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想做什么样的事?也许你想做的事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那是你真真切切渴望的,是生活的热情来源,不要害怕的拥抱它吧!再怎么微小,坚持下去,等到有一天就可以发挥力量,那是一加一加一加一的庞大力量,相信你自己,能量会随之传递蔓延,所以小芽会有长成大树的一天,一起用自己的方式,散播能量种子吧!(推荐阅读:练习幸福的关键字:相信坚持的力量



“我们在乎的不是观众的人数,而是观众的深度。”

在上星期我与我的小夥伴们 Miss Alpha,以及一群来自香港基层社区的中年妈妈与青少女一起合力炮制了一套名为《蔓延》的戏剧公演活动。《蔓延》是一个讲述老中青三代香港女性恋爱经历的故事,在故事中除了带出各位演员在不同人生阶段的恋爱观与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外,在演出中亦尝试以艺术的方法引起香港社会对有关“恋爱暴力”议题的关注。所谓的“恋爱暴力”除了是指恋人间借着亲密关系而对方作出身体上的侵害及性暴力行为外,更包括了过度的精神操控,例如为了满足个人的占有欲,而封锁伴侣一切的社交生活或兴趣追求的空间。(推荐阅读:亲密关系的暴力,好姐妹如何保护你

在演出前,我们用接近一年的时间去为这群美丽的妈妈和女孩们准备了不同种类的性别工作坊,以戏剧和舞蹈为方法,一方面向她们分享在父权制度下,中国传统女性性别角色定型。另一方面也让她们以艺术重新梳理属于她们自己的人生经历。当中令我们惊讶的是在整个过程中,原来有很多参与者的成长和婚姻中也是曾经被这些所谓的“你要有女性美德所以你要犠牲 XXX、女孩应该 XXX”的传统制度和定义所压伤,而当中有很多心灵中的伤口更是一直未被处理。(更多女性意识讨论:太阳花女王与黑纱女:父权社会共犯结构与主流女性主义的局限

说起中年的妈妈,也许大众会认为她们是自己会走会动又相对有经济能力的成年人,生活理应是较为自主,可是在传统的家庭制度中,她们却是最为沉默无声的一群,特别香港虽然貎似是一个制度平等开放的国际城市, 但是对于“男主外女主内”的文化风气仍是非常牢固。夫妇间养育儿女,照顾家庭的责任往往是落在天生比定义为较有“母性”的女性身上,在香港本地缺乏完善的托儿制度及对家庭友善的政策下,有很多原本有一技之长,或是曾经受过教育的女性,也是会成为最终“被家庭选择”或“被逼自己选择”留在家庭中担当全职家庭主妇的一职。(别看轻自己: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职场

对这些妈妈来说,长期停留在家令她们失去与世界热络交往及再次投入全职工作的能力,而在缺乏退休保障下,她们的经济基础亦只能仰赖给丈夫和儿女的帮助,因此她们的世界亦只余下家庭和厨房。(换个角度看:新女性之声:家庭主妇的时代来了

她们亦同时由一位对恋爱抱持着一种美好幻想的少女,到整天只能待在家里碎碎念的中年妇人。在面对爱情的消退,和丈夫之间的感情转变,面对儿女的对她管东管西的嫌弃,她们的世界既陜小又无助。因此这次的演出不单令这些妈妈们重新反思她们的生活角色和未来人生方向,当我们在演出完成后,安排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一起彼此靠近坐着分享时,这些妈妈在性别定型下面对的压抑,也令很多剧中的女孩和演员们重新思考自己与母亲之间,甚至身边不同女性朋友之间的相处和关系。

作为《蔓延》的其中一位制作人,一个青少女自务组织者。组织成立的原因是缘于我一位好朋友受到性侵害的痛苦经历,在她受到伤害时,令我难以置信的是身边曾经熟悉的群体在面对“性暴力”及性别议题原来是如此无知和荒谬,在当时我就只能带着巨大的怒气和怒气以后微薄的勇气去成立组织。

在面对香港主流大众对两性之间的“公平与差异”,各类家庭友善政策也还是摸不着头脑,要去谈“恋爱暴力”,谈亲密关系中的自由空间时,这一切看来都是跑得太快。然而,当我在办组织的过程中,得知原来有很多女孩也是曾受到相关遭遇而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而本地又缺乏足够的前期教育资源去无从去及早预防时,我知道我并不能只能被动地站着去“等我们社会适应和接受”才去推动性别教育,因为社会和生活的改变,是人和社会不合理制度之间是的角力,是自己与自己的角力,当中是要经历不断的反思、实践、修正和改变而生。(推荐阅读:伴侣关系检测:你处在暴力的危险吗?

