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想与大家讨论何谓女性主义,我们也许不是大众想像的女权,但我们捍卫的人权价值不变。

我们知道,十九世纪就开始有许多“女权主义运动”在为女性争取平等地位,然而,最近在 instagram 上出现了一个延烧的“hashtag # i am not a feminism”运动,这些女人说,“我们不需要你们所说的女权主义。”听起来很奇怪对吧?他们厌恶主流的女权运动,认为许多偏激的女权主义已经影响他们身为女人这件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运动产生?(了解女权发展历史,千面女性情欲:学术圈、社会运动与大众文化中的女性情欲

《时代杂志》曾访问在很多电影里饰演坚强女性的演员谢琳·伍德蕾( Shailene Woodley )是否认为自己是女性主义者。伍德蕾说。“不是,因为我爱男人,我觉得‘让女人掌握权力,让男人远离权力’这种概念永远不会实现,因为你需要平衡。”由此可知女权主义已经被冠上了“提升女人价值等于打压、贬低男人”的符号,在很多名人眼里,“女权主义”也是他们敬谢不敏的词汇,因为每当他们发表对女权的观点,要不是受到男人的唾弃、就是受到女人的抗议。女权主义有许多流派,其中或许有社会不能接受的偏激理念,但是,这并不是全部的女权主义者,当女性站出来对抗不平等时,却又落入另一个不平等的指责,藉由 instagram 的照片标签运动,我们发现越来越多女人拒绝别人认为他们是个女权主义者,我们来听听他们口中的“女权主义”是什么模样,同时也思考,女权在你心里是不是也贴上了这样的标签?(带你看符号中的标签:当“正妹”变成负面标签

 

女权主义否定男性特质?

谁说女人不能关心国家大事?

人们常常以为“女性主义者”倡导的是女性解放,不论是女人在生活上应该被平等对待、或是女性身体性爱的自主权,这在某些男人眼里可能解读为,这些女人,要不就是爱自己的身体、要不就是只想走出家庭,他们甚至觉得我们就是厌男的老处女、蕾丝边,当然,处女和蕾丝边对他们来说可能也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事实上,我们要求的是,活着,我们没有比任何人少做些什么。

我们关心政治、关心社会上微弱的呼救声,我们主张的平等不只是男女间的平等,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独特的人存在,跨性别、同性恋、异性恋、酷儿,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男人和女人,因为想要拿掉这张二元对立的男女标签,我们一直在努力着,除了关心工作,当发生不公不义需要走上街头时,我们也很勇敢,当政府、国际激烈斗争,我们知道谁是那些利益下的牺牲者,别再说国家大事是男人的事了,这些我们以为是男性特质拥有的特征,也都是女人很重要的事。(一样是工作,也有男女之分?原来妳不是这样,女性领导者的真面目

女性主义宣扬不要定义女人的身材,等于叫男人不要赞美女性的外表?

没有人不想被肯定美丽,对吧?

女性主义打击男性独断对女性身体凝视的霸权,认为“男性的凝视”是使女性身体成为商品的凶手,这种被观看的动作使得女人的价值似乎取决于她的外表、而非她的个人特质与内在情感,于是慢慢的女人的身体也做为一种可以被估价、贩售的商品。这么说来,女性主义者似乎拒绝男人的观看以及对我们外表的评价?我曾听过有个职场上的女强人,她说与其说她漂亮,不如说她有智慧,这更让她感到开心。(推荐阅读:请你们,把我们的外貌还给我们

是的,我们欢迎所有男人来称赞我们,但我们希望你们不只有一种看待我们的方式,同样的,我们不只看你身材是否精壮、有没有人鱼线,我们也想看你头皮下的东西有多少,我们想像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女人都认为有六块肌的男人才是帅哥,这种“女性霸权”,男人们受得了吗?(妳是独一无二的:女人,不只有一种样子

下一页看女性到底是不是社会上的弱势?

 

 

女权主义使女人扮演一种弱势的角色?

女权主义是一种积极争取所有价值可能的文化,并不是一昧被迫害的族群。

当我们批评这个社会结构与体制,大喊着拒绝沙文主义的男人进入我们的生活时,想想是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女人长期以来受到压迫,我们知道世界还有很多的不公平,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是永远的受害者。

“女权运动”已经蓬勃发展了几十年,却常常受到男人的反感,这是为什么?是不是“女性权益”传达给世界的概念错了,还是世界仍然觉得“女人应该要有的权利”很荒唐?我们想说,女权主义是一种“主动出击”,我们要求的是我们原来就应该拥有的东西,就像一个人必须吃饭睡觉一样,女人也一定要拥有对自我价值的满足,所有女人都应该采取“主动出击”,妳们的人生,要自己去争取,别在妳活了三十几年不幸福的婚姻后,妳才说:“都是男人毁了你的青春。”女权主义者不是大家口中的受害者,现代的社会尽管仍有许多弊病,但感谢前人的努力使得大部份的我们已经活在一个思想较正确、风气更自由的环境里了,我们已经有更多空间可以得到平等的生涯发展,这时候我们就不应该再画地自限,我们必须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打破更多规则的女人。(不要做永远的受害者:太阳花女王与黑纱女:父权社会共犯结构与主流女性主义的局限

女权主义不希望女人只是个家庭主妇?

