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女孩们,尝试过一个人冒险旅行吗?当背包客最棒的地方就是可以和不同的人相遇了,相遇的方法,莫过于在青年旅馆里和其他国家的旅客聊旅游心得、聊各国文化,或者是尝试在沙发冲浪里看见最当地的文化,你,都尝试过了吗?(推荐阅读:没做过不能称为背包客!22个旅人一定要做的事

“We can meet for coffee today, and you can stay at my place if we understand each other good.”(我们可以今天可以碰面喝个咖啡,如果我们懂对方妳可以住我家。)我在沙发冲浪的信箱里收到了这样一篇讯息。

这是我到德国柏林的第一天,我躺在中国女孩M的沙发上,找着这天晚上的住宿。M 是朋友知道我终于决定要去柏林后引荐给我认识的。柏林可以说是完全不在我的旅行动线之内,但一路上有太多人告诉我柏林的好,让我念头一转,在延了机票后一路从巴黎坐了两趟夜车来到柏林。如此临时的跑来,我按照惯例的在沙发冲浪的网站上发出open couch request。和伦敦、阿姆斯特丹、比利时、还有巴黎比起来,我在柏林所收到的回覆少了很多,虽然不是没有人回覆,但时间都搭不上。不想给 M 添麻烦了,所以即使这篇讯息和发讯者的档案并不让我感到100%放心,我还是和他约吃了早午餐,看我们“懂不懂对方”。(推荐阅读:沙发冲浪,不小心冲进 Google London

虽然经常和其他要去旅行的朋友推荐沙发冲浪,但我也不想美化它,即使在纽约接待日法混血美国女孩 L 时我们一致认为, 沙发冲浪见证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也无法否认偶尔会遇到想占妳便宜的沙发主,所以除了自己要把对于邀请来函的敏锐度提高,没有别的了。姑且一试吧,我和发讯者碰了面,果然和我的直觉一样 —— 我完全懂他的“意思”,但我并不想接受那样的“意思”,于是我当下回绝了他的邀请,说自己有地方住了,找了藉口离开。

柏林是欧洲最便宜的首都之一,它着名的历史、文化、以及近乎24小时不打烊的 party 让这个城市吸引了许多年轻人造访,也自然也有数不清的便宜青年旅馆。睡别人沙发时毕竟是受人恩惠无法挑剔,但若是要自掏腰包我便得斤斤计较了。回到 M 家,我花了一些时间比较青年旅馆的价钱和品质,拨了通电话给离 M 家约20分钟路程的 Cat's Pajamas Hostel 确认他们还有床位,便动身前往。(延伸阅读:柏林,那个阴郁却令人喜爱的城市

“Cat's Pajamas”(猫的睡衣)通常被用来形容某人(事)是特别的、有风格的、或有创意的,因为在1920年代,睡衣(Pajamas)算是种新的流行,而猫(Cat)则是形容在爵士乐时代留着鲍伯短发、穿着及膝背心洋装、化着妆的潮流女性,也因此不难想像这间青年旅馆虽然并非以接待女性为主,却十分对女孩的口味,我也遇到许多一个人旅行的女生来这边投宿。工业风格的设计搭配着温暖的原木家俱色调,这间青年旅馆在装潢上所下的功夫可以比拟高级旅馆,色彩丰富的壁画也替室内空间增添了不少活力。餐厅及开放式厨房的部分则应有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的员工非常用心的维持公共区域的整洁,大厅的气氛也让人感到放松,可以安心的穿着睡衣四处乱躺,安静的氛围让我可以专注的工作写字。

The Cat's Pajamas Hostel 位于美丽的 Kreuzberg 及 Neukölln 地区,离柏林地铁 U-Bahn Hermannplatz 站步行仅需两分钟。Kreuzberg 字面的意思是“十字架山”,在1970年代后期曾是西柏林最穷的区之一,在东西德统一了之后则成了柏林的新文化复兴的中心,成为流浪艺术家、嬉皮、酒鬼、庞克等人物的群聚地,同时也有着高比例的外来移民在此落地生根,其中又以土耳其裔为最大宗,也因此有了“小伊斯坦堡”的名号。(延伸阅读:蜕变后的柏林


天气好的夜晚 Kreuzberg 会有许多年轻人聚集在席地而坐、饮酒作乐。

基于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柏林,我都是当天才下楼询问柜台当晚还有没有床位,所以我每个晚上都在换房间,住过了它们的八人、六人、及四人女生宿舍。我当然不是没有想过换旅馆或搬去其他沙发主家,但 The Cats 的干净度、便利性、舒适度以及预算真的可以说是物超所值。不仅如此,每一个床位都有自己的插座还有个人储物空间,所以虽然是和别人共用房间,房客依然各自保有一定程度的隐私性。

The Cat's 不是疯狂的 party hostel,但可以用不太贵的价钱在柜台买到啤酒(来德国怎么能不喝啤酒呢?)、咖啡等等。除此之外,每天早上只要4欧便可以享用美味的早餐吃到饱,有新鲜 yogurt、咖啡、牛奶、cheese、德国面包、谷片、salami(一种用盐巴腌制风干保存的香肠),当然如果想要更省一点,附近也有便宜超市让你可以自己买菜回来料理。(延伸阅读:柏林美味私厨!台湾女孩用料理闯荡欧洲

这间 hostel 唯一称得上是缺点的事情大概就是住得楼层越高、wifi 的讯号越弱,但反正在房间就是睡觉,除非妳有网路成瘾症,否则这应该是构不成什么大问题的。房间里没有冷气,所以在七月时还挺热的,不过对来自热带岛屿的我还算是可以忍受。另外,我也发现许多青年旅馆是没有提供毛巾和吹风机,甚至连床单及被套都要另外付费,但到了 The Cat's 完全不用烦恼这方面的问题。旅馆内也有付费使用的洗衣机及烘衣机设备和脚踏车租用的服务,亲切友善的员工也会详尽的提供在柏林所需要的观光、交通资讯。

我在这间几乎像是家一般的 hostel 待了四个晚上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回到了 M 家,虽然原本没有打算要住青年旅馆的,这额外的花费却花得十分甘愿。


柏林夕阳

在M家又待了两个晚上后,我回到了在阿姆斯特丹的沙发主泰斯家,和他说了柏林那位沙发冲浪发讯者的事,他斩钉截铁地说,这还用说吗?他摆明了就是那个“意思”。

= 九万脸书粉丝页 =
= 九万部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