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是位德国裔棕发、蓝眼的性格男子,今年三十四岁。依大众眼光来说,汤姆的长相、五官不是精致美男子那种,可是有股坏男人的风流倜档的魅力;他说起话来挺幽默,是朋友间聚餐出游一 定受邀的夥伴。认识他这七年半来,前四年,每次聚餐陪他出席的女孩都不同。

 

我们平均每三到四个月有机会碰面一次,那么这样算下来大概也清楚当中他所交往的异性朋友有几位。以他年龄和个性来说这样子交往异性朋友的态度当然属于正常范围内;风评没有不好、朋友间没有人流传不好的话语。大家都很有默契,绝口不提上一任出席聚餐女朋友的事情,因为实在没有必要。

 

我问过汤姆一次,很礼貌的问,这些女孩她都不喜欢吗?

 

‘当然喜欢才会试着交往,不是吗?有些,看上去很有趣,说了话没有十分钟就令人感到无聊;有些,没有自己主见,总是赖在我身上,令人感到累赘无力。我还不急,反正没有遇上适合的人之前,我绝对不为了只维持一个好男人的名声,而不和交往的异性干脆提分手。好聚好散,是我的原则。’

 

 

那时的我也年轻,虽然我很喜欢汤姆这位朋友,可是也替那些女孩感到可惜;他们在汤姆的世界里那么轻易就被判出局,似乎一点机会都没有。

 

三年前,汤姆和莎菈组了一个家庭,有一个两岁多的儿子。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莎菈的情景。有希腊血统的她,浓眉大眼、鼻子高挺、嘴唇性感丰厚,一头又长又卷的黑发让她看来好热情洋溢。他坐在汤姆身旁,态度自然大方与大家有说有笑;她的笑容好真诚、具有感染力。

 

然后很神奇的,接下来每一次聚餐,陪同汤姆出席的都是莎菈了。我们都知道,汤姆这次似乎遇上了对的女孩。

 

在莎菈和汤姆的结婚典礼上,汤姆的感言让大家都很感动。

 

‘莎菈是位奇妙的女孩,自从遇见了她,我的眼光就只停留在她身上,我不再去想适不适合的问题,我只感到无穷无尽的开心;虽然人生际遇有很多,但我很开心我在遇上她的时候停下脚步,请她 与我一起度过接下来的生活。我是位很幸运的男人。’

 

我绝对相信汤姆的话,如果我们在单身的时候,可以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么,那么就算失去了不适合我们的事物时,也不会穷尽心力只为了伤心难过惋惜。每一条错的分岔路口,都只是让我们继续往下一条大道前去;如果只忙着替除路上的小绊脚石头,那么终究会错过另一个弯道路上的精采。

 

祝福你,以一个人的精彩单身生活的累积,让我们达到两个人生命的圆满。