我们希望每个女人都能成为他们期待中的自己。

并不是每个倡导自由的女性都是女强人,我们也不认为女人只有进入职场,成为一家企业CEO或是进入全球富有500强、拥有自己广阔的职场人脉才是一个成功女性。难道她们留在家里做个相夫教子的好妈妈就是个失败的传统女性?错了,我们认为,每个女人都有主权去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你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男女通用的,那种“家庭主妇”的观念已经被更新了,同样的,我们也应该肯定所有女人的选择。我曾听过一个在科技公司担任高层的女性朋友说:“我的梦想就是嫁个好老公,工作回家时可以跟我的小孩一起看童话故事书。”女性主义者不需要另一半,因为她们坚强又独立,这套想法也该更新了,这个世界,因为有爱才美好,我们不应该再否定任何“爱”存在的可能。(听听新女性之声:家庭主妇的时代来临了!

女权主义老是在要求特权?

仔细想想,我们要求的真的是特权,还是一个身而为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政治投票权、女性工作权、同工同酬、在运动队伍里为女性保障名额、产假,这些都是粗略的大众认为女权主义者为女性争取权益的印象。当企业因为女性的声音而做出条例保障“企业女性名额”或“孕妇保障工作权”,此时不免又有更多冷言冷语说:“她在工作能力上也没有我好,不过因为她是女人。”我们在想,除了条例,我们应该知道的是,女性应该拥有一个身而为人的“工作权”,不是因为我们是女人,而是我们是一个人。(妳应该知道:妳值得更好的薪水,大声拒绝同工不同酬

他们可能认为这是对女性权益的“福利”,事实上我们认为这样的字眼也是不对的。我们认为我们要求的权利不是特权,这些不是我们本来就应该拥有的吗?这些伟大的女权主义者并不是在为广大女性制造福利与特权,他们想说的是,如果要谈工作,我们也能做的很好,这些名额保障并不是给女性“一个机会”,只要有一天还有“福利保障”的存在,就说明,那些可怕的父权印象还是深深烙印在我们每个人脑海里。

下一页弭平两性的权利战争

 

 

女性主义根本是一种“女性霸权”?

我们其实并不想独断这个世界,我们想说的平等是更广阔的。

前面有提到,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看待男人的标准是你非得要有六块肌才是帅哥,那男人们会怎么想,这就跟现在我们认为女人要如何瘦才是美,胸部要和腰的比例怎么搭配才是性感一样。我们并不是透过这一系列的“女权运动”来争取一个母系社会,也并非要踩扁“父权”来获得女人在两性历史上的胜利。(你会喜欢:不修图的广告,还给女人真实的样貌

“性别平等”不是游戏、更不是战争,我们并不想落入男女二元对立的窠臼,我们想说,平等,是存在于万物间的,为什么女人要寻求着“权利”这条线发起两性平权?为什么同志要寻着“家庭”这条线来发起多元成家?我们不想推翻什么,或是替这个世界改头换貌,但是对很多人来说,“标签”无时无刻都存在,我们以为的“正常”是什么?这些标准的确都依循着古老传承下来的道德而存在,但是,我们确定那是对的吗?如果你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你应该懂我们并非是一群女性沙猪。

女权主义政治化我的性别?

什么是政治化?在这里指的是将“女性身份”看作一个社会问题,当我们把这个问题抛向大众,引起社会、文化、经济、环境的关注,而被视为一个“议题”。

事实上,我们并不想做为一个议题,但是在社会对话中男性的潜在优势已经成为了一种默认值,当有个女人“像男人一般”谈论起政治或经济,我们就会将焦点放在“她是女人”这件事上。我们以为女权主义者积极的要求女性在社经地位上的立足点,其实,当我们非常努力到达了自己的目标时,我们并不想别人用:“喔,是个女人啊。”这样的态度看我们,因为,我们的努力并没有比任何人少,也并非因为是个女人,政府为了摸顺“女权主义者”的毛,而让她们站在今天的议会。(推荐阅读:道歉了,然后呢?将性别霸凌逐出议场

我们想分享《沈默的羔羊》中的其中一颗镜头,电影里联绑调查局少有的女性探员,在进入电梯后所有男性都用怀疑的眼神偷看着她。这个画面也标示出女人在地位上受到压迫的处境。故事里这个女探员因为女性的身份在追案时多少遭受不平等的待遇,这就是性别政治化,“因为妳是女人,所以妳在这份工作上似乎跟我们不太一样。

这是1991年的电影,而现在是2014年,认真想像,这样的问题依然存在,虽然我们知道现代社会很多情况已经慢慢改变了,大多数女人也越来越勇于拒绝压迫、大声站出来说出制度上的弊病,可是我们也懂,我们不只需要单方面的批判,我们需要更多出口,去理解万物的处境,不单是针对身为女人这件事,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值得我们更好。

看到这里,我想你应该懂其实我们想说的是,我们不是大众想像的女权主义者。并且,如果女权主义已经被文化浪潮冲刷成另外一种模样,我们应该回想什么是我们要说的价值?

身为女人,妳真的对自己在性别上的处境没有感受吗?即使如此,也不要否定女权运动长期发展的血路,此刻我们能活在一个使你对你的性别处境没有太多抱怨的社会,你的先生尊重你找到自己的职涯兴趣,你的家人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这些我们觉得很理所当然的事都是在女权运动中成长改变。是的,我们也许爱男人,也许是个家庭主妇,我们也是个女权主义者,我们想说的不是女权一昧壮大,而是人权,女人们,勇敢拒绝这个世界给我们的不公平标签,拿回我们的女权吧!

 

 

参考资料: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