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茵,无论妳有没有听过她的名字,只要见过她一次,她的身影就能够烙印在妳的心上,鲜艳的头发,帅气的拉琴架势,她的身份很多,从小提琴手、旅行家、到跨界音乐家,妳能从她身上看见不安于现状的灵魂,那样的不安于现状,反而让她不被局限,奏出独一无二且异常耀眼的人生乐章。

摊开苏子茵的履历,妳会看到一项项显赫的经验,三岁开始学琴,高中就离开台湾,考上世界首屈一指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回到台湾后开始多元跨界的音乐生涯,她不像传统音乐学院出身的气质音乐家,在交响乐团第一排拉着琴,或在音乐教室细心地教导学生,那不像她,也不是她。

她选择走了一条有别于以往的路,让古典,搭上了摇滚、嬉哈、爵士等等不同曲风,变出专属于自己的独特乐章,她是苏子茵,乐坛最闪耀的跨界小提琴手。(一起艳遇,不一样的郭静

因为离开,发现自己无法没有音乐

那天早晨,顶着艳阳我们和子茵相会,她不像我们脑海中想像学着古典音乐女孩的样子,但她的笑好迷人,当她谈到梦想时,好迷人。看着眼前自信的子茵,妳很难想像她也曾经迷失过。

“刚进茱莉亚妳会发现大家都很厉害,然后所有人都睁着眼看妳拉了什么曲子、参加什么比赛,渐渐开始很在意别人的眼光,这时候音乐就少掉了一层从心里出来的真实感触。”

谈起在音乐学院的日子,子茵的脸上闪过一点无奈和记忆犹新,“茱莉亚是那种竞争很激烈的环境,表面上夸奖,但台面下竞争非常激烈,所以那段时间我在音乐上很压抑,觉得拉琴是为了达到同学老师眼中好的标准。”

所以在音乐的路上,子茵选择先停下脚步,因缘际会应征上了名琴拍卖公司,原本打算工作一两年后再回去学校深造,但再也没有回去过学校了!(有些事情,三十岁前先别计较

“刚开始第一个月很开心,因为琴就放在床角,完全动都没动,终于可以不用一直不断的练琴了!”子茵说那其实是种心理压力的释放,可以暂时放下琴,也暂时放下音乐人的生活。

一个月后,开始有朋友邀请演奏或表演,不再被检视的表演,反而变得没有压力,一直到后来子茵才发现,这些时候的自己反而是最快乐的。

“后来渐渐发现,对我来说音乐有着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在音乐中的心灵释放,是在其他地方没有办法感受到的,从那时候开始,我才发现音乐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是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对音乐的真实喜爱。这是个契机,但她还有些不确定,直到公司派给她接待世界调琴大师的工作,子茵记得自己很久以前给过这位大师调琴,但因为大师的客户几乎都是世界知名音乐家,所以对当时还是学生的子茵并没有被注意,直到因为工作而有机会在大师面前拉琴。

“他很认真的对我说,他觉得我应该回到音乐这条路。这句话给了当时的我很大的力量,因为他听过无数的人拉琴,所有世界上的大师都会去找他调琴,这样的人跟我说,他觉得我有我的特质,这是很大的鼓励和肯定。”

有得时候站得离梦想远一些,才能真正发现自己有多渴望,离开音乐的那两年,让子茵更加确定自己对音乐的真实情感,也让她的音乐不再是为别人而奏,而是以自己喜爱的方式恣意挥洒,这样的音乐,多了点纯粹,也多了更多的勇气和真实。

灵感,走出去就能找到

“对我来说,生活很重要。因为你的人生历练都会呈现在音乐里。”子茵觉得人没有办法待在同一个城市又不断激发灵感,一个地方待久了,会太习惯那个城市的呼吸和步调,对音乐家来说,不同的体验和刺激是必要的,所以子茵每年都背着琴出走,寻找能够激发灵感的城市。

前年环游九州,去年驻足巴黎,都是语言完全陌生的城市,却也应此听见和看见更不一样的世界。子茵习惯在旅行中创作,有的时候带着琴,有的时候只是用手机录下创作的旋律,旅行除了生活调剂外,更是真实体验每段旅程的不同惊喜,将这些惊喜转化为音乐灵感,也因此对表演有了新的见解和定义。

