(推荐阅读  你没想像过的女性心酸!“我需要避孕药,因为...

 
 图片来源

对于避孕药与堕胎的迷思,其实是对性的迷思。对于避孕药的禁止,是对于情欲的否认,认为避孕可以藉由禁止性行为来达成。而批判未婚女性的避孕药使用,是鄙视非生殖目的的性行为与婚前性行为,认为使用者滥性,并污名化她。(从男性观点来看避孕,在许多文化中,携带阴茎避孕套也被视为滥性,但污名化程度没有女性使用避孕药来得高。)对于堕胎的迷思,除了同样表现出对于女性情欲的反对,也时常将女性的堕胎决定视为冷血、扼杀生命。

 
图片来源

 

为什么女性需要避孕与堕胎这些基本人权?其实很简单,因为避孕与堕胎是一个“选择权”。

避孕的方法很多,目前最常见的是男性所使用的阴茎避孕套,除了能够避孕,也能预防传染型性病。近年来,透过宣导,女性所使用的阴道避孕套,虽然价格较高,但也逐渐普遍。阴茎避孕套一般是在性交之前戴上,而阴道避孕套可以在性行为前四到六小时就放入,(附注:千万不要两种避孕套一起使用,会磨破)。另外,就是口服的事前与事后避孕药。事前避孕药主要是透过稳定地摄取微量雌激素与黄体素,改变体内贺尔蒙的平衡点,使得女性不容易受孕;事后避孕药则是以摄取较高量的雌激素,来阻碍授精卵着床。事前避孕药的避孕效果最好可以达到99%,与阴茎避孕套98%和阴道避孕套94%相比都要来得高,也可以避免避孕套可能带来的不适或者过敏,甚至时常被用来缓和经痛、稳定经期和稳定经血量(这是为什么有些女同性恋者也选择使用避孕药)。

更重要的是,女性可在经过医生咨询后,自行服用避孕药,也能够自己决定停用的时间。这使得女性不用在每次发生性行为时,多虑是否使用避孕套,也不需要在无避孕套性行为发生后担心是否怀孕。而透过使用或停用事前口服避孕药,女性可以几乎百分之百“决定”什么时候想生小孩,“选择”在自己准备最完全的时刻怀孕以及养育下一代。(推荐阅读  珍妮佛安妮斯顿:“身为女人的价值不是只有生小孩!”

然而,以上所述的避孕方法,都不是百分之百有效,使得女性面临一个无法抗拒的后果:怀孕,尔后只能以人工流产/堕胎来终止怀孕。

为什么堕胎合法化对于两性平权很重要?

因为当怀孕成为性行为的后果,男性可以拒绝负责,而不会面临刑事责罚;反观女性,若拒绝继续怀孕,则会面临刑事责罚。在这样的压力下,只好寻求非法管道,必须面临更高的健康风险。我身边有几位女性朋友,便是经历这样的过程,就算很幸运地并没有面临身体健康问题,但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前途人生,而必须违法、面对风险以及社会道德压力等所造成的心理压力,已造成阴影,这些是男性不必面对的。(推荐你看  艾玛华森震撼人心的联合国演讲全文:“不只争取女权,而是两性都能自由!”


图片来源

许多人认为,堕胎或者支持堕胎的女性没有人性、谋杀生命。基进女性主义提出有关于生命起使的辩论:认为人之所以活着,是取决于“人性(personality)”。当胎儿在母体内时,并非独立个体,不存在思想,也就不具有选择的能力,因此生死是附属于母体。说实话,这样的理论冲击我很大,我也还在消化这样对生命的态度。然而,我很清楚地知道,选择堕胎或者支持堕胎的人,很多热爱生命与小孩,也将组织家庭和养育下一代放在人生计画中,甚至有的已经有小孩,对于堕胎行为,也是经过挣扎或迫不得已的选择,并不是反对者所预设的冷血。


  图片来源

“我和我的母亲都支持堕胎权,但我们都没有堕胎”

我支持女性的堕胎权,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多爱小孩,曾经立志做儿童社工,也希望有一天能生育、组织家庭。支持堕胎不代表我一定会堕胎,而是知道自己与其他人在面对怀孕时,有一个不同的选项,而要选哪一项,决定权在自己。推动堕胎合法化并不是鼓励堕胎,也不是鼓励没有避孕措施的性行为,而是正视如果女性能够选择透过各种方法怀孕生小孩,也应该要有选择终止怀孕的权利,女性平权不能只有50%的权利,不能只给想怀孕育子的女人权利,而遗弃对人生有不同想法的女人。支持堕胎权的人,也鼓励愿意怀孕生子的人尽情享受天伦之乐,但是依然留下空间给决定守身、无子、或者人工流产的女性。(推荐你看  如何改变世界:选择权操之在己

 
图片来源

 

不论合法与否,堕胎与避孕比较起来,风险的确比较高,就如同所有的医疗手术及治疗都有风险。

从医疗角度来看,怀孕十周到十六周内进行真空吸引的人工流产风险最低;怀孕二十四周以上,多会建议以外科手术形式进行人工流产;而近来在欧美国家逐渐合法的“居家堕胎”,也就是所谓的口服美孚培酮(RU486),则是在七周之内,经过医生评估处方签服药,能够在非医疗机构的环境,在二到四周内排出胚胎。

而这些形式的堕胎都比口服避孕药的风险高,因此为了避免较高的风险,堕胎与避孕的教育必须并行。透过推广使用避孕套与口服避孕药来降低堕胎率,并且在过程中解释各种避孕方式以及堕胎的优缺点与风险,使得学习者获得充足的资讯,替自己做最适合的选择。台湾目前的社会福利政策,已经意识到堕胎行为的其中一项影响因素,是怀孕生子对于女性所造成的经济压力, 因此也逐渐推行育儿补助,然而,我们也必须了解,经济、疾病、或者性侵害,并不是女性决定不生子的唯一因素,并且相信决定堕胎的成年女性,是最瞭解自己身体与人生目标的个体,透过性教育以及自愿参与的咨询辅导,每一位女性都有能力做出对自己最好的决定,而不受法律或者政府不平等的控制。(你会喜欢:Be proud to be a Woman,我的身体我做主

 
 图片来源

许多人批评五十年前的“性革命”,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带来性泛滥、性疾病、性剥削等性的黑暗面,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场“性革命”,也成为了一场情绪激昂却充满深刻意义及理论的“文化革命”。

直到今天,这一场革命仍然冲击着人类几千年以来的思想及道德论理,但也开启了无数的对话空间,并且开辟了许多在人生中不一样的选择道路,而今天的你我,无法避免这场革命对我们社会以及生命的改变。

我们可以选择张开双眼观察,并且思考什么样的世界能让所有人活得美好,或者是要用马眼罩来限制我们能看到的世界,活在框框里的小世界。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