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美丽”一定还有其他选项,好比果敢坚定、绝顶聪明、天真善良。怎么美丽总是名列前茅,甚至决定一切?

我们拥有不美丽的自由吗?

前阵子我去了首尔,塑胶之城。整座城市遭复制人大军进袭,清一色大眼长发,饱满额、尖下巴、高鼻梁,割双眼皮早已不是手术,而是理所当然的成年礼。那几日出游我全然失语而无字,语言当机宛若脑瘫。无神瞪着游览车窗上的倒影时,我对自己喃喃道,再待下去我就要窒息了。(同场加映:贫穷的北韩也疯整形?

这种时候我特别羡慕莎莉。她是维吉尼亚·吴尔芙意识流小说《戴洛维夫人》中的角色,主角克莱莉莎年少时的好友,几乎是她的反面:波西米亚式的贫穷,开放,叛逆,最重要的是“she never dresses to please the world.”人说“女为悦己者容”,但莎莉从不为谁妆扮自己。

我们究竟为谁妆扮自己?

你不见得喜欢那些粉红桃红的眼影腮红,都是安全牌,粉色系可爱,大地色系沉稳好搭配,好多杂志和女人我最大都谆谆告诫:你最好化身法式优雅清新甜点系女孩,好迷人最适合约会;快学会“好媳妇妆”才能在拜访对方父母时留下好印象。偶尔你也想画上艳酒红亮魅紫甚至孔雀绿埃及绿,但是那不对,人们说,看起来不够乖,太妖媚。


图片来源:来源

穿裙子时你必须夹紧双腿,领口过低你要时时照看,裤子太短要小心不怀好意的眼神。而我永远忘不了母亲用嫌恶的眼神看着我的手臂和大腿的样子,以及她拿着我新买的衣服当着全家族的面前笑我“拉炼拉不上”的情景。朋友的朋友说,她只要传一张照片上脸书就随即接到母亲的电话:“你怎么胖成这样?不是说好要减肥吗?还有你那个朋友,不是要找工作了吗,怎么丑成那样妆也不化?”更有甚者,我还听过只要双腿一开就尖声骂女儿“破麻”的母亲。

但是只有你自己明白穿洋装时你有多雀跃,一块剪裁得宜的布花就能和整座热带的花鸟一起飞翔;穿着短裤迈步奔跑时你无比自在,未来一直来一直来,你永永远远不打算为谁而停留。(同场加映:当女人好幸福,别让性别刻板印象否定妳的美!

看看网球名将芭托莉。 2013 年温布顿女子单打冠军的她黑发黑眼,不高也不瘦,和一般金发长腿的网球明星大不相同。网友骂她:“肥猪凭什么赢”、“油脸的法国婊子”、“芭托莉有鸡鸡,快检查她的裙子。” BBC 主播因佛岱尔评论道,“我不知道芭托莉的父亲是否曾在她小时候对她说过:‘妳永远都不会是个像莎拉波娃一样的美女,身高 180 公分,有一双长腿,所以妳必须更努力来弥补妳的不足;妳必须奋战不懈才可能成功。’”。


图片来源

温布顿,网球世界的顶端,她在通往天空的竞技场赢得奖牌,靠的是自己。

然而无论女人再怎么聪明勇敢有智慧高成就,如果缺乏美丽那么她就“可惜了”、“必须更努力才行”。原来美丽是好佣人,坏主人。可是世界那么大,人生那么长,佣人主人的空格里一定还有其他选项,好比果敢坚定、绝顶聪明、天真善良……怎么美丽总是名列前茅,甚至决定一切?(你会喜欢:《真善美》:当你拥有真善,就能拥有美

麦可汉内克的《爱·慕》名列我最爱的电影前五名,拍的不过是老人照料瘫痪老妻的日常。女主角是《广岛之恋》的艾曼纽丽娃,当年她的美丽连黑白电影也遮掩不住。美人最怕迟暮,君不见满街林立多少医美诊所整形外科,大幅广告与跑马灯不停谆谆告诫女人:“色衰则爱弛,爱弛则恩绝。”但她不怕。接受考验的反而是观众,老电影迷眼睁睁看着衰老的佳人一点一滴拆解她的风华绝代,对着观众敞开垂皱的乳房,用鸡爪般的骨手挖取内心的婴孩,透过镜头与千万双眼神相遇,她说,这就是生命的黑洞,你们好好看着──眼对眼,心对心,此刻我们坦诚相见。


图片来源

电影没有起伏跌宕的剧情,仅有日常,再平凡也不过的日常。老人替她洗头脸身体,穿鞋袜,喂饭,上厕所前后穿衣脱裤,一块练习走路。她活回去,像婴孩,他也活回去,像父亲,耐心永无止尽,我甚至可以在反覆又反覆的动作中读出潜台词:“倘若当初俩人一起老去的誓言岌岌可危,那么就让我陪妳再长大一回。”

“没理由再这样活下去了,对彼此都是受罪”她说。“但你没让我受罪呀。”老人安慰她。大多数时她像摆在床单上的一块肉。尚未去皮,全是细骨,布满皱褶与疙瘩,肉贩剁完后就会丢开的那种烂鸡肉。抱她上下床时,两具皱纹满布的肉身相拥,再没有任何激情与欲望。

色衰而不弛不绝的才是爱。

美丽自然有好处,多少人向往豪宅洋房里轻松愉快的人生?但我做不到,所以我从首尔落荒而逃,却逃回一个逐渐向那座塑胶之城靠拢的城市。那是一名男子只要拥有三星员工证和 MBA 证书就能畅行无阻的国家。岂止黄金,简直钻石白金单身汉,多少美丽的复制人大军蜂拥而上。但我依然相信所有的保守社会里皆有不愿成为复制人的女人,即使高颧骨塌鼻子,凤眼一扬就是万种风情,纵使她不为谁打扮也能拥有全世界。(延伸阅读:外在的美是种武装,内在的美更永恒

或许正因为她不为谁装扮自己,世界才向她敞开双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