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日本女人的独立从小开始,并深知如何拿捏依赖与自主的平衡,无长时间的陪伴,也能保持彼此需要的感觉。

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感情独立”,是在交了第一个日本男友以后。在许多身边朋友甚至我自己的观念里,大家没说出口,对好男人的定义似乎是:会做人,更要做牛做马再加个座骑。当时我照用这样的心态和日本男生交往,不只鼻子碰了一层灰,一开始心还凉了一大半。

由于东京首都圈幅员广大,多数人只能靠电车通勤,要温馨接送?约会完只送妳到票闸口是正常,送妳到月台几乎是没有、何况送回家;要常见面?因为各自的上班地点大多横跨半个首都圈之远,一个礼拜见一次也挺标准;可以随时急 call 诉苦讨拍?日本人有全世界最会设身处地为人着想的毛病,接通电话的第一句话一定是问对方:“亲爱的,你现在方便说话吗?”(延伸阅读: “日本女人随时都要带妆”背后的日本礼貌哲学!

中午想打电话,担心他在开会;晚上想传简讯,心想他还在加班。日本男人甚至觉得有时传个 line,不用通电话也尽到了每天关心的义务。

这些对台湾女生来说,完全打零分的状况,对日本女生来说没什么见怪不怪的。以前是纳闷我们被宠坏的原因,观察后发现,日本人有相当纯熟的“独自生活”能力,而且是从小就被训练出来的。

(Getty Images)

 

#455460563/ gettyimages.com

女人的独立从女孩开始

曾经和几个家里有小小孩的日本家庭用过餐,除了强褓中的婴儿,其他一岁半、五岁、七岁的孩子们,都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自己用餐。孩子们可能会有挑食的毛病、或是途中想离开餐桌,但只要父母稍微提醒,依旧还是坐着,不需要父母半哄半喂,连一岁半的小小孩都可以自己用餐完毕。

我还没研究日本人妻怎么训练小孩吃饭,但在路上,常见到大人让两三岁的小孩自己上楼梯、坐手扶梯和过马路。大人没牵他们的手,但视线也绝对不离开小孩。(法国的育儿案例: 法国妈妈轻松教养,孩子好快乐好自由


马路和手扶梯都是一般认为危险的区域,在幼儿园阶段,学校老师也会带小朋友练习过马路。换句话说,日本小孩从小被训练,在危险中独自确认自身的安全,似乎也间接培养出日本人面对危机时的镇定心态。在东京搭电车,也常看到背着书包、带个黄色帽子的 小一新生,自己搭电车回家,相当的独立。

当然,在正常感情中是不至于有什么危险情况,然而受过如此严密的训练,让日本人从小在食衣住行上学习独立,长大后在交往过程中,也就不怎么需要依赖另一半。(延伸阅读: 这个他哪一点最值得依赖

是任性?还是依赖?

可能台湾女孩会觉得疑问的是,如果我不能依赖另一半,那交男朋友干嘛?对此,我们可以从日本两性专栏作家内野さくら在文章中提到的来思考:

男人其实喜欢被另一半依赖或撒娇,因为这时他们可以感受到“被需要感”,男性尊严也油然而生。但因为男人是容易担心被淘汰因而随时处于竞争压力下的社会性动物,此时如果另一半太过依赖他们,反而会造成他们额外的压力,进而疏离这段关系。

由此可见,“适度”而不要“太过”的依赖是很重要的。但要如何在“适度”与“太过”之间拿捏呢?举例来说,要求男生做牛做马、随 call 随到、把“你不这样做就是不够爱我”当作天经地义的论点施压于对方,都是太过依赖甚至已经到了无理取闹的地步。

日本女生不会觉得约会完要自己回家,男人就是不爱她;也不会觉得男人因为工作忙碌无法陪她,就是对她不好。相对的,当自己迷惘时,向男人询问意见,或是当自己忙不过来时,请求男人的协助,都是“适度”的依赖,也会让男人看到自己女友可爱无助的一面。(推荐你看: 把眼泪化作你的柔软力量

