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定都很好奇这样独特的音乐人住在什么样的空间里,现在我们就前往透视 Hush “私领域”的异次元吧!

womany 编按:
如果你听过《hush!》的任何一首歌,你一定会对这个乐团充满好奇,聆听他们的音乐就好像沈浮在一个没有重力的次元里,有时那里是星空、有时像潜伏在深海,他们的音乐就像任意门,带我们到很多不可思议的想像里。合作好夥伴 StreetVoice 替我们开启了通往主唱 Hush 房间的任意门,大家一定都很好奇这样独特的音乐人住在什么样的空间里,现在我们就前往透视 Hush “私领域”的异次元吧! (工作时也可以听《hush!》:好的音乐,让工作成为美好时光


走过了四个房间、看过了四种生活,StreetVoice 街头特辑从生活的细微末节,探索不同类型音乐人的生活美学与态度,音乐人房间 VOL.3 专访《hush!》乐团主唱 Hush。

认识 Hush 的都知道他会算塔罗牌、喜欢研究星象,也因此能从他的生活中看到他的灵感来源,房间摆着地球仪、钟摆球、手机安装观看星象的 APP、平时听着 nasa 的电台等,因此从 hush! 乐团的创作中,包括专辑名称《X》或是歌曲的命名〈天文特征〉〈集体催眠〉都更多了科学与未知所衍生出的一种美学与哲理。(生活美学小提案:如何成为设计之都?和荷兰人学习生活中的城市美学

描述你的生活习惯与步调。

Hush:我跟现在的室友,住在一起多年已经培养默契,有时候我们会一起在客厅吃饭,但大多的时间我会待在房里上网、看影集跟猫玩,在自己的房间思考不会被打扰,最近我的作息有点乱掉了,有时候白天才睡,我喜欢夜晚的氛围。外出回到家时我会习惯的给先给猫咪闻一下今天身上的味道,算是跟他们报告今天的行程。(给猫奴:你的家就是猫咪的幸福游乐园

▲ 从二手店买回来的老时钟与经典款台灯,这种台灯早期被图书馆或银行大量使用,此灯基本款的灯罩颜色为绿色,但 Hush 说绿色灯罩摆在墙面都是白色的房间来说太恐怖了,于是拿去换成黄色。

▲ 关于自己的床 Hush 有个提问“到底是双人床比较孤单还是单人床比较孤单?”(你会喜欢:两个人真的比较不寂寞吗?

▲ 走进 Hush 的房间,床上堆积如山的衣服,连同晒衣架、耳机,搓揉成一团巨大的球体,“本来昨晚想要花些时间整理,但又觉得这就是平常的我,所以选择让它忠实的呈现。”Hush 说完之后便跳进衣服堆中,玩笑的说:我们来拍一张被衣服淹没的照片吧!(喜欢你最真实的样子:真正懂你的,才是爱你的

对于房间的布置有特别的美学?

Hush:我没有特别的布置美学,但在家具的选择上偏好白色。很多人觉得白色是“纯净”的代表,但我对白色的想像不是美好的,我反倒觉得白色可以把事物本质或瑕疵都忠实的呈现;以前的我很喜欢黑色,黑色可形成一种保护色,而白色反将所有都显现出来。白色也象征着精神,精神洁癖、精神疾病等,在很多白色的环绕之下,就会特别注意到脏乱,但我也不会特别整理啦! 只觉得白色不抢眼且无害,它安静的扮演背景的角色,这样我想事情时就不会分心。(给喜欢白色感的你:灯光设计师教你用自然光玩出居家设计

▲ 床边的边桌原本是搬进来练腹肌用的,后来堆满了杂物,白色的边桌、白色的钟、白色的蜡烛,以及从便利商店买回的栩栩如生的动物模型,对于这些动物模型的运用,Hush 希望有一天可以作成项炼。

 

▲ 这些动物模型被 Hush 分配在家里的每个角落,台灯下有一只与原木色相当搭配的松鼠,背景则是黄玠的最新专辑,提到黄玠,他与 929 志宁是乐团圈唯二到过 Hush 家作客的人。

▲ Hush 的朋友形容他的房间是雅致白色的房间,有种宁静的气息。(推荐你看:房间风格塑造人格养成

▲ 墙上贴着的带有毕卡索风格的画,Hush 说这是歌迷听完〈第三人称〉这首歌画给他的,他觉得很酷于是收藏起来。

 

下一页透视 Hush 的日常生活

 

 

“学习与生活的痕迹相处”

每个人对物品的伤痕接受度都不同,Hush 说:“有人告诉我,盆栽要把枯叶剪掉才会长得好,但我的盆栽就让枯叶放着,与新长出来的枝叶并存,时间在人、事、物造成的痕迹是不可抗拒的,没有一样物品会让我特别去苛护,就像灰尘堆积、书桌掉漆,这些事对我来说都是自然且可以被接受的。”(你会喜欢:设计你喜欢的生活


▲ 原本玻璃罐里养着三只鱼,最后这三只鱼死掉了,Hush 也没捞出来,就让一切回归自然。

从主人到室友

Hush:以前我都会把自己当成主人,是一种上对下的关系,但养宠物这件事,是一个很漫长的转变,在人身上一定会有影响,后来我渐渐习惯与它们的关系是室友,我学会跟它们相处、跟自己相处,我看着它们,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它们身上。在家时我会跟它们说英文(笑),譬如 Gaga 走出去,我就会对着它大喊“Where are you going?”很像日常的生活的对话,只是它们没有回答我而已。(宠物家人:他是我兄弟!三岁男孩与法国斗牛犬的好感情


▲ Gaga


▲ Hush 的另一只猫咪 Doctor

房间里纪念性的物品

Hush:我没有特别留纪念性的物品,对于“纪念”我前一阵子在想这件事,我觉得很多回忆是沉重的,就像拍照,当时的情绪、环境,对我来说所谓纪念价值,就已经封存在那张照片里头,一直到有一天你看到照片才会再度想起。呼应到创作上,以前我会逼自己写歌,现在我倒是放的较轻松,因为创作要有一定的生活累计才会酝酿,我觉得把情绪整理过后转换成有条有理的文字,这些情绪就会从我的心理、大脑,传送到笔,藉由墨水渗透纸张,那是一个情绪的转移,你的故事与回亿,便身体转移出去了。(你会喜欢:每个第一次,都值得纪念吗?


▲ Hush 翻开了一个小箱子,翻出了几张以前的照片,对他来说回忆就这样跟着照片一起封箱了。

梦想中的房子

Hush:我想像未来的房子是一整层的,没有门、没有隔间,像是在电影中看到的美式公寓,要有很多的灯,灯给我一种稳定的感觉,东西有点散乱,都在基本上该待着的位置。颜色是冷调的,深灰色、黑色组成,有个钢制的大书架,虽然我不看书,还有冷色系的家俱,所有都是简单简约的。(梦想中的房子:七个原则改造出舒适的居间环境

蓝白配色的窗帘透进些许的阳光,窗前的植物刚好将窗外生硬建筑柔焦,用一个下午与 Hush 聊生活,试着从摆设中找寻一些关于他的蛛丝马迹,虽然 Hush 选择让回忆都尘封在物品之中,走进他的房间,却能发现他的回忆都在细节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