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写?绝不是因老师出的作业以后职场用得到,自己动手做其实是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

womany 编按:
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总是到处问学长姐什么课最凉、最甜,最推荐我们修吗?那时候总是以为轻松就好,反正我不喜欢,碰到必修课,也偶尔翘翘几堂,然后考试前才拼了老命抱佛脚。出社会以后才发现,原来学校教育要教的,并非是那些基础课程,而是要我们学会如何面对那些考验难题,出社会才发现,逆境会一直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生命里。(推荐阅读: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勇敢面对问题



by Luke Chesser

在电脑萤幕上印出“hello, world.” 是所有计算机课程第一堂课第一个作业,最基本最简单的程式。

我差不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学会抄作业的。为什么要抄作业呢?我就是对他没感觉,甚至没好感。总觉得 C、Linux 介面黑压压的,Window、Mac OS 都可以漂漂亮亮的、人性化的,为什么他的指令要用输入的呢?笨死了!但殊不知,逃避只会带来更大的阴影,计算机课就慢慢变成我最讨厌的课程之一。

教授讲得那一套完全听不下去,大学时讲堂又是相当古老的建筑,通风不良,每到计算机课,就是好好补眠的时候。好不容易撑完一节课,点到名了,教授又出了作业,这才开始头疼:这次作业跟谁抄呢?…大学四年下来,学到最多是厚脸皮欠人情,美其名参考同学的作业,改了改几行,什么也不懂得就交出去了,这程式在干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只告诉自己,各行各业何其多,我以后就是不会走这条路,天地之大,岂有我不能容身之处?(推荐阅读:学写程式前你该知道的五件事

该被当的也当了,但和学弟重修的好处就是以学长身分更好要作业来抄。我又在浑浑噩噩中重修了一次计算机课程。

美国研究所终于毕业了,我这辈子不用再考试交作业了,但老天却幽默得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知道你重修了计算机课程,但你在考卷上战胜它他并不代表真正的克服他。所以我要给你人生重修的机会。(延伸阅读:克服五个创业恐惧,世界没有你想像的这么可怕

有趣的是,在美国研究所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我来到了软体业。

 

这是一家为纳斯达克,  JP 摩根等大型企业提供资料储存,总部在纽约的国际软体公司。在这里,大家都是硬底子的专业人,右边的同事看起来年长许多,因为他在软体业已经六七年。左边的同事年轻不少,他和我一样没什么经验,但他之所以在这,是因为资讯工程博士班没办法再供应他奖学金,所以他必须半工半读。我既不专业又没经验,以菜鸟之姿加入,我倍感压力。但真正另我泄气的是我的计算机基础,做起事来处理问题来总比别人慢半拍,有时一个简单问题困惑半天。我开始为我当年因偷懒而造成底子不扎实,感到懊悔。(延伸阅读:菜鸟上班族的第二堂课:职场内心戏,真的演不停

作业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写?绝不是因为老师出的作业以后职场用得到,自己动手做作业其实是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公司不会叫你 sin cos, 不会叫你微积分,更不会叫你 print hello world, 但如果你动手做作业,你已经开始动脑,就算你脑子不够好,你会开始找解决的方法,解决的方法也绝不是找谁抄作业,而是知道自己不会什么,回去翻书、上网找资料、把不懂的观念搞清楚。而我在窃取别人的智慧财产时,或许我节省了时间和精力,但我却什么也没带走,我留下问题,只是我不愿面对而已。(关于动脑:策略思考就是设计思考

如果当初作业自己写,我或许更了解 Linux 系统,或许对指令概念更熟习,或许不会有这么挫折,或许进度更快,或许不用再巴着同事问自己都觉得很基础的问题。因为,如果当初我自己写作业,我会更熟练得使用这个系统,知道问题所处,知道答案所在。冤有头,债有主,出来混的总得还,本庆幸从此不用读书,现在却得重拾课本,一字一句练习,从最基本的观念学起。

越是逃避越是恐惧,无法正视无法解决。人生面对困难就像走路,只有自己知道鞋带是否系好,没有人能帮你系鞋带,蹲下来系上鞋带虽坏了节奏,但之后的路却走得更顺更安稳,脚踏实地,路可以走得更长远。(别慌:用冷静面对困境

如果我有机会回到过去,回到当初的教室,看到因为没有勇气面对困难而心生恐惧、自甘堕落的我。我会拍拍在打瞌睡的我说,“Howard,你得醒醒。”

我微微睁开疲倦双眼,“Hello, world!”

 

By Björn Si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