除了把“适度地依赖男人”当作一件拿手事之外,经济上的自立也有利于感情的发展。所谓经济上的自立不光只是女生自己有赚钱、有收入,而是愿意支付两人在感情上共同发生的消费支出,举凡吃饭等小事一切在内。当女生愿意平摊或是照着两人认为合理的比例负担约会的花费,发表个人意见时才能保住说话的份量,男人也会觉得自己的女友是“有自己个性的女人”。

接下来,日本的一个人生活不尴尬

一个人吃、一个人生活

照日本女性的感情观来看,除了上班开会或下班应酬之外,没有约会的时候,最常相处的人应该就是自己了。甚至不一定是年轻女性,日本的“一个人家庭”的家户数量,也已经占据全国三成以上。趋势大师大前研一在三年前出版的《一个人的经济》里提到,70年代后期快速成的夫妻和两个小孩组成的家庭已经不是主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的家户”,估计在 2010 年已突破 1500 万户,开始超越核心家庭的户数。“一个人的家户” 以前是以年轻未婚者为大宗,现在则是未婚、晚婚、熟龄离婚和高龄独居的人数增加带来的结果。(你会喜欢: 一个人生活的幸福提案

针对一人经济的崛起,在住的方面,日本的建商早在十多年前即规划出独立式套房的物件,近年则是流行与5、6位甚至10位以上的室友共住的 share house;在食的方面,不少高档百货美食街与超市都主打销售一人份的熟食或生鲜蔬果包,各类餐厅也持续扩大吧台(counter)座位区。

说到适合一个人用餐的吧台座位区,在东京,一个人去餐厅用餐绝对不是件尴尬的事。除了拉面、牛井本来就适合坐在吧台区快速食毕之外(注),对于讲求优雅吃相、想从容久坐、又不想只吃咖啡店的三明治的女性,则可以选择有提供洋风轻食、日式定食或义大利面等的餐厅。

“Soup Stock Tokyo”是近年快速展店的轻食餐厅,贩卖七、八种类的汤品,有大小 size 可选,还可再搭配米饭或面包、饮料成为套餐。店铺可见于 JR 各大站或商场,广受日本女性欢迎,男性客人也很常见。

“Soup Stock Tokyo”的座位设计偏向方便一个人用餐的吧台区,仔细看高脚吧台区的座位比沙发区还多!

对于食量大的女性来说,将义大利面和风化的餐厅“洋面屋 五右卫门”不外乎是个好选择。面类成为定食的主角,搭配上附餐的沙拉饮料一次送上。店面都有吧台座位区,非常方便一个人慢慢地享用。

有别于台湾分店以四人座为导向,正港在日的“大户屋”是平价实惠的定食餐厅,基本上在每间分店中央,会设有一张大长桌,中间以酱料区或盆栽加以区隔,化解单独的客人面对面的尴尬。(特色日本餐厅: 另类日本居酒屋:庞克你的酒,摇滚你的桌

以上仅列举三家餐厅,实际造访东京的话,还有更多的餐厅、咖哩店、甜点店等,都可以发现独自一人用餐的客人。因应社会现象转变而迅速调整的日本商业模式,除了在服务“一个人客户”的设计上发挥巧思,同时也因为贴心又友善的环境,让原本已经够独立的日本女性,更是可以精准打点生活上的一切。

吃饭不用人陪、回家不用人陪,但在两人关系中努力塑造让另一半有被需要的感觉,似乎可以说,日本女性在感情上,是最懂得拿捏独立的另一种社会性动物了。

(注:一般来说,日本女性不会独自一人去拉面店或吉野家等牛井店,尤其是牛井店,因为牛井一开始是方便劳工阶级快速扒饭的低价食物,到现在还是有些女性是不吃 牛井的。女性就算真的想吃,也是打包外带回家吃。)


参考网站: myn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