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罹患爱滋的越南妈妈如何坚强生下健康的宝宝,反思社会,期盼有更多的管道去正视与关怀爱滋家庭的权益。

我曾在新加坡的传染病中心工作了一年多,主要提供 HIV 爱滋病患者社会心理支持与谘商服务。当时,每天都像在洗三温暖。由于人力资源不足,该单位又没有雇用外国员工的经验,加上社会本身对于此疾病有许多误解,导致社会资源难求,传染病中心的专业人员在工作上遇到许多阻碍。那时工作非常辛苦,我下班时经常是筋疲力尽,有时则因为制度上的问题满腹委屈。即使离职了将近两年,对于当时的疲惫与无力感我仍记忆犹新。(你也会喜欢:身为女人,我们不需要向世界证明什么

然而,那段时间,我也经历不少动容时刻。我永远忘不了一个下午,我因为工作不顺利,心情沮丧,正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忽然听见有人敲办公室的门。我一打开门,出现在眼前的是我的一位女性病人。我已经认识她一年多,她说她想来看我好不好,然后笑着告诉我,肚子里的宝宝六个月了。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我也笑了,那大概是我当天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我问她,可不可以摸一摸她的肚子,她开心地笑着说,好呀。我说,宝宝踢你肚子了吗?她腼腆地说,常常踢。摸着她扎实、圆鼓鼓的肚子的那刻,我眼泪几乎要掉下来。(推荐阅读:请感谢,愿意在台湾生小孩的妈妈们

这位准妈妈是位很瘦弱的越南女性,最初认识她时,我刚来新加坡工作不到两周,当时的我很菜,处于战战兢兢的学习阶段,而她则因为刚开始服用爱滋病药物,身体机能常常因为不适应药物的副作用而来医院报到。

她每次来总是由她的老公陪伴着,看完医生后,两人就会跑来见我。现在,看着气色红润的她,我不禁想起,她无预警怀孕一个月时,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傻楞楞的站在我的办公室外,好不容易等我忙完其他事走到她跟前时,见她几乎就要哭出来了。她语无伦次的说,怎么办,好怕宝宝也会染病。

我听了后,也开始感到紧张,因为病患在毫无准备之下怀孕的情况并不多见,况且一周前她才跑来跟我说,她跟老公计画怀孕,想找我和主治医生谘询,我才正准备帮她和医生预约时间呢!于是,当场我首先拨了通电话给她老公,打趣的说:“你手脚会不会太快了?”后来,我找了她的主治医生沟通,医生做了紧急的处置,在抗病毒药物上进行了调整,并将她转介至针对 HIV 爱滋病孕妇的妇产专科医院。

下一页,每个生命都值得期待

她这五、六个月来受到严重孕吐的折磨,但仍然坚持常来见我。她的面容总憔悴得令人心疼。她的丈夫也是我的病人,为了负担政府没有提供补助的产检费用,工作的比以往更卖力。幸好,两人庞大的爱滋病药物费用有拿到医院的津贴。夫妇俩每次来总是笑着面对我,她老公始终自嘲地开玩笑说,没工可做只好两人都饿肚子。他还时常抱怨老婆的胃口太好,快把他吃垮了,但同时质疑老婆食量那么大都不知道吃到哪里去,体重永远都只有四十公斤。我总是很喜欢见他们,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一丝的互相埋怨。他们没计较过是谁将病传染给谁,只听过老婆担心老公工作太辛苦,老公担心老婆身子太瘦弱,挺不过怀孕的辛苦。(推荐阅读:第一次怀孕,我选择面对自己的挣扎

这位越南准妈妈不太会讲英文和华语,所以我总是用简单的单词跟她沟通。每次会谈结束离开前,她老公都要跟我说,我老婆很喜欢你,常常很想念你。今天离开时,她笑嘻嘻地拿了一袋山竹给我。我跟她说,你留着吃吧,你需要多点营养呢!她说,我跟宝宝都吃好多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她换上孕妇装,白色底红色花朵的长洋装,我觉得她好美,我默默为她祈祷,希望宝宝健康出生。(推荐阅读:开心迎接新生命,保护你和宝宝

备注:HIV 爱滋病患妈妈也可以怀胎十月,生出健康的宝宝哦!怀孕期间,妈妈若有服用控制病毒的药物,可以降低宝宝出生就患病的风险。宝宝出生后,也会视情况投药,直到确定宝宝体内没有病毒存在,便可终止用药。这位越南妈妈的宝宝出生后,受到很谨慎的医疗照顾,宝宝是小男生,很健康,体内没有检测到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