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听女人迷作家西西莉亚惊险的快捷邮件搞成蜗牛邮件的故事,一边感谢台湾辛苦的邮差们。

讲到新加坡,大家会想到什么呢?鱼尾狮、鞭刑、干净、圣淘沙、热带、Singlish、升学压力、花园城市、高楼大厦,但就是没有人会把新加坡与“荒谬”与“慢”联想在一起。(推荐阅读:七个原因,我决定爱上新加坡

新加坡人做事一丝不苟,凡是按部就班,这是优点,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可以说他们不知变通,不懂换位思考。在新加坡,政府最大,好处是政策推行有效率,坏处是牺牲人民的时间和金钱。同样一件事,由台湾的公务体系来处理,可能不用一天可以完成,公务员的存在就是为了推动政策与为人民服务,缩短作业时间,凡是要为民众的方便着想一向是我们对公务体系的期待。然而,同样一件事交到新加坡公务单位的手中,没有两周、一个月的等待与令人咋舌的费用,他们大概无法完成你委托的任务。

新加坡作为一个极为先进的国家,邮政系统的效率简直是令人诧异的荒谬。新加坡邮政叫做 Singpost,新加坡虽然不大,但各区都有 Singpost 的邮局直接受理邮政业务,照道理来说寄信与收件都相当便利,然而,我的经验告诉我,你绝对不能百分百信赖 Singpost,并不是说他们会搞丢你的邮件,而是他们的邮政人员并不像台湾、日本的邮政人员一样热心为民服务,使命必达。(延伸阅读:要做好工作,“使命感”比“有热情”更重要

前几周我妈从台湾以中华邮政将重要文件寄给我和我老公,由于时间紧迫,因此选择以最迅速的 EMS 航空国际快捷,预计的到达时间是三天后。然而,一直到了第四天,我们都没有收到任何快件,也没有半点来自邮局的消息,于是我们开始了为期四天的追信之战。首先,我们登入新加坡的 EMS 快件处理进度查询系统,发现状态栏标注了“地址不详,无法送达”,在确信老妈没有写错地址后,我们拨了电话到 Singpost 客服中心,得到的答案是,前一晚因为信件太多,邮差下班之前来不及送完,客服人员承诺,我们的信件在隔天白天会送达。我们心想,好吧,晚一天到也还来得及。

然而,第二天到了傍晚,还是不见我们痴痴等待的邮件,于是,我们又打了电话到客服中心。这次接电话的是与昨天不同的客服人员,在花了好些时间查询后,他告诉我们,邮差下午有到我们的门前,但因为没有电铃,他就留了张通知纸条在门前,标明要我们自己去领。我们取了纸条,一看,领件地点竟然不是离家最近的邮局,而是中部的邮务处理中心。于是,我们又问客服人员,是否能够请邮差隔天再送一次,我们会在家等着签收,他回答,没有办法这样做。我们问,你们的邮差送这么重要的国际快捷都不带手机好方便连络收件者吗?他说, Singpost 的邮差是不带电话的。最后,我们提出要求,问他们是否至少能够将邮件送至我们家附近的邮局,方便我们就近领取,那位客服人员说,这件事他要再向负责人问问,要我们晚点再打过去确认。

于是,过了两小时,我们又拨了电话过去,甫接通,才发现我们又得把事情的原委重新解释给客服人员听,因为稍早那位客服人员下班了,他并未将我们的问题立案,也未做任何纪录或通报。在这位新客服人员的协调下,最后是让我们过两天到家里附近的邮局领取。过两天,也就是我们需要文件的那一天,若是再没拿到,我们麻烦就大了!

来到预定自行取件的这一天,我们又以电话确认信件已经从中部的邮务处理中心送出至家里附近的邮局之后,我们乘公车来到了家里附近的邮局。收了我们的取件单后,邮局的员工走到后方的待领取文件区寻找我们的信件,不幸的是,经过几位员工轮番寻找,我们将近四十分钟的等待,信件还是下落不明,这时的我们已经急得像热过上的蚂蚁,因为再过没几小时我们就必须出发去机场赶飞机了。 最后,或许是听见翻找信件引起的骚乱,有一位看上去很资深、可能是督导级主管的女人走了出来,看了看我们的领件单,然后又走向待领取文件区,过了约莫十分钟,她微笑着拿了一个 EMS 国际快捷信封出来,那正是我们日夜等待的信件!我从没有在收到一封文件时这么激动过!

不得不佩服 Singpost 的能耐,把昂贵的国际快捷变成了蜗牛邮件,而且还让民众不知又花了多少心神、时间与电话费在追讨信件上。这也让我想起两年多前我刚到新加坡时,老妈寄来一箱约十五公斤重的包裹,我也是经过了好一番功夫才领到,而且因为没有直送到府的服务,所以虽说最近的邮局离我住的地方走路顶多半小时(其实还是满远的),我领了沉重的包裹后,也只好招了辆计程车把我自己连同包裹送到家。

Singpost 真该改革了,真想写信给李显龙,让他们向中华邮政或是日本邮政学习一下。(另一种思考:失灵的公权力,让台湾输惨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