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 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 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 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 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 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昨晚利用睡觉前二十分钟上网浏览些部落格;每每从中总可以获得好多的感动和满足,像是杯香纯咖啡,不入喉有嗅觉的享受,入了喉也甘 醇香侬。

 

然后,读到篇文章提到了陈奕迅 【十年】这首歌,这对我来说真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一首粤语歌曲,脑袋中已有旋律,握住滑鼠的手指头快速移动点了两下,连上了YouTube找到了这一首歌的 MTV。

 

粤语(广东话)对我来说是非常 熟悉的语言,和我非常不流利的台语相较起来,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常常有人问为何能说,我都笑笑回答,纯粹是看粤语电影学来的。

其实没有说出口的是,我曾经有一个交往两年多的港仔男友。

 

那段时间因为对方工作的性质, 我们总聚少离多,连通电话的机会都很少,常常见了面只是吃一顿饭或是一场电影,便又匆匆结束。我有一个不似真实存在的情人,而对方也总是打趣说我是他的地 下爱人。

 

那段时间我过得很独立。

 

一个人上急诊挂病号;一个人搬家;自己逛街吃饭 看电影然后再自己坐计程车回家;周末自己打发时间,特别假日和姊妹喝茶聊天;工作上受了委屈一个人抱着枕头大哭,用眼泪卸妆;孤独了寂寞了,就用双臂拥抱 自己,告诉自己天亮了就没事了。

 

然后我开始听歌。大量的听粤语歌曲。尤其是陈奕迅的歌。

 

那时候有台车,常常在工作室加班晚回家,便在回家的快速公路上听着他的歌。有时候让车缓行,摇下车窗,让风吹吹的我短发,点上一只 薄荷凉烟,让眼泪随着风流逝,这时候不管外面的世界多喧闹,音乐多吵杂,我的半米立方驾座空间里是无声的,想呐喊的感情此时却哑了口。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 样。

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多讽刺。我们为了爱情穿上最美丽的衣裳,展现自 己最曼妙的姿态,在情人面前手足无措害羞腼腆,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中、心田里重温着曾经彼此的依存和眷恋。也在爱情背后掉眼泪,豆大的泪水似断线的珠儿落 下,我们却也倔呛地只用手背将眼泪拭去,不愿在爱中情里低头放弃,也一次又一次地用着曾经彼此的依存和眷恋来谎弄自己。

 

这甜如蜜糖毒似砒霜的爱与情呀。

 

听歌的这天晚上我还是掉下泪来。用耳机清楚大声 地聆听【十年】这一首歌,和当年其它更多感动我的歌曲。我的眼泪不是为了逝去的时光,而是给当年的自己在爱情中翻滚挣扎的勇气。我不舍自己当年的眼泪,但 是昨晚的泪,却好甜,有一首曾经感动自己的好歌,临睡前,再次提醒自己生命中有很多的感动,和必须拥有回首当年的勇气。让自己永远记得感动的悸动,拥有一份勇气让自己往下一个十年迈去。


更多凡宁带来的爱性情欲请见:凡宁 在Woman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