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人们越来越喜欢发明一个新的词汇去形容某一种人,一开始会觉得很新鲜有趣,如败犬、草食男、剩女等等,但到后来社会会因为这些词汇,开始将人们归类贴标签,可是人们应该是不同的个体啊,硬是把社会区分成一个个小团体,团体与团体间开始互相讨厌,社会就会分化成我们越来越不喜欢的样子。(性别分化:性别广告谁买帐又害了谁?事实上答案是男女双方

 

中学的时候一直很困扰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爸妈老师都觉得听摇滚乐不是好孩子。我曾经冲家长大吼过:“摇滚乐不是愤怒、莽撞、吸毒之类的东西!摇滚乐代表真实、勇敢,代表一种自由精神!”我给他们听一些相对舒缓而深沉的作品,希望他们能够祛除一些偏见,认识到这种真诚与独立思考的可贵与难得。(推荐阅读:关了灯不黑暗,十首抚慰人心的疗愈系摇滚歌单

(Getty Images)

 

#146634796 / gettyimages.com


现在我终于明白,传统长辈们对摇滚乐的偏见,基本上是个人价值观上的偏见。因为在他们的意识深层,已经被教育与历史磨砺出一个结论:“对真实与自由的追求是不好的、不安全的”。所以你展示给他们的真实,只能被他们理解为一种愤怒、莽撞的姿态,反而加深了偏见。

从那之后我和最好的朋友几乎都是因为喜欢同样的音乐而走到一起。一起取暖,坚信我们喜欢的是好的东西,保护我们的小众喜好,我相信同样的小团体分布在全国各地不同的角落,同样自视甚高,认定自己找到了大多数人无法识别的珍宝。(推荐阅读:不甘小众的普普艺术教父:安迪沃荷

但是“任何事物都是发展变化的”,小团体总是会发展壮大,每个人都可以影响身边好几个人,小团体当然也会变成中团体直到大团体。当环视一圈发现手中的“珍宝”已经没有那么特别了,在一个讲究与众不同的时代,必须要把自己和“众”区分开来。

现今,批斗的刀锋对准了“假文青”。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假文青到底基本定义是什么,这个词的由来、概念、范畴也一直不清楚,上网查也查不到。可是突然有一天,我身边的摇滚青年(多数是女生)旗帜鲜明地针对起了假文青。我问了其中几个人假文青是什么,没有一个像样的回答,有人给我发了个网址连结,通篇都是给这个名词贴的各种标签,类似于“长裙、帆布鞋、矫情、拍天空草地……”。

这种贴标签的行为感觉特别熟悉,简直像极了我刚喜欢摇滚乐那阵子师长们给摇滚乐贴的标签“毒品、烟熏妆、愤怒、淫乱、脏话连篇……”。(延伸阅读:撕掉年龄标签!成熟女人更美丽

其实我认为这一代人反对文青和上一代人反对摇滚是同样的心理历程。就像在一个不敢轻言自由的时代里、人们认定自由精神是一种危害一样,在一个物质崇拜的时代里、情怀和理想主义都被认定是“做作”和“假装”,因为它们并不能直接产生造福大众的物质和金钱。

在你鄙视上一代人轻易遵从时代规则的同时,自己早已潜移默化地进入了自己时代的法则。人生最恐怖的事情之一,就是你不得不发现,终于有一天,你变成了你曾经最讨厌的那类人。而更恐怖的是,很少有人能避免这个过程。

我不明白文青的危害性在哪里,也不清楚为什么那么多人用特别像心里不平衡的状态在辱骂这个称号。

所以从今天起,我宣布我是一个假文青,面朝天空草地,秋凉长裙开。

 

标签不该贴在人身上
〉〉女权主义老要求特权?当女权主义变成负面标签
〉〉当“单身”变成了你的标签
〉〉当“正妹”变成负面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