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几周前,女人迷作家 Nick,Hsu 写了一篇“脸书不分享也快乐!开心不开心都是自己的人生,文中讨论我们会不会因为科技的进步、社群网站的崛起 ,导致遗忘我们的真实人生。今天,Google 带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科技可能使面对面交谈不再热络,却有可能让一辈子再也遇不到的人联络上然后重逢。时代在转变,让我们换一种角度定义人生。(推荐阅读:定位你的人生


“你是不是蛮常上脸书的啊?”

“啊?”

前几天,朋友在吃饭的时候忽然问了我这么一句话,让满口食物的我顿时傻了一下。

我当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还好吧?一般般啊!”,但事后回想,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

记得之前出国在外,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第一件事情,除了找食物以外,就是找无线网路。如果有无线网路,连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脸书。从外地回到家之后,打开电脑,也是先点开脸书,随意浏览一下之后,也没特别要干什么,就放着它(或更精确一点的讲,挂着它),去做其他的事情。(推荐阅读:脸书会让你快乐吗?

 

(Getty Images)

 

#467771121 / gettyimages.com

 

仔细想想,在不知不觉当中,它已经成为我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些人会称这样的情形为科技成瘾症,很多人也曾经发过很多篇文章,说脸书这个科技的发明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淡了,变得更简便、迅速、寡情,简单来说这项科技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速食文化。我们快速地看过、笑过、按下赞之后,就从中“消费”了我们的人际需求。(推荐阅读:脸书不该是你的情绪垃圾桶

但对我来说,好像其实没有这么糟,至少我不觉得我自己生了病(或着我不自知)。

诚然,脸书的确对我们造成了某种影响。但这些影响我个人认为不见得是种坏事。


来源

或许我们的确因为脸书而使得关系更速食了,我们透过方方框框的萤幕瞥见了某个人的近况之后,自认为有关心到对方了,就没有再进一步的联络。或许因为脸书的关系,让人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淡了,好友的生日仅仅就是短短的留言祝福。

但类似的论调其实出现在很多时候,例如城市的出现取代了淳朴乡村的人情味,例如手机简讯的出现取代了亲笔书信那种娓娓情怀,也例如网路聊天室的出现取代了人们面对面聊天四目相对、心心相印的怦然。(推荐你看:了解女人脸书状态真心话

科技的发展和环境的变迁,的确改变了人与人的相处模式,但我认为这些科技的发展并没有真正改变人们互动之中最根本的元素。我们还是用着一样的情感、一样的爱、一样的关怀和脆弱,去和我们生命当中重要的、不那么重要的他人们互动。

如果没有了脸书,我或许连朋友的近况都根本不了解,我或许因为忙碌和健忘,连朋友的生日都直接的遗忘,连个微小的祝福都不会有。我说不定会对我的国小同学、国中同学、高中同学的样子都记不大起来,几年后路上相遇有人对我打招呼只能尴尬的微笑。

 

(Getty Images)

 

#160524676 / gettyimages.com

 

我开始反思我对于这项科技的依赖,我发现它其实满足了我一些很微小但基本的需求,也提供了我对自己以前从没有过的洞见。

我发现我原来很软弱,我原来蛮怕孤单的,我原来会想关心那些以前没有好好相处的朋友和同学,现在过得好不好。

它让我找回了很多我以为我已经遗忘在过去的人,勾起了不少以往的回忆。它也让我有机会弥补以前青春年少犯下的愚蠢过错,让我有机会为当时的愚蠢好好的道歉。它甚至让我们以前认为的生离死别、海角天涯,变得没有那么得遥远。(你会喜欢:朋友还是老的好?七个你该和老朋友联络的原因

下一页,关于虚假和真实

有人说,网路上的一切其实都很虚假,人与人的关系,或许都是幻象。但诚如佛家所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思绪,本来就是神经与神经之间的一道电流,我们的爱恨情仇,或许其实也不存在,只是我们的幻想。我们的心心相印、心有灵犀,难道就不是自我的一片痴心妄想?

我是什么?没了这肉身皮相、没了名字、没了相知相惜的朋友、没了知心的爱人、没了神经和神经的传导、没了电脑萤幕声光绚烂的刺激,我们还剩下什么?我们还存不存在?

如果一切都是空,去相信这某些的虚假,我们会不会更快乐一点?(延伸阅读:脸书不分享也快乐!开心不开心都是自己的人生

至少我在网路上的欢笑与感动、愤怒和泪水,并没有因为隔着一道电脑、或是手机萤幕而变成更虚假,我也没有在网路上变成另外一个人。我在这里体验和感受到的一切,对我来说是无比的真实。


来源

这些年,身边有不少朋友旅居国外,或为工作、或为学业、或为爱情而远早高飞,走得离故乡好远好远,但拜脸书、拜 SKYPE 所赐,我并没有真的觉得他们离我很遥远。从那一张张的风景照、食物照、自拍照之中,得知他们其实过得很好,某种程度上,让我感到很安心。看着那些或短或长、或伤心或快乐的近况,彷佛我也在它们身边,了解他们的生活,参与他们的喜怒哀乐,或许没有这么的直接,但至少能满足我的小小需求。

而就像我身处他乡,人在外地的时候,不论到什么地方,只要能够连上网路,就像一个简单的魔法,让我感到安心。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想,我能够随时敲一个朋友聊聊天,看看他们最近过得怎样,留言将我这一天的所见所闻告诉我想告诉的人。而这样的时刻,总是让我觉得自己没有离家太远。(推荐你听:长越大离家越远,十首催泪的想家歌单

 

或许科技改变的总是我们的形式和行为,它没有真的改变我们的人心与关怀。

我一直很喜欢之前看褚士莹写的书,他在里头说,家是能让人安住,能让自己自在的地方。而云端是他另外一个家。

就像我一直忘不了第一次看见我爸在我近况动态上按赞的感觉,那些我因为害羞、因为别扭而没有对他说出来的话,在这个新的平台,用间接和默默的方式,得到了他的认同。

或许就像他说的,云端就像我另外一个家。(延伸阅读:台湾的云端困境

 

未来科技会继续发展,而我认为只要我们好好地善用科技,我们的关系和距离,将会更紧密。未来就算创造不出小叮当、创造不出任意门,至少能让天涯海角看起来不再那么遥远,人与人也能用另外一种形式找到自己,安然自得。

 

褚士莹说,当我们找到自己的时候,我们就回到家了。

或许一切总是空,但我们对朋友的关怀、我们对爱的记忆、我的喜怒哀乐、痛苦和悲伤总有人看到、有人关心,那这一切至少看起来真实一点。

总有一天,科技会再继续演变,总有一天,我们会用另外一种形式找到自己。而像他说的,等那一天来到之后,我们再也不会有人回不了家了。

 
 
 

朋友,是没有血缘的家人
〉〉朋友一生一起走
〉〉笑一个!六招鼓舞你的好朋友
〉〉最幸福的,是有人陪我一起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