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坚信,农产加工产业不只有“卖产品”和“做行销”,应有更深入的根基,才能走得更远、更稳。

womany编按:一个学艺术的台北女孩,聪明但有点难搞,在学成后却重新倾听自己心底对食物喜爱的声音,用一家挑剔客人的餐厅“Beher生活厨房”,小农一起重新踩在台湾土地上,用优质的台湾农产品向大家重新介绍属于台湾的美。(找回自己:倾听“心”声音,发现你的独特魅力


谢碧鹤是个太过聪明的女子,这样的特质让她有点“难搞”。容易完成一件事,却又不容易满足;爱找自己的麻烦,也找社会和时代的麻烦;手做果酱、豆浆、酵素、甜点......,串起餐桌和产地仍不足够,还想再向下挖掘,探究食物和料理最底部的时代和文化。

每次见到碧鹤,她不是已展开新计画,就是正要进行新企画,例如米麴与酵素探索、在地味道研究所,脑子总在同一时间冒出许多庞杂而艰涩想法,这样一个脑袋里热闹缤纷的双子座,开店做生意,竟是无法忍受喧嚣吵杂。

她的店“Beher生活厨房”在台北新兴的文创区富锦街上,经营四年多,算是那区的老店,却坚持低调。小小的招牌、窄窄的门,里面虽陈列了各类手做食品和她搜罗的各国食器,明明是个卖店,但以教学为主,毫不在意能否吸引“过路客”。

我希望和客人或学生能建立起较长远的关系,才能由食物或料理传达更深刻的讯息,而他们也是很好的中介者,可以把这样的想法和概念传播出去,产生效应。

碧鹤说。所以她许多的料理课,一次得上满一年,连挑选客人都如此严格;且教作料理的同时,一并探索料理的源起及食器的故事。(特色餐厅:【好味旅行】艺术×美食的蓝瓶餐厅

厌倦行销的广告人

Beher既是碧鹤的英文名和店名,也是她的人生期许,“Be Her”――永远做自己,也持续不断开创新道路,面对自己的人生和食物,都是如此。叛逆不媚俗的性格由此可见。

她也不太能以“手造职人”归类,反而更像是食物革命家和传道者,总希望透过她的手造酱料或是料理课程,传递对农人和土地的心意,也能更进一步思考环境与历史涵义的功能,成为饮食文化结构里的一丝经纬。

“为什么日本有几百年的老店代代相传,甚至发展出一门知识、学问,拓展出产业链?这非得有整个社会的支撑,才有可能达成。”她坚信,农产加工产业不只有“卖产品”和“做行销”,应有更深入的根基,才能走得更远、更稳。

曾是台湾最早的广告女摄影师的碧鹤,因着独到的美学敏感度和创意,把食物和料理当成时尚精品设计,但留存台湾的草根性,“我不是协助小农销售产品,我是希望能让他们看到食物更多不同呈现的可能性。”她说。

大学时念印刷摄影,不满足学校刻板封闭的教学,大三休学,跑到国内培育专业摄影师的摄影私塾大学视丘摄影艺术学院进修。父母震怒,原欲藉由断金援将她导回“正轨”。倔强的碧鹤没有屈服,从此半工半读,但进了视丘仍没有变得温驯,还是那个常让老师伤脑筋的“为什么女孩”,凡事都要追根究底。(同场加映:15个替女人争一口气的珍贵瞬间!

碧鹤找到人生志趣的故事,下一页

 

 

习得一身摄影本领的她,顺理成章进入广告制作公司,开始拍摄广告片,是团队里唯一的女性摄影助理。对于“女生不能坐在摄影箱上”等种种男女有别的歧视,碧鹤完全不理会。

“拍摄广告虽是呈现美的画面,但厂商为了贩卖产品,充斥着太多的‘假’。这让真性情的碧鹤难以认同。于是离开了制作公司,转做企画行销,素来以“吃”自我疗愈和抒解压力的她,开始“劈腿”,正式倾听自己打心底对食物喜好渴望的声音,在本业之余,大量阅读相关书籍、动手做实验、上各式烹饪和烘焙课程。后来进入永康街一家知名蔬食料理工作,确立了自己的人生志趣。(工作不止是工作:人,为什么一定要工作?

“透过食物,我接触到栽种者,知道这些产品不是广告塑造出来的,而是那些人实实在在踏在土地上,用汗水灌溉收成的,这让我不再有虚无缥渺感。”碧鹤找到了根,也找到了自己想耕耘的那亩田。

 

她在网路上结识了十多年前独自上山耕作的《女农讨山志》作者李宝莲(阿宝),和阿宝一同参与宜兰友善耕作农场和宜兰农手巿集的建置,碧鹤担任志工,协助农场做网路销售平台。

两个都很有主见的女人,难免有意见相左的时候,“我们是禁得起吵架的朋友!”碧鹤坦率地说。因为对有机农作和友善耕作这事有高度热忱,其他的枝节即便相异,也不会动摇革命情谊的根基。

四年前,八八风灾重创台湾山区,阿宝在梨山的果园也惨遭风雨蹂躏,苹果和梨子卖相不佳,卖不出去。“我想用阿宝的苹果和梨子做果酱义卖赈灾,要不要帮忙?”

碧鹤的一句话,串起了几个朋友的行动,在她设计指挥下,八十罐手工制作熬煮的“苹果梨果酱”,外加二十罐她招牌的伯爵红茶牛奶酱,装了满满的祝福与希望,换得对灾区农人们的爱与支持。义卖所得全数捐给八八风灾灾区。

如果没有对土地和人的关怀,食物里就少了最动人的那一味。在宜兰友善耕作当志工的时候,碧鹤勤跑农场,和有机栽种领域的小农们成了哥儿们,“嗳,妳怎么都不像‘台北人’啊?”见到这个台北来的女孩和“庄脚”一样,说话直来直往,让小农特别亲切。碧鹤打趣的说:“我这款才是正港‘台北人’啦!”

更多碧鹤的美味故事:《有种美味叫志气:八个手做者与小农的真食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