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和身边的人聊聊,就会发现许多人都曾有过被欺负、排挤,甚至是霸凌的事件。当时的我们不懂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被讨厌,我们试图去替自己辩驳却只换来更多的嘲弄,而霸凌之后,我们学着释怀,但我们不感谢当年欺负我们的人,因为所有的成长,都是我们自己的努力。听听女人迷共同创办人  的分享!(推荐阅读:写在被排挤之后:心是坚定的,没人可以伤害你

不知道有没有过这样的调查:人口被排挤过以及人口主动排挤比例?学生时期的我曾被同班同学排挤超过四年,横跨小学与国中。

我想不太起来在小学五六年级中有任何一次与全班同学开心相处的经验,这时的我被班级中大约 2/3 的人讨厌,连班导都不喜欢我。年纪还小的我一直都想不通原因是什么,而当时的自己为了让自己成为“万人迷”,总是用着强自武装、其实卑微的姿态在与同学交流着。而多年之后的我才终于发现,当时的同学不喜欢我的原因正是那时的我总想要变成别人,又看不见自己的缺点,画虎不成反类犬

而印象中班导身边总是围绕着万人迷们,对我总是用一种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态度与眼神回应我的需求,年仅11岁的我就已经开始体会,那些“因材施教”又“充满耐心”的热血教师或许存在于电视里,但并不存在我的小小世界里。

等到暑假去上救国团女青年会的珠心算班时一样的状况再度发生,全班同学加班导一起排挤我跟坐我隔壁的女孩,印象中起因是我和她第一次考试考很好,班导以为我们联合作弊,其他同学也不相信,即使之后每一次我都试图着维持好成绩也扭转不了一切,那是我人生中唯一必须用痛苦形容的暑假。

我还记得长大后有次与妈妈聊天时把这样的经历当玩笑告诉她时,妈妈极为惊讶且不舍的反应让我着实吓了一跳,年纪还小的我因为害怕,也因为对这样的事情手足无措,总以为不说才是对的。但看到妈妈泛红的眼眶时我才知道,没有人活该被排挤、更没有人活该被不公平的对待。(推荐阅读:我们生来孤单,却学着合群

等到国中时的被霸凌(这里使用“霸凌”是因为真的不只是被排挤而已),原因则是因为我太单纯(或者可说是“蠢”)、不懂得交际,更不晓得何谓‘拉拢势力’。国一时我以为的好朋友有天突然跑来跟我说:“陈怡蓁,我不能再跟妳好了,因为我要去某A那边。”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班上早就形成两派团体,一派以我为主、一派以那位班花某A为主,其他人则是个体户,两边都往来但也都不讨好。

接着就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两年求学时光,我没有被身体霸凌,而是被不停的被言语霸凌,不知道花了多久时间我才把心里的墙筑好,才能将那些每天像石头般砸向我不堪入耳的言语当成耳边风。我还记得国中毕业典礼那天我有多开心,别的同学哭着离情依依,我却得假装镇定憋住快喊出声的:“万岁!”(同场加映:生气之前给自己三秒钟,练习“不批评”的学问


图片来源:来源

大概就是这些团体生活经验的失利让我曾经好害怕人群,并且绝对不去有不认识的人的场合,以及非常不擅言词到几近无聊;不会吵架更不懂得表达生气情绪,以及很会隐形自己。

不过我同时也得到很棒的能力:懂得察言观色、超脱的看周遭事物,以及自我疗愈的能力很好。(推荐给你:十首抚慰人心的疗愈系歌单

而这些能力对出社会之后的我有着非常大的助益,更让我总是可以在混乱的场面中保有冷静与理智。但这个时候我绝对“不会”说:“谢谢那些曾经让我痛苦的人,你们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这种话。

过去带给我痛苦是真的,可是成长是我给自己的,与霸凌者无关。

因为我有爱我的家人与坚强的心理素质,所以在每一次濒临崩溃时依然可以拉自己一把,而这些并不是那些霸凌者给我的帮助。

时间,让人们觉得一切存在有了意义,而时间的前进更让过去的经验和对未来的憧憬交叠,进而成为现在的自己。成长,就是不断的被过去、现在、未来影响,在某一个关头触发新的思考或感动。我想我不会真的忘记痛苦的记忆,霸凌也好、失恋也好、因为发现自己的不足而情绪崩溃也好,但我依然向未来前进着,而“过去”则是一次又一次灌溉自己的养分。(推荐阅读:失恋之后,你用眼泪换来哪种人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