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好什么,却总是被骂得狗血淋头。相信经过这些铁血练习,在之后职场的道路上,能走的更加顺畅。


By Galymzhan Abdugalimov

2012 年我在纽约州立大学管理研究所还没毕业,透过学校求职网站上找到了一家网路 E-commerce 公司实习,大量进口大陆生产的摄影机监视器,换成高价美金在北美贩售。一个人在他乡读书工作,很思念家人朋友,半工半读几个月后,向老板请了两个礼拜假回国。

这短暂回台湾的两个礼拜,本打算作为之后在美国工作的充电假期,老板还是不放过我,给我出了一个诡异的考题。他是个 180 公分,少说130公斤的俄罗斯裔美国人,他的霸气和他庞大的身躯一样鹤立鸡群,吆喝着我过来,按在他办公桌前,用生意人的口吻说道:“ Howard,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我给你 1000 块钱,你在回台湾时,帮我带 15 件这样的衬衫,事成你抽 20% 。”

他在他身上那件艋舺里黑道才有的花纹、布鲁克林区嘻哈黑人才会穿的宽大短袖衬衫笔划笔划,侃侃而谈他要怎样的花色。他越聊得开心,我心里越只有纳闷:“台湾,有这种胖子吗?”

我知道公司一直有中国设点的远景,最好有人可以驻在当地找货,因为现在赚钱全是因为中国相对廉价的劳工,我暗自猜测,他要用不和常理的实作,考验我是否是一个可以栽培的员工。回台后,除了调时差,我就在找衣服。北台湾的大店小店、大街小街都被我翻遍了。我强烈怀疑,他是不是 Taiwan 跟 Tailand 搞混了...最后我在淘宝网上找大一家特大尺码的丝绸衬衫,评价也不错,样式也极接近老板想要的那种高调花纹。我确定所有袖长肩宽下摆等等尺寸,和商家确定是 3XL 后,我开始精心挑选老板可能会喜欢的样式: 就是那种极尽奢华高调艳丽的款式。我一口气选了 15 件,和商家周旋了批发价后,我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应该可以交差了。

我和老板报告订购衣服的进度。

“实体店我找了很多家,但就是没有你要的大小和样式,所以我找了一家风评很好的网路店家,样式你一定会喜欢!”

老板得知我是在网路上帮他找衣服后,脸色大变:“你在网路上帮我买衣服?那我为什么不自己买?”

平时虽像黑道一样,但对我都很客气的老板瞬间变了一个人似。

我有点哑口无言,英文也太会说了:“我...我量了所有尺寸,应该可以合他们的 3XL...

“3XL?中国的 3XL 在这只能算 L 吧。”

“我确定袖长、肩宽、下摆等等都符合的...”

“你要不要试试?这些垃圾我穿不了,通通丢进垃圾桶巴!”

“… …  ”

“你就是 Young 嘛,你想把每件事快点搞定,但你没有经验,你只是在犯错而已。”

他滔滔不绝得把我钉在他办公桌前,就在十几人的办公室中,一遍死寂,没人敢吭声。

“你花了多少钱?还剩下多少?还给我,我现在就要。”

被当众修理我倒是挺有经验,当兵时每天受这样被羞辱的,这我很有经验,适应得很好。但被“英文”修理,还真的是第一次。第一次觉得自己英文这么差,连个反驳的词汇都挤不出来。被赶出公司把省下的钱领出,我一路上颤抖盗冷汗,久久不能自己,我深怕银行行员觉得我行径可疑,误以为我在盗刷别人信用卡。(推荐阅读:“做事不难,做人比较难”职场必备的公关沟通术!

面对老板的刻意挑战,我们能怎么想?

 


by usu.edu

回家后,我沈淀沈淀了自己的心情。这其实和当兵是一样的道理,用极尽流氓的方式宣扬自己的地位,只不过是给菜鸟下下马威,告诉你,你在我地盘,听我说话。我在这间公司才几个月,他白手起家几十年,对他来说我就是菜鸟。他就是要告诉我,谁是老大。

对他来说,动动嘴巴很简单,但今后,员工只会更加小心如履薄冰得处理每件事,尤其是对我们这些没身份的外国人,这对公司是好事。对我来说,是我自己选择留在美国工作,我大可卷铺回台湾找份更好的工作,但我没有,我选择留下来,是我对自己的挑战,我没有任何理由抱怨。

美国教育协会统计指出,台湾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工作只剩不到 10%,相对大陆学生绝大部分拼死都在美国工作。曾有不少大陆学生问我:“你们台湾学生怎么都不在美国工作,毕业就回去?”我不知道留美工作是否有很大帮助,但光是能多练习英文,把英文学扎实,我就觉得有意义,值得拼了命尝试。

再仔细想想,有多少母语就是英文的美国人要这份工作,有多少外籍人士宁可用一半的薪水来扛这份苦差,他们比你高比你壮比你懂美国文化,比你认真比你更不要命,你还剩下什么?我确实有考虑不周、擅自作主的坏习惯,我只能提醒自己,忍耐、三思后行、不要再犯错。(推荐阅读:进入职场才知道,学这些最有用:职场英文的重要性

其实,就算我拿着尺寸吻合的衣服在他面前,他还是可以找到一百个理由修理我。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堂贸易的实作考验课,但我只猜对了一半,这是一堂注定 Fail 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