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曾经,在那个智慧型手机还不普及的年代,我们利用通勤时间背背英文单字,或为今天的工作暖身;利用零碎的时间,思考事情、思考人际关系;在睡觉前,我们会翻翻放在床头的书本、与自己对话。如今,这些时间好似都被智慧手机取代了。一闲下来总是会不经意地捞起身边的“它”开始滑了起来。你有多久没和自己对话了?放下智慧手机来一场与自己的 talk talk time 吧!(推荐阅读:科技让我们更孤独?研究显示...

我有一个奇怪的毛病,就是如果全世界都在一窝蜂的流行着什么,我就会不由自主的逃得远远的,等到风潮过了之后才缓慢的跟上,比如说拥有智慧型手机这件事。若不是后来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到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又厌倦了每次出门前都要上网查地图然后画下来(而且还不保证自己看得懂),我想我可能还会再逃避加入行动网路的世界好一阵子。

只是在被趋势推着前进的同时,我开始对于这样的习惯和依赖感到不安,因为我已经不只一次的听到不同的朋友告诉我:“我不知道没有聪明手机我该怎么办!”、“我离不开网路!”我自己拥有行动网路不到两年,但也已经发现自己的生活变了:以往出门时总是喜欢带上本书,有了聪明手机后,我在网路上阅读各式各样真真假假、有意义没意义的资讯的时间变多了,可是看书的时间变少了;闲着没事的时候我的大拇指已经在我察觉前便开始下意识的滑着手机,可是我放空自己让思绪奔腾的时间变少了、写作的时间变少了;我花很多时间解读那个谁所传给我的一字一句,绞尽脑汁思考自己的用字遣词,可是个把个钟头的你来我往深思熟虑却敌不过一个眼神的交会和声音里的情绪起伏。然后,我不禁问自己,到底是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还是科技已经“取代”了人性?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推荐阅读:当名画里的他们都变成低头族...

不安归不安,但是网路所带来的美好令人沈迷不已,我几乎是心甘情愿地被制约着啊!我以为这就是人类无法避免的未来,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变得(或已经正在发生)像“瓦力”里那些在太空船里懒散的人们,明明想要交谈的对象就近在眼前,却隔着萤幕在沟通。

还好,当我在欧洲旅行两个月,几乎是半强迫性的被推入没有行动网路的世界,有“什么”开始被改变了 —— 因为没有网路,所以在搭着十余小时的巴士时,我可以把时间拿来思考、写作、或与附近的人聊天;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时,我更能察觉周围的小细节;和朋友见面时,我可以好好地活在当下,和正在我身旁的人连结,而特别是在比利时的时候,我在那里所遇到的人们让我重新检视自己和网路的关系。

刚到 Antwerp(安特卫普)的时候,我在朋友的引荐之下于一栋主要为五个室友共同分租的房子待了好几天。说是分租但其实更类似三毛书里所描述的、她在西班牙所待过的“人人之家”,因为那里总是有来来去去的朋友和旅人寄住,那栋房子所承载的房客在我寄宿的其中一晚甚至高达17人!重点是,除了我们这些旅者之外,住在这栋房子里的人几乎都是用很古早的 Nokia 手机,有的甚至还是黑白萤幕!这对我来说是一件惊奇的事情,倒不是因为不用聪明手机而诧异,而是Antwerp算是比利时的第二大城,又,我在那间房子里所遇到的每个人都和我一样介于 25~30 岁之间,我单纯的觉得不用智慧型手机不大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所会做的选择,同时间,我以为那只是因为这些人是物以类聚,是特殊案例。

到了 Brussels (布鲁塞尔)时,接待我的沙发主已在自己的档案上注明他家没有网路也没有电视(像是回到 1989 年一样)不过他家附近有两家类似网咖的小店(但只提供上网、打电话、列印的服务,)所以如果沙发客真的特别需要网路,可以去那“解瘾”。想当然尔,他也是用旧式手机,还是预付卡。走进他小小的住处放眼望去是成堆的书还有一台很旧的收音机。他说不装网路是因为知道装了就会沈迷,说自己读书时是不是好学生连书都不带去学校,但信手拈来都是经典文学作家的名言,更对于他所喜爱的画家瞭若指掌。曾经在挪威路边朗读诗词,一天六小时赚了 100 欧元,在夏天来临前辞掉工作休息一阵子,只是想给生活多一点想像空间。他说,我不需要毒品,我的书和我充满幻想力的脑袋就是我的毒品。(推荐阅读:享受阅读,给自己静下来的时间和空间
 
 
和 Ghent 的沙发主走入涂鸦巷弄

再到了 Ghent(根特),我在那儿的沙发主是位在念生物博士学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女孩,但是她也一样没有使用聪明手机。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她:“为什么我在比利时所遇到的每个人都没有用智慧型手机?”她侧着头想了一下,然后开口说:“我也不知道...,这的确是有趣的发现。我知道有智慧型手机生活可能会方便更多,但同时我也挺喜欢这种不被网路绑住的感觉。也许我应该换手机,但是就是没有急迫性的需要啊。”

到这时,我仍然以为我所遇到的这些比利时人都是特例,直到我坐上了 Brussels 的地铁,发现车厢里面几乎没有一个人低着头是在滑手机,而是在看书,我才真正的“接受”这是个尚未被网路彻底侵蚀的世界。也因此,虽然大多数的人在听到我在比利时这个小国家待了两个礼拜都很惊讶,我却深知这个小国度的人们所给予我的是胜过任何一个大城市的,是我所待过数一数二温暖的地方。

离开 Brussels 的那天是清晨六点,我在摇摇晃晃的地铁上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孩睡眼惺忪地在看着书,然后想起了每一个不管在哪里遇见的人。也许这是我个人的偏见,但是和那些相处时眼睛巴着手机不放的朋友比起,我和这些选择让手机作为单纯联络用途的人有着更深刻的交流。(推荐阅读:其实每个人都寂寞!地下铁里的拥挤与孤单

当然我无法否认或刻意拒绝网路所带来的丰富资讯、其机动性以及便利性,我和这些旅途中所遇见的朋友也都是因为网路的关系才连结上,但是我还是不禁反思起自己的习惯来。虽然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在前进着,但偶尔将自己抽离出来,回到那个凡事都需要等待的年代,也许,生活会多了想像的空间,而不再需要靠网路来填补隙缝。

 
 
-九万的脸书专页-
-九万的部落格-
 
 
 

那些旅行中的深刻感受
〉〉意外且深刻的京都旅行
〉〉出发吧!光影旅行
〉〉为自己设计一趟“心”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