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权时代,女性不被重视的教育制度,现今却是世界普遍的义务教育,一起来看看那些为我们奋斗争取的历史。

womany 编按:
根据教育部统计,102学年度台湾大学女生比例达49.38%,现在看来,女性受教权是理所当然,但却是过去几百年勇敢女人们用血和泪争取来的。101年前的今天,1913年8月16日,日本东北大学批准三名女学生入校,从那一刻开始,女性教育权渐获重视。教育,让我们学会如何思考、学习怎么沟通,促进社会有更多元、更有创意的发展。这是人人都应该平等享有的权利,女人迷希望让每个孩子,无论男女,不分地域都有力争上游的机会!(你会喜欢:力争上游:九个女孩的求学梦


 

(Getty Images)

 

#dv1940003 / gettyimages.com

你知道吗?1913年8月16日,也就是101年前的今天,日本东北帝国大学,首度批准三名女学生入校,成为日本第一个招收女生的大学。换算下来,女生接受高等教育的薰陶只满一百年。如果说这样研究与传授高深领域的机构早在远古虞舜时期就有,相当于西元前2000年,总的来说,我们花了四十倍的时间,才有“女生进大学”,这样“划时代”的一个进步。

过去,在性别平等教育观念尚未普及的年代,“女性应不应该受高等教育”一题,曾引起不少辩论。

1899年,知名教育家、女权主义者凯里·托玛斯 M. Carey Thomas 反驳哈佛大学校长查尔斯·艾略特 Charles W. Eliot 的“从历史继承下来的伟大知识遗产对妇女教育毫无用处”一说。(推荐阅读:谁说女生不能当工程师!

托玛斯:“教育应是不分男女性别的,原因是:一、我相信最好的教育只有一种;二、男女将作为同志、知心朋友、生活伴侣,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三、如果男女在大学里,受到同样的知识训练,拥有同样的学术向往,具有同样的道德情操,那么,他们本身以及后代子女的幸福日子都将有增无减。”

有感于此,我们也整理了台湾、中国、美国等地的女子受教权演进史,感谢前人的争取,换来我们今日的理所当然。

台湾女性教育史:儒学思想终结女性受教权

台湾最早的受教女子其实可追溯至荷兰人占领时期。当时传教士来台,广设学校以传教,在不断扩大领区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女性在教会学校学会祈祷、读书和写字。至1659年,熟悉教理的原住民女性近2800人,为她们的生活带来了进步,但同样的也因此对原住民文化造成某种程度的冲击。1662年,郑成功攻台,儒学思想暂时结束了女性受教的权利,一直到1884年,长老教会在台设立最早的新式女学校才恢复。


长老教会女学生(来源

日治时期之后,新式教育制度建立,女子教育正式纳入学制系统,1897年“国语学校第一附属学校女子分教场”设立,是台湾女子教育的一个里程碑,可是当时的社会思考还没有进步的那么快,导致家长们不愿意送女儿前来学习,日治开始后十年女童就学率只有2-3%。总督府用了许多方法希望改善守旧的观念,例如带领中上阶层参访日本的女性就学情形,或举办校园展览,将女学生的优秀作品展示给民众。

1913年,日本东北帝国大学里首次批准了3名女学生入校,向社会展示了“门户开放”的理念,台湾地区也在1920年代后有了女性就学的风气,女子初等教育的就学率达60%,不过因为殖民政策影响,课程还是以培养贤妻良母为目的,导致内涵受到不少限制。(推荐你看:第一夫人,不只是男人的副手

战后,随着女子师范学校、各大专院校的建立,开放给女学生就读的科系增加,以及留学考试让女学生参与,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显着增加。但在课程内容上,1990年代以前,还是多属传统的父权思想,让女性角色停留在贤妇的形象。1990年代后,开始主张性别平等教育。教育普及促成女权运动的发展,女学生们也开始自由组织团队、发起运动,展现女性的自主。(也来看看:第一位跑进马拉松的女人

下一页,看看国外的教育演进

 

国外的女性高等教育


南京高等师范女学生(来源

中国:1920 年,南京高等师范学院出现男女同校

1910年代,中国出现女子高等学校,但是没有男女同校的高等学校。男女同校倡导人陶行知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东南大学)校务会议上提出了《规定女子旁听法案》,虽然当时有很多知名人士反对,但因为得到校长郭秉文、学监主任刘伯明以及陆志韦、杨杏佛等教授的支持,最终获得通过。1920年,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招生了中国最早的男女同校的八位女大学生,之后,越来越多中国大学陆续开放招收女性,实施男女同校。

美国:美国内战时期即萌芽

女权主义者在美国内战时期就大力推动男女同校,第一个男女同校的高等学校是俄亥俄州的奥伯林学院(Oberlin College)。到1872年,美国共有97所美国大学招收女生。然而,有一些学校采取“分离但平等”原则,也就是在邻近的关联学校提供女生教育,而不是男女合班。值得一提的是,1970年代之后,美国女学生获得多数的学士学位,占大学招生人数的60%。(推荐阅读:另类教育,让德国的孩子不一样

 

(Getty Images)

 

#BA6169-002 / gettyimages.com

身为女性,为可以上大学一世纪了感到开心,尽管这一百年来还是有很多隐藏的性别歧视,但我们努力善用学习的知识,让教育制度一天比一天还要更好。根据联合国统计显示,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世界上仍有3500万女童无法接受应有的教育。许多发展中国家,因为根深蒂固的父权思想,社会仍存在严重的性别歧视,导致父母不愿让女孩子上学,就算去了,也因为课业较不受重视而辍学,或者在校园内遭受暴力和骚扰,因而降低女生学习意愿。联合国表示,如何促进并保障这些国家地区的女性受教权,是所有人都应关切的重要议题。(同场加映:我是马拉拉,因争取教育而被射杀的女孩

作家李家同曾说:“穷,不能穷教育;苦,不能苦孩子。”教育是一切的根本,愿我们都能珍惜一切机会和资源,也愿平等教育,能够不分性别、宗教、种族、国家、阶级,在多元化的教学教材和环境下,尽可能地将智慧散播在每一个人身上,让大家都能学习新知、表现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