“当表演变多,你会发现有的时候不疲乏很难,也不可能永远在最好的状态,但也因为旅行,让我忽然想通了!其实每一场表演,都只是人生大图中的一个小点,当下很在意,但摊开一看也没什么,所以之后每次表演我就展现我那天的状态,虽然不一定每天的状态都很好,但那次的表演就是我当下的心情展现。”当音乐成为生活,就和所有的事情一样,会有开心和沮丧的时候,正因为这些不同的体会和感触,让子茵在跨界表演上能够转换自如,用自己最舒服自在的方式呈现给听众,造就每场独一无二的精彩表演。

下一页,听苏子茵说,别管别人怎么说,人生是自己的。

别管别人怎么说,人生是自己的

“我骨子里就是有很多层面的人。”子茵笑着说。这样多层面的她似乎注定无法就安稳过一生,因为内心的灵魂在冲撞着寻找更多不一样的可能性。

15 岁就出国,顶着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光环,大家都认为她应该就留在纽约发展,但苏子茵却决定辞掉稳定工作,回到台湾。 “其实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想着我要重新调整我的生活方式,就先回来看看,其实当时很单纯,只是觉得自己 30 岁前如果没有回台湾之后应该就不会回来了。所以先抱着渡假的心情回来看看。”刚回台湾,其实并没有被看好,连爸妈都反对,用台湾的低薪环境现况恐吓她。(女人迷告诉妳,找工作最重要的不该是薪水

“但我只知道,如果我 25 岁到未来,人生成长的只有薪水而已,对我来说就没有活着的感觉。”子茵把人生比喻为学音乐,学完一首曲子就开始进步到下一首,如果停滞不前会有种不习惯的窒息感。

“现在的我会做那么多不同的尝试,除了个性以外,我觉得人就活一次,有些事情不尝试你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她抱持着一种开放的心态,所以只要有机会就尝试,连钢琴酒吧都去表演过,在大家眼中的自贬身价,对她来说却是个接触爵士乐的大好机会,对于音乐圈子也能够更加瞭解。(在纽约,来场爵士音乐之旅

“妳只要很清楚自己要走到哪里,这个过程中每个步伐都不是浪费,人家要怎么说妳,那是他们的事,毕竟这是你的人生不是他们的人生。”

每一次跨界完美演出,都少不了背后的加倍努力

“我第一次接触到爱尔兰小提琴,这是有别于古典小提琴不同的呈现方式,也发现了音乐更多迷人的地方,我就以这个风格为发想写了一首曲。”那是子茵的第一次跨界演出,在国家演奏厅上,她展现了不同的提琴风貌。后来和爵士钢琴家合作,也跨足电影配乐,总能从每个体验发现不同的乐趣,也从每一次跨界更加精进自己的技巧。

接触到电小提琴,对子茵来说是迷人的邂逅,在纽约与电小提琴手 Joe Deninzon相遇,让她第一次听到电小提琴的声音,而那种感觉就像是遇上久别重逢的好友,“我等这个声音很久了!”当时的她这么说。之后子茵玩起了Loop,这是一种一人乐团的音乐模式,透过层层堆叠的方式,呈现小提琴、电小提琴及电吉他三种角色。

尝试了音乐多元样貌,每次看到子茵的跨界,都觉得是场完美演出,我们总天真的以为她就是天赋异禀的音乐才女,但其实这背后,付出的是比别人多好几倍的努力。

“当初一口答应和顽童 MJ116 合作嬉哈跨界,回去才想到,很酷是没错,但我上一次听嬉哈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了!”但她没有服输,呃补了整整一个礼拜的嬉哈后开始了跨界合作,最后,擦出让人惊艳的火花。

原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不假,但苏子茵笑着描述着这一切,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告诉大家她有多爱音乐,子茵的魅力太难用笔墨形容,有点淘气玩心,但却坚持每次表演的品质。

访问结束,我们有些舍不得,苏子茵跟我们分享的梦想故事和一般人有些不同,并不是那种一开始就宣告我要成为世界级音乐家的热血梦想,而是哪种有些顽皮但却无比坚定的一个梦,苏子茵走在自己的梦想道路上,也许并不完全依照大家想像中的成功模样,也许她自己最后也不知道能走得多远多高,但能肯定的是,在逐梦的过程中,苏子茵享受着每个过程,享受着每一个和音乐共同呼吸的片刻。最后,苏子茵偷偷告诉我们她年底要出书了!但她却神秘地说这本书不谈她的过去。“因为我未来三年绝对比我过去三年精彩多了!”这,是霸气又闪耀着无比自信的,苏子茵。(也来看看她的故事:一路乖巧的刘真老师:我把一生的叛逆都给了舞蹈

马上报名 5/23 我爱我自在节,来现场感受苏子茵的跨界音乐魅力!


523 自在节,更多活动资讯与讲者阵容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