因此作为一个决定先起跑的人,我经常都只能抱持着“我们都很渺少,但我们都很重要”的想法去勉励自己在实践中学习,厚着脸皮碰过一鼻子灰后,就拍拍灰尘再起来继续摸着石子过河。当然比起那些资源充裕又有丰厚的人际网络的 NGO(non-profit organization, 非牟利慈善组织),Miss Alpha 真的只是一个蚊型的小组织,但是我和我的小夥伴们也相信一粒种子,如果能在云云人群中,能落在一个人心灵的泥土上,在适当的时侯它会有发芽成为大树的一天。

可是,话虽能慷慨激昂,但人心肉造,而我自问也不是超正向心理学的忠实信徒。当公演前一星期,三场演出的卖票情况还只是小猫数只时,我也不禁感到忧心,一方面怕令努力排练的演员失望,一方面也担心要把“恋爱暴力”的议题在香港大众推广究竟存在多大的可能性,努力了一年,演出前的一星期却是这样的状况,心里有焦急也有沮丧。幸而,我身边的组织的小夥伴们,却为我上了一堂作为组织者必学的一课。

“我们要在乎的不是观众的人数,而是观众的深度。”

很多时侯,我们这些自许是追随社会改革步伐的进步青年,或许都总会很潇洒地说“过程是风景,结果只是一张的明信片”,可是当我们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有时侯不多不少也是希望可以得到一点点“实在”的结果,需要这种结果并不是因为想得到一种“虚名”,反而只是希望获得一种“证明”。我想证明我所相信的是可行的,是有意义的。可是如果我们把这种属于“人”的工作只量化地定量在数字,那我们将会非常痛苦。因为数字是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是以有涯随无涯的漂泊海洋。只要我随便找一个比自己稍具有规模的组织机构,数字一比下去,自己都只是“失败者”。可是当我看见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甚至我的小夥伴们对观看社会、群体、甚至是自身经历的眼光也出现转向时,看见他们的视野都广阔了,感受到他们也变得更有能量想去迎向世界了,我也不禁反问那难道不就是一种实在的“证明”吗?(延伸阅读:改变世界,从我开始

因此当我思考到这一点时,我心里的担忧也随着公演的日子靠近而慢慢释怀了。

I don’t give a shit. 这就是当下我为那个担忧的自己所下的战书。

此刻我只想也只能专心地做着自己想拥抱的事,想让更多人看见那些总是存活在我们身边却又不能自主地被建制去“隐形”了的小人物,让他们也可以站在舞台的中央说出属于她们的故事。当我怀抱着这个“念”,经过一个星期后,在最后我们的三场的演出中,由小猫数只到最后竟是几乎每场爆满,过百名观众到场欣赏我们的演出,也得到了很多观众的眼泪、笑容和正面的鼓励评价。

人生的路途中各份考卷的结果,很多时侯并不是说“只要我想就一定可以”,因为我们有环境,也有际遇,可是在跌碰之间,也不要忘记我们身体还有“水”。水是极易变化而不安定的物质。人体平均70%由水构成。人在诞生前的受精卵状态,有99%是水;出生后,原本占90%的水在成人之后会降到70%,据推测死前应该会降至50%。日本的江本胜博士(Masaru Emoto)等人自1994年起,以高速摄影技术来观察水的结晶。他们最近发表了实验结果《来自水的讯息》一书,证明带有“善良、感谢、神圣”等的美好讯息,会促使水结晶成美丽的图形;而“怨恨、痛苦、焦躁”等不良的讯息,会出现离散丑陋的形状。而且无论是文字、声音、意念等,都带有讯息的能量。(你会喜欢:态度与能量

留一个念,点一盏灯。

 

 

一个人跑得快,两个人才走得远,如果你也是心怀热情,想多找一个伴来与你走过眼前这一段路的话,有空请来 Miss Alpha 找我们吧!

 

勇敢的女性,走出自己的创业梦
〉〉原来你不是这样,女性领导者的真面目
〉〉颠覆时代的创业女人
〉〉Google 想创新,绝对少不了这位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